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明查干那边的枫叶

                                      文/常星儿

 

1

 

    岗梁村的孩子们像是受了季节的怂恿,一入秋就都想只身闯过查明查干,去摘一片枫叶。

    大望和万良已经如愿。

    他俩把那片枫叶夹在书本里当书签。在伙伴们的眼里,他俩书本里就像燃烧着一簇火苗,飘动着一朵云霞,绽放着一片鲜花。

    伙伴们都羡慕他俩。

    小翎对鸣子说:“鸣子,你也闯过查明查干,你也摘来一片枫叶吧!”

    小翎是鸣子的同桌,她对鸣子很好,也希望鸣子是个勇敢、受人敬重的男子汉。

    “……”鸣子没有吱声。

    “鸣子,你也闯过查明查干,你也摘来一片枫叶吧!”小翎又说。

    鸣子一时没有答应她。

    谁都知道,闯过查明查干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谁都知道,闯过查明查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查明查干是蒙语,是人间地狱的意思。它是一条东西长60里、南北宽15里的流动沙带。这条流动沙带正处在风口上,每年春天的东南风和冬天的西北风来回揉搓着它,把沙丘的模样弄得怪异而奇特,也使得那里寸草不生。查明查干没有路。别说孩子,就是大人也得绕着它走。

    然而,多少年来,岗梁村都传说查明查干那边有一片枫林,一片茂密的枫林;多少年来,每到秋天,岗梁村的孩子们都想闯过它摘来一片枫叶,那样就会被人视为好汉,就会被人尊敬。

    现在,大望和万良已经如愿以偿。

    大望和万良讲述着他俩独闯查明查干的经过,描述着那里枫林的美丽,描绘着他俩摘枫叶的情景。他俩每次讲述都会吸引一群伙伴们来听。

 

2

 

    听着大望和万良的讲述,鸣子总是用敬佩的目光看着他俩。

    可大望和万良有些瞧不起鸣子。鸣子几次想看看他俩的枫叶,都被他俩拒绝了。

    大望、万良和鸣子原来是朋友,而且,在他们三个当中,鸣子是核心。因为他胆大,点子又多。可这次闯查明查干他却落在了后面。

    一天,放学路上,大望和万良拦住了鸣子。

    “鸣子,你想闯查明查干吗?”大望问。

    “当然想。”鸣子说。

    “啥时闯?”万良问。

    “这……我要想想。”鸣子说。

    “想什么?你根本就不想闯!”大望说。

    “……”

    “你根本就不想闯!”大望步步紧逼。

    “……”

    鸣子不吱声了,他把目光转向了远处的坨子。坨子上有一片片白茅草,有一丛丛沙柳。白茅草如霜如雪铺在那里,沙柳枝条都红了,像一根根烧透的铁条在清风里摇曳。

    “鸣子,你不是男子汉!”万良说。

    “……”鸣子不吱声。

    “你为什么不去闯查明查干呢?”大望说。

    “……”

    “你不敢!你是胆小鬼!”万良说。

    “……”

    鸣子依然不吱声,他一直看着坨子上那一片片白茅草一丛丛沙柳。

    周围聚集了好多人,小翎也在里面。

    看到这一场景,小翎悄悄地退出人群,跑了——她为鸣子难过。

    当晚,小翎找到鸣子。她说:“鸣子,你真的不敢闯查明查干吗?”

    “……”鸣子没吱声。

    “鸣子,你快闯啊!”小翎说。

    “……”

    “鸣子,你快去闯!”

    “小翎,你想过没有——闯查明查干可不像咱俩说说这么容易。”鸣子说话了。

    “鸣子,你真的那么胆小吗?”

    “……”

    “鸣子,你……你真的那么胆小吗?”小翎哭了,“你……”

    小翎跑了。

    从此,小翎不再和鸣子玩了。鸣子几次找她,她都有意躲开。

    鸣子感到很痛苦,也很孤独。

 

3

 

    鸣子开始积蓄力量,他等待着。

    已是秋末,放眼望去,坨子里像是着了火。东一片西一片全是——杜梨红了、野山楂红了、沙拐枣红了,就连白茅草叶尖都红了。

    这是一个什么都红透的时节,这时的枫叶该有多么鲜艳啊!鸣子就是等待着这个时候。

    鸣子备足勇气,备足力量,他要独自闯过查明查干,到查明查干那面摘来一片火红的枫叶!

