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起名字的老婆婆

                   文/〔美〕辛西娅•赖伦特

 

    从前,有一位老婆婆,她喜欢给东西起名字。她给她开的老爷车起名叫“贝琪”;她给她坐的老爷椅起名叫“弗雷德”;她给她睡的老爷床起名叫“罗克珊”;她给她住的老爷房起名叫“富兰克林”。

    每天早上,她离开罗克珊,坐在弗雷德身上喝热巧克力,然后锁上富兰克林,开着贝琪去邮局。她总盼望能收到一封别人寄来的信,但她收到的只有一堆账单。

    老婆婆收不到来信的原因是:她比任何一个朋友都活得长,这让她很不开心。她不想做一个没朋友的孤老太婆,身边没一个能叫得出名字的人。

    于是,她开始给东西起名字。但是,她只给那些比她长寿的东西起名字。她的老爷车贝琪,比周围任何东西都更能量满满;她的老爷椅弗雷德,一辈子从未有一天身子塌陷;她的老爷床罗克珊,从没听它嘎吱作响或抱怨连天。

    还有,她的老爷房富兰克林,已经腰杆笔直地挺立了一百多年,看上去依然像二十岁没超过一天。

    老婆婆从不担心她会比它们活得长,她的日子很舒坦。

    有一天,老婆婆正在给贝琪打肥皂,洗掉它身上的泥。她告诉贝琪,富兰克林不想被人看见自己和一辆保险杠不干净的老爷车在一起。这时,一只害羞的棕色小狗,来到她的院门前(老婆婆没给院门起名字,因为它的两条铰链已经生锈,肯定活不长了)。

    这只害羞的棕色小狗摇着尾巴,好像有点儿饿。老婆婆站在贝琪旁边,盯着小狗看了一会儿。

    “嗯——”她说。

    老婆婆走进富兰克林,从冰箱里拿了一大块火腿。

    她把火腿给了这只饿肚子的小狗,告诉它回家去。她告诉它,贝琪总是让小狗生病,弗雷德从不肯让小狗坐在它身上,罗克珊体型还不够宽,没法睡下老婆婆和小狗。另外,富兰克林受不了狗毛。

    于是,小狗跑开了。

    但是第二天,小狗又回来了。当时,老婆婆正坐在弗雷德身上,读一本如何制作干花的书。她透过窗户看见它。

    “回家去!”她对小狗喊道。

    小狗一见她就开始摇尾巴。

    “回家去!”她又喊道。

    但是小狗一直摇着尾巴。老婆婆发现,它看上去还是有点儿饿。于是,她从冰箱里拿了一大块奶酪和两块饼干给小狗,然后让它回家。

    小狗跑开了。

    晚上,老婆婆轻轻拍打着罗克珊身上的枕头,想起了那只小狗。它是一只不错的小狗,她想。它是一只很讨人喜欢的小狗,她想。

    但是,它不能留下。如果它留下,她就得给它起名字,但是它永远不会活过富兰克林或者弗雷德或者贝琪或者罗克珊。她会比它活得长,她不想冒这个险,她不想再比任何朋友活得长,多一个也不行。

    她会一直告诉它“回家去”。

    每天,那只害羞的棕色小狗都会来到老婆婆的院门前。每天,老婆婆都喂它,然后让它回家。它总是跑回去,第二天又跑回来。

    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月,小狗越长越大,很快就不再是小狗了。它长成了一只大狗,它依然是一只没有名字的狗。

    这期间,老婆婆有了一个新碗柜,她给它起名叫“比尔”;有了一辆新推车,她给它起名叫“弗朗辛”;还有了一只崭新的水泥猪放在花园里,她给它起名叫“巴德”。而她一直诚心诚意地在院门口喂的那只狗,仍然没有名字。因为它没有名字,老婆婆就不用担心自己比它活得长。在这一点上,她觉得自己相当聪明。

    后来有一天,那只害羞的狗没出现。老婆婆坐在弗雷德身上,对着院门看了一整天,可是狗一直没来。老婆婆很难过。

    第二天,狗还是没来。老婆婆开着贝琪,找遍了整个镇子,可还是没找到。老婆婆更难过了。

    接下来的一天,狗仍然没出现。老婆婆知道自己必须做点儿什么了。

    她拿起电话,打给了捕狗员。

    “你们抓到过一只害羞的棕色狗吗?”老婆婆问捕狗员。

    “我们抓了一窝棕色的狗,夫人。”捕狗员说,“您的狗戴着写有名字的项圈吗?”

    “没有。”老婆婆难过地说。她挂断了电话。

    老婆婆坐下来,想着那只害羞的棕色狗,脖子上没有戴着写有名字的项圈。不管它在哪里,没人会知道,它本该每天都来她的院门前,她本该每天都喂它,然后让它回家。事情本该一直是这样。一只害羞的棕色狗,没有项圈,没有名字,没人知道它经历过的这些事情。

    老婆婆做了一个决定。她锁上富兰克林,开着贝琪去了捕狗员的狗舍。她对捕狗员说:“我来找我的狗。”

    捕狗员问她狗的颜色。“它是棕色的。”她说。

    捕狗员问她狗多大。“大概一岁吧。”她说。

    接着,捕狗员问她狗叫什么名字。

    老婆婆沉思了一会儿。她想起了那些有名字的、亲爱的老朋友,她比他们都活得长,她看见他们微笑的脸庞,记起他们可爱的名字。她想,她多么幸运啊,能结识这些朋友。她是一个多么幸运的老太婆啊。

    “它的名字叫‘幸运’。”她告诉捕狗员。

    捕狗员带她来到了一处大院子,满满的都是白狗、黑狗和棕狗。老婆婆左看右看,前看后看,看了又看。终于,她看见了她那只害羞的棕色狗,它正坐在一扇门旁,看着停在车道上的贝琪。

    老婆婆喊道:“到这儿来,幸运!”她话音未落,狗就飞跑过来。

    从那天起,幸运就和老婆婆住在一起了。一叫它的名字,它就会跑过来。事实证明,贝琪并不会让所有的狗都生病,弗雷德很高兴让一只狗坐在它的身上,富兰克林真的不介意有一点儿狗毛。

    每天晚上,罗克珊都尽量让自己足够宽大,让一只害羞的、棕色的、幸运的狗和给它起名字的老婆婆都能睡得下。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