水罐男孩

                                 文/  雁   阵


1
    有一对老夫妻,以制作陶罐为业,他们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这天,老头子又停下手里的活儿,冲着老太婆发起了脾气:“老婆子,咱们做这么多罐子有什么用呢?我真想把它们全部砸碎!你说说,我们的孩子呢?我们的孩子又不是罐子!懒老太婆,你就不能勤快一点,给我生一个孩子吗?哪怕一个也行!”
    老太婆哭笑不得。难道是因为她懒,不愿生孩子吗?她也不想和老头子争辩,就不理老头子,仍然埋头搬动那些大大小小的罐子。
    老头子见老太婆不理他,气得抓起一把制作陶罐的泥,冲着老太婆扔了过去。啪嗒,一个大泥点溅到老太婆腿肚上。她随手去擦,可怎么擦也擦不掉,泥巴竟和她的肉连在一起了,就像突然长出了一个丑陋的胎记。
    老太婆的肚子疼起来,而且开始往外隆起,她惊恐地倒在地上。老头子以为她突然发病了,赶紧跑过来看。
    “我疼,我疼啊!老头子,你把我害死了!”
    老头子也发现了老太婆肚子的变化,他目瞪口呆地望着痛苦呻吟的妻子,以为这是神灵在惩罚他们呢。
    这天夜里,老太婆生了个奇怪的孩子:一个会哇哇啼哭的水罐。他和老两口制作的其他水罐差不多,灰蓝色的,有两个穿绳子的鼻儿。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两条小胳膊和小短腿,细得像老头子的手指。
    “上帝呀,你为什么和一个制作陶罐的老家伙过不去?我会做各种各样的水罐,用不着你再送我一个!”
    老头子气愤地拎起呱呱哭喊的水罐,就要把他扔出去。老太婆大哭着拦住他:“哪怕他再丑再怪,也是我生的孩子,你休想把他弄走!”
    “好吧,犟老太婆,你就等着别人看笑话吧!”老头子抱着脑袋,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2
    这个奇怪的水罐孩子刚生下来就会喝水。他第一天学会了在地上爬,第二天学会了走路和奔跑,第三天学会了说话。老头子不让他出门,因为在爸爸眼里他根本不配做自己的孩子。当他张着水罐的大嘴,瓮声瓮气喊爸爸的时候,老头子厌恶地背转身不理他。要不是怕妻子伤心,老头子真想抬腿一脚把他踢碎。
    可每当水罐孩子喊妈妈的时候,老太婆总是很快乐地答应。她和他有说不完的话。
    “你是水罐呢,还是一个孩子?”
    “我是你的水罐男孩啊,妈妈!”
    “哦,孩子,我们真不幸……”
    妈妈望着天真的水罐男孩,悄悄落泪。
    “什么是不幸,妈妈?”
    “不幸就是像你这样的,有一颗男孩的心,却长着水罐的样子。”
    “我们为什么会不幸呢,妈妈?我将来能长成一个真正的男孩吗?”水罐男孩急切地问。
    “你肯定能长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可爸爸根本不让他迈出家门半步。要是邻居们知道他家生了个水罐男孩,还不笑掉大牙?
    “别说我是你的父亲,我也不承认有个水罐孩子。”父亲冷冰冰地说。
    “既然父亲不承认我,我还待在家里干什么?可是妈妈……”伤心的水罐男孩想走出去看一看,也许不再回来,但一想到妈妈会伤心哭泣,他就犹豫了。
    这天,老两口都去集市上卖陶罐了。水罐男孩从门缝里硬挤了出去。唉,穿绳的鼻儿挤掉了一个。
    我这样子,恐怕连妈妈也不会要了,那我就去流浪吧。水罐男孩逃也似的向远方跑去。

3
    远远地,一群男孩子蹲在地上玩弹玻璃球游戏。水罐男孩很想加入进去,于是走过去。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水罐男孩对一个大男孩说。
    那个大男孩扭头看到水罐男孩,突然兴奋地叫起来:
    “哈哈,会说话的水罐,大家都来看啊,他还想玩弹子游戏!”
    “硬玻璃球会把你弹破的……”
    男孩们围着水罐男孩发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笑声。水罐男孩只好没命地逃掉了。
    他来到小溪边,忍不住俯下身子喝水。因为只有在喝水的时候,他才可以心情平静。清澈的溪水不断流进他的肚子,他的脑海里马上回荡起溪流潺潺的歌声,它们迅速压住了男孩们不怀好意的哄笑。
    过了几天,水罐男孩又遇见一群小女孩在跳橡皮筋。她们跳跃的动作轻快、优美,跳起来时,头上的蝴蝶结也跟着晃动,可真漂亮啊!他慢慢蹭过去。
    “我能和你们一起跳橡皮筋吗?”
    一个戴红发卡的女孩看了水罐男孩一眼,模仿他的声音,笑嘻嘻地说:“那你就来跳吧!”
    “要是你不小心摔碎了,我们可赔不起啊!”另一个女孩说。接着大家都捂着嘴哧哧地笑。
    水罐男孩羞愧得一口气跑到小河边,他又俯下身子咕咚咕咚喝水了。河水的浪花涌进他的喉咙,它们千姿百态的舞蹈,让他陶醉,也让他很快忘记女孩子们的笑声。