    没有告诉小翎,没有告诉大望和万良,没有告诉岗梁村的伙伴……谁也没有告诉,鸣子一个人悄悄地上路了。

    鸣子是在一个早晨动身的。他想,如果顺利的话,中午走到查明查干,在那里休息一会儿,晚上闯过去,第二天一早走进那片枫林,晚上就能赶回来了。

    那天早晨的天气真好,一点儿风也没有。天湛蓝湛蓝的,高远得很,辽阔得很。火红的白茅草里和火红的沙柳丛里偶尔有一两只野雀在鸣唱。

    临近中午,鸣子来到查明查干,看着那起伏的沙丘、那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他有些激动。

    没有休息,鸣子一头走进了查明查干。

 

4

 

    鸣子是在傍晚时分走过查明查干的。

    当鸣子远远看见一座小村,确定自己确实闯过查明查干时,他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他太累了,累得一步都不想再迈了。

    可是,歇了一会儿,鸣子还是站了起来。他要摘来一片他渴望已久的枫叶。

    鸣子开始寻找枫树,寻找那片火红火红的枫林。一代一代,岗梁村的人们把它描述得很美;现在,大望和万良又把它描述得很美;鸣子呢,也把它想象得很美。可是,找了半天,别说枫林,连一棵枫树也没有找着!这里同样只有沙柳、成片的沙柳,再就是欧李棵子、白茅草、叉八嘎蒿……

    一个傍晚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鸣子继续寻找。找了一个上午,又找了一个下午,傍晚时,他走进一座小村。一位大婶把他引进屋,给他端上饭,叫他吃了好好歇息,说明天告诉他哪儿有枫树。

    那一夜鸣子几乎没睡。

    可是,第二天吃完早饭,那位大婶的话让鸣子十分失望:

    “这里没有枫树。”那位大婶说。

    鸣子忽地跳了起来。

    “这里真的没有枫树,这一带连一棵枫树也没有!”那位大婶又说,“我只是叫你好好歇一夜,今天好找人把你送过查明查干。”

    “大婶,你……你怎能这样说话?”鸣子急了,“这里明明有枫树,你为什么要瞒我?”

    “我不瞒你。这里真的没有枫树。”

    “我们岗梁村的人们都说这儿有枫树。”鸣子说。

    鸣子还想说:“我的两个伙伴——大望和万良前些天就在这里摘回了枫叶,可你为什么说这里没有枫树?”

    “……”

    大婶又说了些啥,鸣子没听,他跑出了那位大婶的家。

    鸣子又走进坨子去寻找枫林。

    这期间,鸣子问了许多人,许多人都告诉他这里没有枫树。

    一天、两天、三天……鸣子一连寻找了十天,依然没有找着。看着周围的坨子,鸣子相信了,相信了那位大婶的话——这里真的没有枫树。

    鸣子心里一片茫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又走过查明查干的。

 

5

 

    鸣子回到岗梁村,回到学校。

    鸣子没有摘回枫叶。

    大望和万良依然在对伙伴们讲述他俩闯过查明查干的经过,描述他俩所见的枫林,描绘他俩摘枫叶的情景。

    伙伴们依然围着他俩听。

    在那群伙伴里,每每都有小翎。她爱听大望和万良讲述这些。

    鸣子看着大望和万良,看着他俩高举的枫叶,看着围坐在他俩身边的伙伴。

    查明查干那边根本就没有枫树,一棵也没有!鸣子想说,那里只有沙柳,满坨坡的沙柳,再就是欧李棵子、白茅草、叉八嘎蒿……

    没有枫树,一棵也没有!可人们为什么要说那里有枫树呢?鸣子想问问岗梁村所有的人,想问问大望和万良,大声地问。

    可鸣子没有问。

    伙伴们那样羡慕大望和万良,那样敬佩大望和万良,那样喜爱那两片枫叶,这叫鸣子不忍心问。

    可查明查干那边的确没有枫树,一棵也没有!

    ……

    鸣子没有摘回枫叶。

    从此,小翎不再和他说话,不再和他玩,不再和他在一起……就这样,鸣子又失去一个朋友。

    不过鸣子相信,查明查干那边将来一定会有枫树,成片成片的枫树,成片成片的枫树上会满是红叶。那时他再闯过查明查干,去摘来一片枫叶给小翎看,给大望和万良看,给岗梁村所有的人看。

    鸣子哭了。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