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扭巫婆赖皮树

                                 文/柴乔

 

    别扭巫婆最喜欢找别扭。比如,她是这样对待门前那棵赖皮树的。

    围着树搭了一座小木屋,别扭巫婆不让赖皮树见光。关起木屋所有的门窗,别扭巫婆不让赖皮树通风。

    不给树浇水,别扭巫婆不想让赖皮树长高长粗。经常拽树的枝头梢子,别扭巫婆不想让赖皮树挺拔端正。

    即便如此,赖皮树还是一天天越长越高,越长越粗。没办法,成长是世上所有植物的共同属性,赖皮树也不例外。

    但别扭巫婆毕竟是别扭巫婆。赖皮树戳烂门窗,她就维修。赖皮树捅破屋顶,她就重建。

    “我有什么法子?我也是没办法呀!”每当别扭巫婆拾掇赖皮树的时候,就会这样抱怨。

    原来呀,别扭巫婆从前是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因为做了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才被一个特别爱管闲事的魔法师变成了巫婆。

    “做不好的事情的人多了去,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变成巫婆?即使变成巫婆也不算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变得好看点儿?”

    别扭巫婆最后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思绪混乱得差点儿把自己纠结死。也是从那一刻起,别扭的种子就在别扭巫婆身上扎根儿了。

    “你看什么都不会顺眼,你做什么都不会顺心,除非你能让这棵赖皮树越长越小。”

    抛下咒语,魔法师挥挥衣袖,一棵六七岁小孩那么高的赖皮树就出现在了别扭巫婆家的大门口。

    根根枝丫就像活泼的孩子伸展手臂,想要给世界一个大大的拥抱。真赖呀!

    片片树叶就像调皮的孩子仰面朝天,想要接住每一滴雨水、每一缕阳光。真赖呀!

    条条根须隐隐裸露,就像捣蛋的孩子努力踮脚,欢呼雀跃般地吵着闹着:“我又长高了长高了!”真赖呀!

    别扭巫婆实在是不顺眼加不顺心,直冲冲奔到门边,一把揪住树干,试图把赖皮树连根拔起。

    “你希望活多久,就必须要让赖皮树活多久。如果赖皮树不存在,你也将消失掉。”说完最后的咒语,魔法师就走开了。

    有什么办法?赖皮树必须要活,而且还必须要越长越小!想要解除咒语,也只能按魔法师说的去办了。

    盖树屋,关门窗,不浇水……为了让树越长越小,别扭巫婆用尽了办法。

    但成长就像呼吸和睡眠,完全是不知不觉的事情。

    不管别扭巫婆的树屋盖得多高,门窗关得多严实,一不留神赖皮树就会戳烂门窗,捅破屋顶。

    如果那一天正好刮风,屋顶上露出脑袋的赖皮树会深呼吸一百次,往后即使一百天不透气也不会觉得闷。

    如果那一天正好下雨,根须裸露的赖皮树会踮脚尖一百回,哪怕一百个月不浇水也不会蔫巴。

    如果那一天正好艳阳高照,伸出枝叶的赖皮树会做伸展运动一百个节拍,这能保证它一百年不晒太阳仍然精神百倍。

    虽然别扭巫婆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修理”赖皮树,但她总要吃饭睡觉打盹儿发呆吧?

    所以啊,一不留神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所以啊,别扭巫婆一天天的操劳简直有些白费工夫。

    随着赖皮树越长越大,庞大树屋的打理重建越来越困难,别扭巫婆也越来越沮丧。

    其实是谁并不重要,做个巫婆也没什么;模样美丑并不重要,如果能够快活一些;做什么事也不重要,如果付出能有收获。

    但如果只是如果,一无所获的别扭巫婆根本快活不起来。

    “喏喏,喏喏!”一天,墙头的黑猫突然这样叫。

    “喏喏,喏喏,喏喏!”别扭巫婆房顶上的乌云和檐下鸟笼里的乌鸦同时这样叫。

    “都给我住嘴!再这样胡闹,我就把你们统统装进黑口袋!”

    别扭巫婆的黑口袋里有一个深渊,谁被装进去谁就两眼一抹黑,一直一直一直往下掉。

    上蹿下跳的黑猫默不作声。变幻莫测的乌云凝固不动,但笼里的乌鸦依然躁动,叼着水杯,往返穿梭。

    “挪,挪,挪,挪……”乌鸦一边搬水杯一边说话,累得够呛。

    “好吧,乌鸦你到底想演示什么?”

    别扭巫婆凑近鸟笼吐了一口气,给了乌鸦表达的能力。嘿嘿!巫婆的气息甚至能撬开石头的嘴巴。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乌鸦对着别扭巫婆一通耳语。“嗯嗯嗯!”巫婆听得连连点头,笑逐颜开。

    “我后悔了,我检讨。我需要改变态度,我盼望得到你的谅解,我尤其希望你也有所变化。你难道不想换个地方吗?难道不愿四处走走看看吗?”

    别扭巫婆先是抬来大面缸,随后一边挠赖皮树的根须,一边诱导。

    “呵呵呵。”也许忍不住痒痒,也许受不了诱惑,赖皮树扭动着脚趾挪进了面缸。

    “你难道不想换个地方吗?难道不愿四处走走看看吗?”

    别扭巫婆又提来大水桶,一边挠赖皮树的根须,一边怂恿。

    “呵呵呵。”也许忍不住痒痒,也许受不了诱惑,赖皮树扭动着脚趾挪进了水桶。

    然后是洗衣盆、炒菜锅、水果盘、茶碗、酒杯,随着容器越来越小,赖皮树也变得像盆景一样低矮细弱了。

    挪进一把汤勺里的时候,赖皮树已经小得只有半截小手指头那么大了。

    随着赖皮树越变越小,别扭巫婆越来越开心。

   “赖皮树小得刚刚好,活得足够好,样子足够巧。”

   “不再修修补补的生活多么轻松,一切变得多么好!”

   “如果我能变回曾经的美丽女孩儿,那才叫好上加好!”一天,当别扭巫婆这样想的时候,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次发生。

    黑猫打开鸟笼。乌鸦冲出笼子,叼起巫婆的勺子,连同勺子里的赖皮树,在乌云的掩护下逃走了。

    原来呀,当黑猫、乌鸦、乌云聚在一起,等于阳光、空气、雨水汇到一处,注定未来的光景生机盎然。

    原来呀,去除魔咒的最好法子就是搬家!

    据说呀,搬家的赖皮树在另一个地方,长成了大树林。

    还据说呀,绿茵茵的树林里跑着白猫,飞着白鸟,有白云缭绕。

    因为啊,没了别扭巫婆的地方,不再黑白颠倒。

    还有啊,世上任何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都不会认为自己和别扭巫婆有关系,也根本不信有过这样的巫婆。

    这话的意思啊,指的是别扭巫婆的下落谁也不知道,因为魔法师的魔法谁也猜不着。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