4
    水罐男孩继续四处流浪。这天,他遇到了一位老人。老人坐在路边的石头上,默默地看水罐男孩走近,就问他:
    “孩子,你去哪儿?”
    “我不知道,老人家。哪里都可以吧,因为我是一个流浪的水罐。”
    “你明明是个男孩嘛,怎么说自己是水罐?”
    “大家都说我是水罐,我的父亲也讨厌我,所以我就逃出来了。”
    “哦,我明白了。告诉你吧,我小时候跟你差不多,是个傻乎乎的南瓜,稀里糊涂搭上一辆马车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回去。直到有一天,当我发现自己是个人时,我就开始慢慢变老。现在我正往家赶,不知道能不能在死去之前赶回家。孩子,我宁愿重新变成一只南瓜啊,一只鲜嫩翠绿的南瓜。”老人略显忧伤地说。
    “南瓜?回家?”水罐男孩不解地望着老人。
    “当我还是个南瓜的时候,我想离开;当我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时,我想回家。可回家的路和流浪的路一样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老人似乎在喃喃自语。
    “不要怕,走下去吧!孩子,你早晚会成为一个人的。”老人说完,低头坐在石头上打起盹儿来。水罐男孩站了一会儿,只得默默走开。
    水罐男孩一路想着老人的话,感到脚步越来越沉重。于是又走了很久,来到一条大江边,俯下身子继续喝水。清凉的江水滋润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顿时又快乐起来了。

5
    水罐男孩在沙漠边缘遇上了一头骆驼。当他央求骆驼带上他穿越沙漠的时候,那头骆驼用灰色的眼睛盯了他半天:“你可想好了,我要去的地方叫死亡之海,很多人都在那里渴死了,这可不是小孩子的游戏。”
    “我已不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怕渴。如果你渴的话,我会给你水喝,因为我藏了很多水。”
    “那好吧,不过你最好别吱声。”
    骆驼答应了水罐男孩的请求,它跟着长长的商队,载着很多金银珠宝和丝绸走进了无垠的沙漠。
    终于可以和人们为伴了,水罐男孩高兴地想,虽然商队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商队在沙漠走了十多天。一天中午,巨大的风沙从远处漫过来,人们在慌乱中丢掉了很多东西,包括他们的水囊。接着是连续几天烈日炙烤的天气,连骆驼也渴得喘不过气来。水已经喝干了,到处都是空空的水囊,人们绝望地倚靠在骆驼的阴影里,连叹气也懒得发出一声。
    “谁能够给我们水呢?救救我们吧!”商队首领大声地说。除了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人回答。
    水罐男孩从骆驼背上慢慢爬下来,走到首领面前,怯怯地说:“我这里还有水,你们拿去喝吧!”
    首领一把捧起水罐男孩,激动地亲吻着他灰蓝色的面庞。他透过圆圆的罐口,听到了溪流潺潺的歌唱,看到了河水翻卷的浪花,还感受到了江水那扑面而来的湿润和清凉。
    “我们有救了,这里还有一罐水!”
    人们争抢着和水罐男孩拥抱、亲吻,他们干渴的喉咙终于又可以大声说话和唱歌了。
    水罐最后被递到一个老人手里,他哆嗦着把嘴凑近水罐喝起来,可因为太激动,没抓好那个挤坏的绳鼻儿,罐子摔在地上,碎了。
    老人懊悔得直跺脚。就在这时,一个英俊高大的小伙子从破碎的罐子中间站起来。他就是真正的水罐男孩啊!

6
    深夜,人们围着篝火庆祝他们和水罐男孩的新生。大家纷纷送给他金银珠宝。但水罐男孩一概不接受,不过他愿意和大家一起穿越沙漠。
    说也奇怪,一路上水罐男孩总是能准确地嗅到水源的位置,而且会在关键时刻带领大家找到栖身的绿洲。
    骆驼队穿越了沙漠,水罐男孩要告辞了,虽然众人都极力挽留,但他去意已决。
    “我一定要回家,因为我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水罐男孩骑着人们送给他的一匹白马,踏上了漫长的回家之路。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