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少女”张美丽

                                    文/龙巧灵


樱园小学有个几乎全校闻名的“大力少女”,她的名字叫张美丽。但凡见过她的人都知道,“人如其名”这个成语并不适合她。
她的头发总是乱糟糟的,像一堆剪不断理还乱的杂草;她的脸上开始冒零星的小痘痘,偏偏手又闲不住,总是爱挠,痘痘破了就留了疤,坑坑洼洼,跟她近距离说话的人,只要视线一看到她的脸,就怀疑来到了月球表面。
她力大无穷,班里最调皮的男生都不敢招惹她,可她偏又最爱主动去招惹他们。男生们没被惹急就还好,嘻嘻哈哈不计较,这时候她就一脸得意地朝那些男生小狗儿似的吐舌头;可一旦被惹急的男生还手,她又“玻璃心少女”上线,瘪着小嘴到老师跟前“恶人先告状”……
同学们一谈到张美丽就“避之不及”,所以她在班里就没有一个朋友。没人跟她玩,她满身的“洪荒之力”就无处施展,也大概是因为闲极无聊吧,她放学后总不按时回家,要么去肯德基买一包薯条,要么就去味多美买一小块蛋糕……有一天,她居然在冰激凌店旁边停着的一辆车的轮胎下看到了一只猫……
故事就从这时候开始。


“同学们,你们谁看见了我家美丽吗?她还没回家。”
周五晚上八点多,张美丽妈妈在班级微信群发的消息像一块丢进水里的大石头,让待在“潜水区”的同学们炸开了锅——虽然平时张美丽张牙舞爪够“讨厌”,但看到她妈妈这样着急,“人同此心”,同学们还是不希望她出事。
“她捡到一只小猫,说要送到宠物医院去呢!”跟张美丽家同住一个小区的郝思嘉说,紧接着她又看见一同学说:“大力少女还救小猫?没手撕小猫就不错了。”但立马又撤回了。好在张妈妈并没看见,“也不知道借同学手机给家里来个电话,这孩子真是的!谢谢同学们啊!”微信群在一阵喧闹之后陷入了沉默,估计张妈妈怎么也想不到,以张美丽的“人缘”,就算别的同学有手机也不会借给她吧!
郝思嘉盯着张妈妈这段话出神,她回忆起下午和张美丽的对话:
“思嘉,我今天晚点儿回去,你跟我妈妈说一声啊!”
“你自己不会打手机啊?”
张美丽吐了吐舌头:“我没带嘛!”
郝思嘉把张美丽“硬塞”到她手里的那张落叶翻来覆去摩挲——“大力少女”居然也有一颗“少女心”,就地取材的礼物竟然让郝思嘉觉得很好看。
此刻,外头飘起来的小雨淅淅沥沥,郝思嘉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担心——不知道现在张美丽回家了没有,张妈妈去接的时候应该带伞了吧。


第二天,张美丽照常上学,不过她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格外受关注。
“哎,美丽,那只猫……”不管男生女生都脸上讪笑着往她跟前凑。
张美丽眼白一翻:“猫怎么啦?”平时都不和她玩,现在知道她救了一只猫就来套近乎,哼,真过分!“吃瓜群众”碰了一鼻子灰,纷纷不屑地窃窃私语:“不就是救了一只猫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就是!我还不稀罕打听呢!”张美丽鼻孔朝天“嘁”了一声:“那有本事你们能把车抬起来啊!”
这句话让所有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小猫咪只有一个巴掌大,我觉得它很可怜,决定要救它……”在随后的班会课上,张美丽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昨天她“英雄救猫”的故事,她再三强调自己“大力少女”的名号名不虚传,把车轮胎真的抬起来了!就连班主任也忍不住要“采访”她一下:“你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张美丽说着说着,嗓子里居然带了哭音,“小猫的左脚被压得血肉模糊……肯定被压了好久……说不定都快要死了呢……”张美丽赶忙让自己的声音恢复正常,免得又被人说矫情。可这一次,同学们都没有笑话她,而是一起为她鼓掌。
那天,上完体育课回来的张美丽意外地发现,她的桌洞里多了好几张纸条,写的几乎都是同样的内容:“可以带我们一起去看下那只猫吗?”
还有一张写了字的树叶:“如果可以,下午放学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猫……”正是自己之前随手送出去的那张树叶,她知道是谁写的。
看着这些歪歪扭扭的文字,她竟然一个人躲在教室里抽抽嗒嗒哭起鼻子来,心软软的,像喝了一杯热蜂蜜水。


