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大礼包

                                   文/庞婕蕾

 

    “小叶子,我收到了徐老师发给我的‘神秘大礼包’。”钱亚亚带着哭腔,一下扑到我怀里,求安慰、求抱抱。

    “我也收到了韩老师发给我的大礼包,分量还特别足呢。”我用自己更悲惨的经历来安慰她。

    “真的?”钱亚亚一听,果然精神好了起来,把头从我肩上抬起来,“小叶子,那我就放心了,我妈妈骂我时,我就可以跟她说,小叶子考得比我还要差!没准儿她气就消了。”

    钱亚亚一直自称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她常常把我气得浑身冒烟。就连大礼包,我的比她厚一点,她也高兴成那样。

    说了这么多,你还不知道神秘大礼包是什么,对吗?好了,我不再卖关子了。

    一叠(dié)卷子。没听错,是一叠卷子。

    那些卷子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分别叫“快乐学习宫”“欢乐闯关图”“越来越棒卷”。密密麻麻的都是题目,各种各样的题目,体积小,分量足,这个大礼包还真是实惠呢。

    谁“有幸”得到这样的大礼包呢?开学摸底考试考砸了的人。

    “看看,过了一个假期,你们都把上个学期的知识还给我了!”韩老师、徐老师、成老师(语数外三位老师)在批改完摸底卷后说了同样的话。

    考得好的同学有奖励,比如精美的笔记本、多功能文具盒等。没考好的就领回一个大礼包,接下来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回家后抓紧完成。如果下次考试再考砸,那将有新的大礼包赠送,且数量加倍。

    我的同桌奥斯卡很幸运,一样大礼包都没有收到,每门功课测验都拿了“A”!再瞧瞧我,我连韩老师再三叮嘱的做一份假期生活阅读小报的任务也忘了。直到开学前一天晚上上床了我才想起来,差点急哭了。妈妈一边帮我掖(yē)被子一边骂我:“小叶子,你一个假期玩疯了,把学习都扔在一旁,活该你明天去学校被老师批评!”我想从被窝里钻出来,连夜赶做一份,又被妈妈强行按了下去:“你还是先睡吧,这事交给你爸。”

    等到第二天醒来,我的床头柜上已经摆了一张清新淡雅的小报,是妈妈在电脑上操作完成,爸爸冒着风雨去找深夜还亮着灯的文印公司打印出来的。那一刻,我心里暖暖的,暗暗下定决心:小叶子,新的学期一定要加油努力,不让爸爸妈妈失望啊!

    可是,三门功课一考试,我就露馅儿(lòu xiànr)了。英语和数学勉强过关,语文差到我自己都不敢看:“C。”我以前从来没有拿过“C”!

    “叶小田,我和你同病相怜,我也是‘C’。”张越来和我套近乎,“别太伤心,还有人拿‘D’和‘E’呢!”

    去去去,谁要和他这个不求上进的家伙同病相怜!我看着试卷上那个红色的醒目的“C”,越看越难受。我以前还能算是中等生,难道以后我就要慢慢变成差生了吗?哦,不!

    大礼包装在书包里,沉甸(diàn)甸的,我的肩膀都快被压塌下去了,我的胸口像被一块石头压着,我的腿也像灌(guàn)了铅,每走一步都喘(chuǎn)一口粗气。

    回到家,我吃了一根香蕉就打开书包写作业了。今天的作业和往常一样,不算多也不算少,可是我得抓紧写完,因为还有大礼包在等着我。

    写得手指都疼了,总算把今天的书写作业完成了,等下还要做语音作业,用妈妈的手机录下来上传到班级群就可以了。

    说妈妈,妈妈就回来了,她的气色真不错,脸上白里透红。

    她一见我就扬起手中的购物袋:“小叶子,看,我给你买了什么?新学期大礼包!你知道这个礼包有多棒吗?已经出口到英国了,国外的孩子也觉得它非常有帮助!”

    尽管妈妈说得天花乱坠,我心里是有一面明镜的,我早猜出来是什么了——教辅材料呗。

    果然,她从购物袋里掏出三本长得几乎一样的书本:“语数外三本一课一练,对照着每天的新课编排的辅导资料,可好用了。小叶子,撸起袖子加油干吧!好成绩在前方等着你!”

    我的额头上沁(qìn)出了汗水,唉。在前方等着我的究竟会是什么呢?

    人人都觉得我小叶子迷迷糊糊、嘻嘻哈哈,是一个挺好玩、挺有意思的小孩,可是我也有很多茫然困惑的时刻,比如我希望有奥斯卡的游泳天分,我希望有邵(shào)飞的数学头脑,我希望能像张小菀(wǎn)一样写出漂亮的作文来,能像周盼盼一样会几门外语……长一张圆脸显得可爱有什么用呢?老师又不会因为这样给我加几分,让我从“C”变成“B”。

    也许是我坐在书桌前一声不吭发呆的样子和平常太不一样了,妈妈走到我跟前,摸了摸我的额头:“小叶子,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头。

    “那赶紧把一课一练做了吧。”妈妈的嗓音清脆利落。

    还没来得及打开一课一练,爸爸回来了,他一见我,眉开眼笑,拍拍他的大背包:“小叶子,有好东西给你哦,是爸爸给你准备的新学期新气象大礼包!”

    什么?爸爸也有大礼包给我?我的脑袋嗡(wēng)一下炸开了,就像有很多小虫子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我浑身不得劲儿。我气喘得急了,脸颊发烫(tàng),心跳也加速了,我大概要不行了……

    “救救我!”我用最后一丝力气喊出了这三个字,随即仰头倒下,靠在了椅背上。

    迷迷糊糊中就听到家里各种脚步声和说话声。

   “快,给她喝口水。”

    “掐(qiā)她人中。”

    “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

    什么?我一个激灵又清醒过来。我要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去吗?那一课一练到底还做不做?韩老师的大礼包我岂不是要原封不动还给她了?那可不行,要是下次考试得“D”的话,说不定就有两份大礼包等着我!

    “我要做作业!”我醒来的第一句话把爸妈都吓了一跳。他们用看外星生物的眼神看着我。

    “小叶子,快拆大礼包。”爸爸献媚一样把一个纸箱递到我面前。

    谢天谢地,它看起来不像是教辅材料。

    会是什么呢?我用裁(cái)纸刀把封条划开,打开箱子,映入我眼帘的是我向往已久的交通枢纽模型拼插玩具。除了火车站模型,还有飞机场模型。所以爸爸把它叫作新学期新气象大礼包。

    “大礼包就该长这样啊!”我轻轻吁(xū)了一口气。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