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菜园

                                 文/ 杨辉艳

 一个秋日的傍晚,我的奶奶给我讲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开始,我是抱着敷衍的态度去听的,因为八十多岁的奶奶几年前就变得糊里糊涂的了。

    奶奶独自住在一所瓦房里,里面有两间屋子。“晴晴,我只要一走进里面的屋子,就会变成一个少女哟!”奶奶说。以往奶奶总说她房子的墙壁上有小孩子、红公鸡、大蛇。每次听着听着,我都会心里发怵,急忙让奶奶讲别的事。

    “晴晴,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奶奶说着,一把拉住我的手,颤颤巍巍地往里面的屋子走去。那原本就是一间放着杂物的屋子,有什么可看的嘛!不过,奶奶把我的手抓得很紧,我不情愿地跟了进去。

    就在我和奶奶走到里屋的中央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一下子置身在一个阳光明媚、青翠欲滴的菜园里了。南面有一片茂密的甘蔗林,还有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几只翠鸟“啾啾”地啼叫着掠过河面;东面栽种着一亩多地的豆角、青椒、韭菜等蔬菜;西面种着四棵大杏树和三棵小桃树,都挤挤挨挨地长满了果实;北面有三间精巧的土坯房和一间低矮的灶房,离房子不远,还有一个农村过去用的压水井。

    “奶奶,我们到了哪里呀?”

    “这是我以前的菜园呀!”

    我惊讶地听见了一个少女甜美的声音。站在我身旁的奶奶,变成了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她的衣服有点土气,脑后还扎着一根光溜溜的粗麻花辫。“呃……”我瞪圆了眼睛,说不出话来。“晴晴,你相信我的话了吧!”少女的声音充满了喜悦,脸上也露出了欢快的笑容。“你真的是我的奶奶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仔细看了看少女,又环顾这个菜园。“吱”一声,北面的屋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身着葱绿色纱裙,扎着马尾辫的少女从屋里款款走出。“奶奶和你一起来了呀!请进来喝杯杏花茶吧!”少女飘然走到我们面前,笑盈盈地说道。

    奶奶拉着我,走进了客厅。我猜想奶奶一定来到这个菜园好多次了。

    少女抱着一大捆干枯的杨树枝,快步走向了灶房,大概是要现煮杏花茶吧!不久,一股淡淡的沁人肺腑的香味直冲鼻孔。少女端了一大碗淡黄色的杏花茶,轻快地走了进来。这一碗先放在了奶奶的面前。不一会儿,她又给我端来了一碗。

    我大口喝了起来,身心无比惬意。长久以来深埋我心底的各种烦恼:学业的繁重、考试成绩的不理想、父母殷切的期望……通通飞走了。变成少女的奶奶喝完茶,竟眼泛泪光这样说道:“人老了真是太可怕了!我的牙齿先是松动,接着一颗颗都掉了。我的胃也不好了,每天都得吃消食片。手和腿也没有多少力气,很多事情做不好。”奶奶说完麻利地站了起来,跑到了屋外。她一会儿跑到蔬菜地边上看看,一会儿跑到甘蔗林那边望望,一会儿又跑到杏树下往上面瞧瞧。她就像一只飞舞的蝴蝶,那样轻盈而欢欣。

    “我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你到底是谁啊?”我问少女。“呵呵……光请你们喝杏花茶还不够,请再尝尝杏子和桃子吧!”少女笑眯眯说完,右胳膊上突然就挎上了一个竹篮子,里面放满了黄澄澄的杏子和红红的桃子。“奶奶,快到屋子里再坐坐,吃杏子和桃子吧。”少女热情地喊着奶奶,我就没有再追问。不过,我忽然瞥见少女的裙子后面,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啊,是一条尾巴,一条灰黑色的兔子尾巴!奇怪的是,那条尾巴只出现了五六秒,就消失了。

    等到我们吃过杏子和桃子,天已擦黑了。这时,少女笑容满面地说:“你和奶奶该回去了。”我扶着奶奶一走出客厅,就猛然回到了黑漆漆的里屋。

    “奶奶,她……她长着兔子的尾巴呀!”我打开电灯,立即问道。“嗯,确实是这样的。”奶奶专注地看着我,饱含深情地说,“她是一只小野兔变的啊。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这两间瓦房周围一百多米以内,以前都是我的菜园吗?那是多么好多么难得的菜园呀!我曾希望一生都拥有那个菜园。”

    奶奶告诉我,那个菜园只存在了十年,就因建造住房而被推平了。她清楚地记得,她是在六十年前一个夏日的清晨,在菜园豆角架下的芒草丛里发现野兔子洞的。当时,一只小野兔刚好把头探出了洞口。它呆萌地盯着奶奶看了好长时间,一点点逃跑的迹象也没有。从那以后,奶奶就会在傍晚拿菜园的菜叶、果子、甘蔗等,放在野兔洞口。某一天黄昏,奶奶在小河边第一次看到野兔子一家——野兔子爸爸、妈妈和小野兔。它们口渴了,都趴在河边小心翼翼地喝水。自那以后,奶奶每隔五六天,总会见到三只野兔其乐融融在一起的情景。

    不过,没多久,奶奶的心里就十分不安起来,因为爱吃兔肉的爷爷偶然看到了野兔们。爷爷立即嚷嚷着要去抓野兔,奶奶立马生气地反对。第二天,爷爷去了一趟县城,买回一个捕兽夹,在菜园里设下隐蔽的陷阱。爷爷一走开,奶奶立刻把捕兽夹狠狠甩到河里去了。爷爷大嚷着说,野兔们再出现,他准能追踪到它们的老窝,一网打尽。奶奶再看到野兔们,就大喊着让它们躲着爷爷。后来,爷爷再也看不到野兔了。

    一年又一年过去,奶奶慢慢发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那只小野兔没有长大过。奶奶十分肯定,小野兔在十年间连一两肉也没有长过。更奇异的事情还在后面。菜园将被推平的前一天,奶奶恋恋不舍地在菜园慢慢走了一圈。那些能吃的蔬菜早采摘走了,大杏树被砍倒了,桃树也移走了……当走到豆角架下那片繁茂的芒草丛跟前时,奶奶怎么也看不到野兔子洞了。奶奶细心地拨开一棵棵芒草,看到草底下连一个蚂蚁洞也没有。当时,奶奶感觉自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我听完了奶奶的讲述,想起菜园里那位野兔变成的少女,更茫然不解了,很想明天和奶奶一起再进入菜园。可是,第二天我就返回县城上学去了,只好等到下次回家的时候了。我希望再见到野兔少女时,能和她多说说话,问问她的姓名。

    可是,五天后我回到家,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奶奶居住的两间瓦房变成了三垛红砖、一垛灰瓦、一堆房梁木头……是叔叔雇人拆除的,他要奶奶搬到他家住。我看到奶奶正坐在那堆废墟旁边,神情落寞,难掩悲伤。从此,我和奶奶再也没法返回那个充满迷幻色彩的菜园了,但野兔变成的少女,永远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