放学后,匿名字条的主人们真的在等她,她们一起去了那家公益性宠物医院。
“喏,这就是那只小猫了……”张美丽轻言细语,“我想叫它小黑……”那真是一只好小的猫啊,浑身漆黑的毛发,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显得暗淡无光,一双眼睛里还残留着从前流浪日子带来的恐慌。它知道是张美丽救了它,在享受着她的抚摸时,很惬意地用“喵喵”声来回应她。那一刻,同学们都由衷羡慕地看着张美丽——羡慕只属于她和这只小猫之间独有的信赖。
宠物医院的老板是个很年轻漂亮的姐姐,很热情地招呼她:“美丽,又来看你家小猫啦?”
姐姐这一声“美丽”说得很自然,仿佛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温柔美少女,张美丽不好意思地摸摸额头上新冒出来的那两颗痘痘,又像小狗儿似的吐舌头:“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来看看它……”
“美丽是个善良的姑娘,你的朋友们也一定很喜欢你了……”姐姐赞叹道。这句话让在场的同学们都若有所思,空气里有一丝尴尬的沉默。


从那天以后,张美丽觉得周围的人对她的态度友善了许多。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她又惹麻烦了——平日里娇气的“小公主”向新月言之凿凿地认为张美丽偷了自己50块钱。
张美丽家境不好,这在班上人尽皆知。
“我就是再没钱用,也不会偷一分钱!”张美丽气得不由提高了嗓门。
“你要是没偷,哪儿来的钱买猫粮?”向新月瞄了一眼张美丽刚买的猫粮,冷笑一声。
张美丽着急了:“你别血口喷人!那是我靠自己力气挣的钱!”说完忍不住又张牙舞爪起来,向新月立刻夸张地叫起来:“哎哟,你干什么?你想打人啊?”
这时,班主任恰好出现,劈头盖脸地就一通数落:“张美丽,你能不能有个女孩儿样,别净给我添乱好不好!”
张美丽很伤心,她百口莫辩,怒火中烧,只听得“哗啦”一声巨响,“大力少女”一抬手就把课桌给掀翻了——连汽车轮胎都抬得动,何况一个小小的课桌?随后甩门而去。
班主任被震住了,不过回过神来之后,他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分青红皂白,只好打圆场:“先上课,这件事情随后再说。”
郝思嘉偷偷笑了,觉得此时的班主任像古装剧里被大臣威逼的无奈皇帝。不过,直觉告诉她,张美丽绝不是一个会偷盗的人!
“老师,我替张美丽道歉,她刚才太冲动了。但是,我相信她是被冤枉的!”郝思嘉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前,帮张美丽收拾好书桌。教室里一片安静。
后来,郝思嘉从张美丽妈妈那里得知,张美丽周末去洗车行打工,为的就是给小猫挣猫粮钱。
经过这次风波,向新月也不敢再随口乱说,她仔细找了一通,发现竟然是自己不小心把钱夹在脏衣服里丢进洗衣机了。
“你必须向她道歉!”郝思嘉把向新月拉到张美丽跟前,表情很严肃。
“她是你的什么人呀?你这么护着她!”“小公主”的表情有点心虚,但还是不服气。
“她是我的朋友!”郝思嘉的话刚落,张美丽居然趴在桌上号啕大哭起来。
“围观群众”不明白了:怎么了?怎么哭得比污蔑她的时候还要伤心!
“思……思嘉,”张美丽又是笑又是哭,还顶着一个鼻涕泡,“谢谢你把我当朋友!”
班主任得知了真相,立刻为自己可怕的惯性思维向张美丽郑重其事地道了歉,还让向新月也写了一封道歉信当众念出来,还了张美丽被误解的“清白”。


后来,张美丽和郝思嘉一起把那袋“被误解”的猫粮带到宠物医院,满足地看着小猫一点一点地吃。
宠物医院的姐姐说,其实张美丽完全没必要自己买猫粮,可张美丽依然坚持靠自己的劳动为捡到的小猫负责到底。
“姐姐这里有一屋子免费收留的猫猫狗狗,您要负责它们所有的粮食,我自己买的话,您的负担会轻一些呢!”张美丽“哧溜”吸了一下鼻涕,又逗了逗猫。
为了回馈张美丽的善良,姐姐决定邀请她作为自己婚礼的特别小嘉宾。
“姐姐,”张美丽看了一眼郝思嘉,“可以带上自己的朋友吗?”
“当然可以!”


姐姐婚礼那天,张美丽穿着一件改良版少女旗袍裙,头发也梳成了古代闺阁小姐的式样,第一次打扮如此清新整齐,连她自己都不习惯了呢!
“张美丽,你今天真美丽!”郝思嘉由衷地说。
尽管脸上还有小痘痘,但听到赞美,张美丽依然满心欢喜。
张美丽知道,她愿意做出的改变都是出于本心。即便是“大力少女”,也有追求美丽、友谊和善良的权利。因为啊,她想要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