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巫婆卖雨

                               文/ 龙向枚

  雨巫婆总是顶着一朵厚厚的云在雨中跑来跑去,收集大大小小的雨水。她已经收集了一海洋的雨了。她的海洋就在雨林的旁边,那片海就叫“雨巫婆的海”。有一天,雨巫婆发现她储存的雨水都要溢出来了,她决定开一家雨铺。她在一棵最大的树下搭了一间漂亮的草屋子,草屋子四周挂满了硕大的雨帘,屋檐下挂着一朵白白的云,上面写着:雨巫婆的雨铺。
  第一个到雨铺来买雨的是一个戴着白帽子的高个子男人,他来自一个浪漫的小城。
  “你好啊,客人,你要什么样的雨呢?”雨巫婆热情地接待了这位客人。
  “我要一场可以听到‘沙沙’声响的不大不小的中雨,雨滴要清晰可辨,落到地面上的水滴只够溅起三寸高,雨线也要不大不小,正好看得清它的线路……”男人描述着。
  “这样的雨啊……”雨巫婆想了想,“有是有,不过,溅起的水珠有时会达到四寸或者五寸,可以吗?”
  男人拿出一把尺子比画了一下,略作沉思,说:“也可以的,四寸或者五寸都不要紧,不过不要超过这个限度才好,因为我太太的裙子长及脚踝,要是水珠溅得太高,会把她的裙子溅湿……”
  雨巫婆想,这个男子倒是个细心体贴的人呢,那个穿着长裙子的太太也一定是个幸福的太太。于是,她仔细挑选了一下,找了一片不大不小的中雨给男人。
  “我想,这片雨跟你描述的基本一个样儿,你使用的时候记得要用力抛起来,你抛得越高,雨水笼罩的范围就越广。”
  “好的好的,谢谢你,好心的雨巫婆。这要多少钱呢?”男人往口袋里掏钱。
  “我算算,中雨是100个哈拉币,减去你的爱心20个哈拉币——你对太太的体贴至少可以抵这个价——哦,总价是80个哈拉币。”
  “好的好的,真是便宜啊,谢谢你,好心的雨巫婆。”男人正要走,回过头又问,“请问这个雨能持续多长时间呢?”
  “通常是两三个小时,要看雨的心情和周围的环境。”
  男人又一次道了谢,拿着那片雨回去了。
  第二个到雨铺来买雨的是一个穿着宽袍子的妇人,她来自一个偏远的山村。
  “你好啊,远道而来的客人,你想要什么样的雨呢?”雨巫婆热心地问。
  “我啊……我想要一场大点的雨,雨点要像千军万马滴滴答答,雨幕笼罩下来五十米外要看不见人,屋瓦和地面上溅起的水珠要像花一样盛开……”
  “这可确实是一场比较大的雨呢。”
  “是的,要足够把花屋寨的麦田都淋透,把山地都浇透,把鱼塘盛满水。”
  “是你自己家的鱼塘吗?”
  “不是,是帕帕老弟家的鱼塘,他家的鱼都快干死了。”
  “哦!”雨巫婆睁大了眼睛,“那得快点,先把鱼救上来才好。”
  “是的,还要救下麦田。我们寨里的麦田都干裂了,大家都急着呢。”
  “好的好的,我找到了,你拿好,这场雨足够了。快去,快去!”雨巫婆把一片雨递给妇人,催促道。妇人急急忙忙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哦,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还没给钱呢!你算算,这个要多少钱?”
  “哦,得算算。一场大雨,原价是200个哈拉币,减去我对鱼塘的爱心币100,再减去对麦田的爱心币120,你需要支付……嗯……哦!是我得支付你20个哈拉币!”雨巫婆连忙从口袋里拿出20个哈拉币,“真是不好意思啊,钱都没有付给你,就让你走了。”
  “谢谢你啊,真是好心的雨巫婆。”妇人拿着20个哈拉币走了。
  第三个客人是一个戴着墨镜、穿着黑西装的年轻男子,谁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
  “你好啊,尊贵的客人,你想要什么样的雨呢?”雨巫婆礼貌地说。
  “你这儿最大的雨是什么样子的?”客人用很粗的声音问道。
  “你是说最大的雨吗?刚才有个客人买了一场大雨,雨点像千军万马滴滴答答,雨幕笼罩下来五十米外看不见人,屋瓦和地面上溅起的水珠像花一样盛开……这样可以吗?”
  “不够大!不够大!”墨镜男子连声说。
  “你等等,我看一下……哦,这里有一场更大的,雨声像擂鼓,雨水像瓢泼,二十分钟地面就会有积水,像小溪一样哗哗流……”
  “不够大!不够大!”男子又说。
  雨巫婆有些为难了,她皱了皱眉头,说:“这已经是很大的雨了,很少有人要这样大的雨,我一般不卖更大的雨了,当然,你如果很想很想要的话,我还收藏了一场特大暴雨……”
  “对对,就是要特大暴雨!你说说看,特大暴雨大到什么程度?”墨镜男子高兴地说。
  “雨水一落下来,天空就全部黑了,人们就像住在瀑布下一样,雨伞完全失去了作用,城市的下水道根本来不及排水,雨水很快淹没了道路,整个城市洪水泛滥,房子都泡在水里,人们已经不能行走,出门就得划船……”
  “太好了!就是这样的雨!”男子兴奋地说。
  雨巫婆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要这样大的雨做什么呢?”
  “哈哈,我正好想淹没一座城!”
  “这可不是好想法。而且,这样的雨很贵很贵,因为,它会耗掉我的海。”
  “没关系,再贵我都要。你算算,要多少钱?”
  “好的,我算算……一场特大暴雨,原价是1000个哈拉币……”
  男子马上高兴地说:“没问题,没问题!不用打折,我现在就给你!”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1000个哈拉币。
  “哦,等等,等等……我还没有算完。”雨巫婆拿出一个老算盘,认真算起来,“原价是1000个哈拉币,加上下水道堵塞的邪心500,加上街道涨水的邪心800,加上街道商铺被淹的邪心1000,加上房子泡水的邪心1500,加上某个孩子在暴雨中回不了家的邪心1800,加上车子被淹的邪心……”
  墨镜男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生气地说:“够了,够了!”
  “请稍等一下,还没有算完,”雨巫婆继续拨动算盘珠,口中念念有词,“还得加上供电中断2000个哈拉币,山体滑坡2200个哈拉币,农田被淹2800个哈拉币……”
  雨巫婆认真地拨着算盘,算盘珠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吓得墨镜男子灰溜溜地往外走去……
  雨巫婆连忙叫住他:“等等,等等,雨可以不要,买雨的钱也可以不支付,但是,这些邪心的钱你还是得付啊!”
  墨镜男子哭丧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了所有的钱。雨巫婆接过钱,说:“这些钱还不够,你先欠着,下次再补给我!”男子低着头匆匆走了。
  每天,到雨铺来买雨的人特别多,买雨的故事也特别多,如果要讲的话,一百场雨的时间也不够讲。蒙蒙细雨、淅沥小雨、滂沱大雨——当然,也有太阳雨和彩虹雨,雨巫婆的生意非常好,她那一海洋的雨总是不深不浅,不满也不溢。
  如果哪天你也想买一场雨,记得去找雨巫婆哦!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