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帽子

                                   文/ 连城

 冬天降临荒原,皑皑白雪覆盖了崎岖不平的土路。一幢木屋矗立在土路的尽头,不声不响,背倚一座白色的小山丘,好像睡着了一样。
    傍晚,木屋醒了过来,屋顶上冒出袅袅的炊烟,把冰冷的天空都熏暖了。煮南瓜的香味浮荡在冰冷的空气里。
    天黑了很久,土路上走过一个人。他敲响木屋的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您是?”开门的是一位系着厚厚的旧围巾的妇人。
   “我是过路的魔术师。我想请求您给我一个过夜的地方和一餐简简单单但滚烫的晚饭。”魔术师彬彬有礼地取下头上的帽子。
   “请进来吧。天气真是不像样,太冷了啊。”老妇人热情地招呼魔术师进屋。
    魔术师走进屋子,看到一个简陋但温暖的房间,房间中央有个烧得很旺的火炉,火炉上炖着一锅咕嘟咕嘟作响的老南瓜。靠着火炉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边站着两个长得很结实的少年。
   “你们好,年轻的先生!”魔术师又扬了扬他的帽子。
   少年们腼腆地说:“您好……”
    看得出来,两个少年都是老妇人的儿子。屋子里的一切表明,这是一个贫寒的家庭,但是屋子里的一切也表明,在这个家庭里,从不缺少爱和温暖。
    老妇人给魔术师盛了一份滚烫的煮南瓜,并请他坐在桌子边上慢慢享用。娘儿仨移到炉子旁边,六只手伸到炉火上烤了起来,火光把他们的脸映得红红的。他们轻声细语地聊着家常。
    魔术师吃饱了煮南瓜,把椅子也拖到炉火旁边来。他满意地赞叹着:“很好吃的南瓜,很温暖的炉火!”
    老妇人谦逊地笑着,两个少年不好意思地对望着。
    “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识了很多豪华的场面,拥有过很多奢侈的物品,但是这种小屋里的温暖,我从没感受过。”魔术师说。
    母子三个互相望着,似懂非懂。
    魔术师笑了笑,换了个话题:“漫长的冬夜,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你们是如何打发时间的呢?”
    老妇人迟疑了一下,说:“我煮饭,他们在一起玩。睡觉之前烤火的时候,我会讲一些故事给孩子们听。”
    “很好,不过,老是没有新鲜东西,也会感到单调吧?为了感谢您的热情款待,我想奉献一些小玩意儿……”魔术师摘下帽子,把它倒扣在桌子上,询问的目光掠过主人,“你们想要什么玩具呢?凡是你们想要的,我的帽子都可以办到。”
    主人们不知如何开口。魔术师微笑着说:“要不,来一份拼图吧。”他把帽子轻轻揭开来,桌子上多了一个木头盒子。
    “这是拼图,把那些零碎小方块拼成画上的图案就可以了,很简单。”魔术师介绍道。
    两个少年中的弟弟怯生生地打开拼图,玩儿了起来。
    魔术师又用帽子给哥哥和母亲变出魔方和九连环,并教他们玩法。哥哥很高兴,很快就玩儿得和弟弟一样投入了。
    魔术师说:“现在您可以自己选择玩具。随便什么,我的老伙计都能办到。”他又把帽子倒扣在桌子上。
    老妇人犹犹豫豫地说:“可以要一个布娃娃吗?我从小就想要一个布娃娃,但从来没有得到过。”
    “没问题。”魔术师微笑着拿开帽子。桌子上多了一个漂亮的布娃娃。
    老妇人两眼放光,立刻把布娃娃抱在怀里。
    所有人都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魔术师享受着小屋的温暖,主人们享受着新奇的玩具。
    第二天早晨,老妇人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魔术师吃完要上路了,临出门前,他殷勤地询问主人:“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我都可以满足你们。”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布娃娃。”老妇人红着脸说。
    “我想要一把刀子,手柄上镶有宝石的那种。”哥哥说。
    “我想要猎枪可不可以呢?我三岁的时候就想要一杆猎枪了……”弟弟不好意思地说。
    魔术师立刻微笑着说:“都能办到。猎枪也是玩具呀,甚至步枪都算玩具。怎么说呢?战争就是热血男儿的一场游戏嘛。”
    魔术师爽快地变出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一堆布娃娃,一把镶宝石的刀子,一杆猎枪。
    哥哥看了看弟弟的东西。他明白,弟弟的玩具比他的强多了。怎么办呢?他很想有一个比弟弟的猎枪更好的东西。
    “我还可以再要吗?”哥哥垂着眼睛,轻轻地问。
    “当然可以,哪怕是这顶帽子也没问题!”
