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和小火炉

                                           文 / 苏 醒

 沉睡的小火炉在废弃的小屋里醒来了。它伸出双臂,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睁开了眼。

    小屋里冷气袭人,所有家具表面都堆着厚厚的灰尘,窗纸破破烂烂,红窗花早已褪色。它的胸腔里冷冰冰的,已经很久没有人点燃它了。

    它打开房门,一蹦一跳地离开了小屋。现在正是冬天,北风呼号,树叶落尽,小河结冰,一片肃杀。一定是寒冷的空气催醒了它——每年的冬天,都是它燃烧得最旺最暖和的时候。

    它在一片树林边上停下来,林中落叶和碎枝堆了厚厚一层。啊,那边有一只被落叶埋了大半的鸟,它没有死,只是被寒气冻僵了。

    小火炉立即捡落叶,燃柴火,它胸腔中又有火苗在燃烧,在跃动。

    小鸟感受到光的热情,睁开了眼睛,展开双翅。

    小火炉有说不出的愉快,它一蹦一跳地往前走。路边一株倚着青石的蜡梅说 :“小火炉,请你停下脚步,留下点温暖吧!我要开花,可花苞都被冻在里边了。”

    小火炉停下来,火苗温柔地闪动。蜡梅树得到温暖,有了力量,被冻住的花苞舒展开身体,啪啪地一个个探出了头。黄色的半透明的花瓣,像油润的蜡,像晶莹的玉。

    小火炉望着花朵发了半天呆,这漆黑粗糙的树枝,怎么会绽出一朵朵娇嫩芳沁的花朵呢?它明白了:一定是蜡梅树心里燃烧着热情的火,把火苗变成了花儿吧。

    小火炉接着往前走,走到一片枯黄的田野。路旁大树上,一束挂在树枝上的阳光说 :“小火炉,请你来温暖我一下吧,我从太阳那里来到地面,被寒冷的空气冻得站不住了。”

    小火炉看看天空中的太阳。冬天的太阳懒洋洋地黄着,有气无力,它也想像大地一样,熄灭了内心的火焰陷入沉睡吧?

    小火炉跑过去,火苗噼啪燃烧。阳光被烤得暖烘烘的,它恢复了明亮,闪烁得像一支快乐的歌,甜蜜得像一块孩子口中的糖,无论照到谁身上都会让人很愉快。

    就这样,小火炉整天跑来跑去,忙个不停。有时烤化河里的冰,救出冻在里面的鱼;有时让野兔、松鼠、麻雀拥成一大群围着它取暖,烤田薯、烧花生,大伙儿有说有笑,温暖又热闹。

    有一天它遇到一只冰冷的白狐,白狐的皮毛上都结了零星的冰碴儿,在小刀一样的北风中一路哆嗦着走过来。小火炉忙让它到身边坐好,运足了力量燃烧。白狐很快不哆嗦了,奇迹般的,它身上那冰冷的白色在消散,最后,它的皮毛居然渐渐变成了红色。原来它是一只红狐。

   “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小火炉大惑不解地问。

   “因为我的家人都被猎人打死了!我的心变成了冰窖……”红狐落泪了。

   “别哭别哭。”小火炉暖暖地烘烤着红狐的胸膛。在火苗的噼啪声中,它还轻轻地哼起了歌,那是一支温暖的歌,是一支从前老奶奶在它身边做针线时经常唱的歌。红狐心里的冰融化了,它变得温暖又愉快,脚步轻快地走了。

    小火炉很忙。这个寒冷的冬季因为它不再寒冷。

    春天到来了,原本苍白的太阳变成了一个暖暖的大火炉,融化了冰冻的河,烘软了僵硬的大地。太阳的光让所有的生灵变得生机勃发。

    小火炉不再燃烧,它累极了,静静地站在地上,望着太阳这个明晃晃的大火炉。这时,它听到一个温暖的声音在叫它:“小火炉,小火炉,到我这里来。”

    是一个宽广又柔和的声音,是太阳在呼唤它。它轻盈地飞起来,飞向太阳的光里。没有人可以分清,谁是小火炉,谁是太阳。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