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光

 

 
 
                             文/ [ 美 ] 劳拉·托里斯于 毅(译)
 
 
    “萨姆!萨姆!醒醒!”爷爷呼唤着我的名字。有那么一些人,当他们的爷爷半夜里把他们叫起来时,他们会感到很不安,他们大多会担心爷爷是不是安静不下来了,他们还会特别地留意,爷爷的目光中是不是有一丝烦躁的神色。然而,这一切绝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十分清楚,此时的我该做些什么。
    我急忙从床上跳下来。爷爷转身向窗户走去,抬头望着夜空。
   “快点儿!萨姆!北极光!”他催促道。
    其实,我的名字应该是萨曼莎,不过每当爷爷兴奋起来,想让我加快速度时,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呼唤我的全名。我蹬上新买的那双轻便运动鞋,一把扯过运动衫,跟在爷爷身后往外走去。我们俩踮着脚尖,小心翼翼走到楼下的大厅里,以免吵醒熟睡中的妈妈和弟弟。我们俩走得极快,一路上,我都在搀扶着他。
    自从爷爷生了病,他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我知道妈妈很为爷爷的病担忧,可我还是很高兴我们能住在一起。以往,爷爷独自生活的时候,每当要出现有趣的天文现象,他都会打电话通知我,可那怎么比得上我们一起观看呢。
    我们围着我家的屋子转着,试图找到一处不受城市夜间照明光影响的观赏点。
    鲜艳的各色光带在漆黑的夜空中形成条条斑纹。洁白、嫩黄、碧绿、鲜红,美丽的色彩流动着,像是光的溪流镶上了绚烂的花边。
    整个夜空鲜艳夺目,那景色比焰火表演还要艳丽、壮观,却不会像焰火似的没一会儿就香消玉殒,无影无踪。
   “真是太美了。”我轻声说道。
   “我上次看到如此美丽的北极光,还是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事呢。”
   “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惊呼。
   “北极光的本名是‘北极发出的光’。”爷爷接着说道,“人们叫它北极光,是因为人们所处的位置离北极点越近,就越能观赏到美丽的景色。你知道吗?如果我们住得离北极再远一些,我们就观赏不到北极光了!”
   “我想,我们真的是很幸运呢。”
   “是的,我们是很幸运。”爷爷说。
    我们俩又恋恋不舍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返回屋子去饮橙汁。
    每回我们俩在室外观赏过天象后,爷爷都会在两只高脚杯里倒满橙汁,我们一起喝一杯来庆祝。饮过橙汁后,我们把杯子清洗干净,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放回原处。如果让妈妈发现爷爷和我半夜起来过,那……
    “这么晚了,此时萨曼莎应该躺在床上睡觉。”她会说,“而您呢,爷爷,夜里气温那么低,您却在屋外到处溜达!您的医生会怎么说?”
     因此,我和爷爷都会极其小心,不留下一丁点儿痕迹。
    爷爷帮我把被子盖好,然后压低声音,向我解释北极光形成的过程。我一定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因为,我都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离开我房间的。
    妈妈说,爷爷有失眠症,就是说他睡不着觉。她说,爷爷睡不着觉,是因为他吃的某种药造成的。我想,他不想睡觉,是因为他怕错过某些重要的事。
    每晚睡觉前,我都会把轻便运动鞋在床边摆放好,把我的那件圆领长袖运动衫挂在房门边。我睡得很香很甜,因为我知道,一有重要的天文现象,爷爷就会唤醒我。
    爷爷房间的墙上有一张大日历,他把所有的天文事件都标注在了上边。他还将一台收音机的频率固定在天气预报节目上,因此,每天晚上的天气情况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我们居住在北华盛顿,这里天空中云量较多的日子居多,所以对天气情况的关注就显得十分必要。
    新年初始,爷爷开始对即将到来的一次重要天文现象做观赏前的准备工作。他用大大的黑色字母 X 把日历上的那几天单独标出来,然后十分用心地收听天气广播。值得庆幸的是,预报里说,那天晚上北华盛顿的上空没有什么云。他告诉我,天一黑就到他的房间去接他。爷爷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太频繁地外出了,不过他还是不想错过这次的天象观赏。
    我们面向南方,抬头望着夜空,稍稍向西一点儿,一枚新月高高地挂在夜空中。紧挨着它的,是整个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爷爷以前说过,天空中最亮的星就是金星,而我们此刻看到的那颗正是金星。在它的左边一点儿,是天空中第二亮的行星—— 木星。接下来,几乎就在木星的上方,有一个隐隐约约发着光的红色小点点,我猜那是火星,很快,我的猜想在爷爷那儿得到了证实。
    “你知道吗,在你整个的生命历程中,像今晚这样,这些星星和月亮离得这样近的现象再也不会发生了。我们俩的一生中都只能遇到这么一次。有趣的是,我们能一起观赏到这一天象—— 你是在生命的初期,而我是在生命的末期。”
    “这么说,我们是很幸运的。”我说道。
   “是的,我们是很幸运的。”爷爷说。然后,我们走回屋子,因为在那里,我可以为我们俩各自倒上满满一大杯橙汁。
    几个月后,爷爷离开了我们。我是说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那是妈妈在叫他用早餐时发现的。爷爷静静地躺在那里,嘴角上挂着一种,只有调皮的小男孩在瞒着大人做了他最想做的事,却没被发现时才会有的那种狡黠的微笑。
    爷爷的葬礼结束后,我独自一人收拾着他的遗物。在一个爷爷生前从不让别人动的大木箱里,我发现了一只精巧的小皮箱。皮箱里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那上面详细地记载着未来 100 年间,我家居住地上空将会出现的种种重要天文现象。笔记本旁边,还有一块崭新的小马蹄表,表的背面用刀刻着一行小字——送给我最最可爱的孙女萨曼莎。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