    主人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想要那顶无所不能的帽子也可以吗?
    魔术师解释说:“它太旧了,我早想换一顶新的了。”
    魔术师取下帽子,他的脑袋上立刻长出一顶新的帽子,和原来的一模一样,他把新帽子扶扶正,笑着和主人们挥手告别:“希望它能给你们带来快乐。”
    魔术师走后,主人们立刻回到屋里,关上门开始自己的狂欢。老妇人左手抱了三个布娃娃,右手抱了四个。它们都是那么漂亮,让她舍不得放开。哥哥匆匆把玩了一会儿刀子,就想试试帽子的神奇魔力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帽子放在桌上,然后说:“我想要一杆弟弟那样的猎枪。”
    帽子下立刻出现了一杆长长的猎枪。哥哥惊喜地拿起来,沉甸甸,锃锃亮,和弟弟那杆一模一样。他打开房门,试着往外放了一枪。“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荒原的寂静,树上的寒鸦呼啦啦飞了起来,遮昏了淡青色的天空。
    接下来的日子,每个人都非常忙碌。玩儿不完的玩具,享受不完的惊喜。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每天老妇人饭都不想做,总是匆匆烧一点儿东西就去玩儿她的布娃娃;两个少年更是有无穷无尽的新鲜玩具等着他们。围炉谈天的事情很久不再有了。
    白天,两兄弟带着猎枪各处转悠,试他们的枪法。到晚上,他们会带一些猎物回来。哥哥带的总是比弟弟多。这不奇怪,他毕竟大了弟弟两岁。
    但是弟弟不高兴了。他认为是自己的枪不好。有一天,他把魔术师的帽子扣在小桌上,说:“我要一杆猎枪,比哥哥的要高级十倍!”
    桌子上立刻出现了一杆高级猎枪,枪身用钢材打造,闪着幽幽的青光。
    有了新武器,弟弟的收获明显比哥哥多了。
    哥哥不满意。他认为弟弟那种不算本领,完全是凭装备取胜。那么,他为什么不照样做呢?魔术师的帽子无所不能啊。于是,哥哥把帽子放在桌上,要求它:“给我一杆最好用的猎枪吧,比弟弟那把高级十倍!”
    那顶旧帽子立刻办到了。
    这一下,哥哥的收获又超过了弟弟。
    弟弟很不开心。他想了想,把那杆高级猎枪扔了,命令帽子替他变一把手枪:“要最顶级的手枪,你给我听清了!”
    那顶帽子立刻满足了他。
    弟弟揣着手枪,高高兴兴地到处跑,想射什么就射什么,别提多神气了。于是,哥哥的猎枪立刻给比了下去。
    哥哥怒气冲冲,毫不犹豫地把猎枪扔了,他把帽子放在门前的草地上,咆哮着:“我要炮!一门既精美又有威力的钢炮!”
    话音刚落,草地上出现了一门钢炮。
    老妇人着迷地玩儿着布娃娃,没有留心两兄弟做了些什么。有一天,她听到屋后传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好像那座小山丘崩裂了似的。老妇人吓坏了,急忙跑出屋子,她看到小山丘裂了一道巨大的豁口,豁口下的硝烟中,站着她的两个怒气冲冲的儿子。
    “你们疯啦!”可怜的老妇人向两个儿子奔过去。
    在雪地上,老妇人看到很多丢弃的武器,从猎枪、步枪到喷火炮、榴弹炮,应有尽有。它们一样比一样更高级,更沉重,更让人害怕。在那些武器尽头,她的儿子一人守着一门巨型火炮,正互相瞪着血红的眼睛。
    “你的武器算什么?瞧我的!”哥哥拉响引信。“轰”一声巨响,山丘又被撕裂了一块。
    弟弟大喊:“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王者!”
    又是一声巨响,山丘几乎消失了,呛人的硝烟吞没了白色的山林和高高的蓝天。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