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报复

                 文/〔加拿大〕斯蒂芬•里柯克
    “女士们,先生们,”魔术师说,“现在大家看清了,这块布里什么也没有,接下来我要从里面变出一缸金鱼来。说变就变!”
    全场观众纷纷赞叹:“噢,太妙了!他是怎么变的?”
    可是坐在前排的那个机灵鬼却不以为然。他用不小的声音对他周围的人说:“鱼缸早就藏在他衣袖里啦!”
    周围的人向机灵鬼会心地点头致意,说:“噢,那当然。”然后,全场的人都交头接耳地说:“鱼缸早就藏在他衣袖里了。”
    “我的下一个魔术是举世闻名的印度斯坦环,”魔术师说,“你们可以看到,这些环是明显分开的,我只要敲一下,它们就会串连起来。说变就变!”
    全场响起一片激动的嗡嗡声,可很快又听见那个机灵鬼低声说:“他袖子里肯定藏着另—套环。”
    观众们再一次点头然后交头接耳:“那套环他早就藏在袖子里啦。”
    魔术师开始皱眉头了,脸色阴沉起来。
    “现在,”他接着说,“我要表演一个最有趣的魔术,我将从一顶帽子里变出鸡蛋来,想变多少就有多少。有哪位先生愿行行好,把帽子借给我用一下吗?啊,谢谢您——说变就变!”
    他从帽子里变出十七个鸡蛋来,有那么三十五秒钟观众们开始认为他妙不可言了。可接着那个机灵鬼又在前排悄悄说开了:“他衣袖里藏着好几只母鸡哩!”
    变鸡蛋的魔术就这么砸了。
    每一个魔术都是这样收场的。那个机灵鬼揭穿了所有的奥秘,他悄悄告诉大家魔术师的袖子里不仅藏有环、母鸡和金鱼,而且还藏有几副扑克牌、一大条面包、一个玩具摇篮车、一只活的荷兰猪、一枚五十分的钱币和一把逍遥椅。
    魔术师的名望很快降到了零点以下,在晚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他做了最后一次努力。
   “女士们,先生们,最后,我将向大家表演一个著名的日本魔术,它是蒂波雷里的土著人最近发明的。好心的先生,”他转向那个机灵鬼,接着说,“您能不能把您的金表借给我用一下呢?”
    金表送到了他手里。
   “您能允许我把它放在研钵里捣碎吗?”他狠狠地说。
    机灵鬼点点头并微微一笑。
    魔术师把金表扔进研钵,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把长柄锤。台上传来狠狠捣碎东西的声音。
    “他把表转移到衣袖里去了。”机灵鬼低声说道。
    “现在,先生,”魔术师继续说,“您能把您的手绢给我并允许我在上面钻几个洞吗?谢谢您。你们瞧,女士们,先生们,这可不是骗人的,手绢上这些洞一目了然。”
    机灵鬼的脸开始神采飞扬了,这一回的表演实在叫人猜不透,他被迷住了。
    “现在,好心的先生,您能把您的丝帽递给我并允许我在上面跳跳舞吗?谢谢您。”
    魔术师用双脚迅速跳了一通快步舞,然后向观众展示了一下那顶面目全非的帽子。
    “先生,您现在愿意把您的赛璐珞衣领摘下来并允许我在蜡烛上烧掉它吗?谢谢您,先生。另外,您愿意让我用锤子把您的眼镜敲碎吗?谢谢您。”
    到这个时候,机灵鬼的脸上已是一副大惑不解的神色。“这下可把我给难住了,”他低声说,“我一点儿都看不破它的窍门。”
    全场鸦雀无声。然后魔术师挺直身子站了起来,他狠狠地瞪了机灵鬼一眼,接着就发表了他的谢幕词:“女士们,先生们,你们都看到了,在这位先生的同意下,我砸了他的表,烧了他的衣领,碎了他的眼镜,还在他帽子上跳了舞。要是他还愿意让我在他的外套上画绿条条,或者是把他的吊裤带打成结的话,我很乐意为之效劳,以博诸位一乐。要是不行的话,那表演就到此结束。”
    在乐队热烈的演奏声中,帷幕落了下来,观众们纷纷起身离席,他们深信:无论如何,魔术绝不都是靠魔术师的衣袖完成的。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