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欺负”的男孩

                                    文/萍萍

 一

    “喂!曹路生,你转过来一下。”我用笔捅了捅坐我前排的男孩,他红着脸回头后,我紧接一句,“下课后帮我把课堂笔记抄一下。”容不得他拒绝,我直接把笔记本丢给他,然后拉着同桌婉媛的手欢快地跑出了教室。
    “洪琪,你这样不好吧,又欺负曹路生,让人家给你抄笔记。虽然他老实,不爱说话,但也不能这样对他,万一哪天他……”
    不容婉媛说下去,我直接插话:“没有万一,他能怎么样?不就让他抄一下笔记吗?”
    婉媛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你这人呀,没救了。”
    我得意地笑着说:“那是,我专拣‘软柿子’捏嘛。”
    曹路生学习好,脾气也好,我最放心把事情交给他了。就说那课堂笔记吧,他不仅字迹工整,而且详实,有些老师没写的内容,他也会补充进去,比我自己记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二

    体育课上,老师教了一组艺术体操的配合动作后,想请两个同学上来演示。
    “老师,我来!还有曹路生。”我自告奋勇。
    “那好,就你们俩吧,请上来。”老师微笑着说。
    我大方地走到老师身旁,曹路生不愿意了,他涨红脸支吾着:“我——我还不会,换人吧。”
    “换人?我是看好你才找你的。”我大大咧咧一番话,笑倒了全班同学,连教我们体操课的老师也忍俊不禁。
    曹路生满脸通红,在众人的哄笑中深深地埋下头。
    “曹路生,上来试试看,动作做不好也没有关系。男子汉,勇敢点!”
    老师发话了,曹路生没办法,只得慢吞吞走出队伍。我是急脾气,抓着他的衣袖就走。曹路生完全没准备,加上我用的力气大了点儿,他居然没站稳,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我也被他带倒在地。
    尖叫声、哄笑声四起。老师迅速走过来,一把拉起我,然后扶起曹路生。
    “你们俩没事吧?有没有伤到什么地方?”
    曹路生的脸像抹了胭脂红,他垂下头一声不吭。我瞟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说:“老师,你说,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就站不稳呢?”
    一堂体操课就在大家的哄笑和喧哗中结束了。

      三

    “洪琪,你也太过分了吧?小心曹路生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你这不是让他无地自容吗?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明明就是体育白痴,只是学习好,脾气好。”放学路上,婉媛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说教。
    我挽着婉媛的手说:“今天体育课完全出乎意料,他竟然被我拽倒了。看来曹路生不仅体育不灵,身体素质也太差。他真的应该正视运动,有个好身体,以后做什么都行。只是学习好,就成书呆子了。”
    婉媛看了看我,笑了笑,说:“不如换个思路,如果你能够经常‘欺负’他一下,让他运动起来,那么我也考虑加入你的阵营。”
    “没问题啊!”我搂住婉媛的肩膀,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
    “洪琪——”
     街道拐角处,突然闪出一个人来,定睛一看,是曹路生。
    “干嘛呀?吓我吗?小路路,你是不是要报复我呀?”
    曹路生的脸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我……我……我在体操课上,不是故意的。”
    曹路生平时不结巴,只是一紧张,说话就不利索了。见他这么尴尬,我也不忍心奚落他了:“没事的。不过,你确实要多锻炼身体。连我都能把你拽倒,这也太丢脸了。”
    “嗯,你的意见我接受。”
    曹路生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又逗得我和婉媛笑个不停,见我们笑,曹路生也跟着“哼哼”地笑起来。

      四

    “小路路,帮我把这几题解一下,太难了,我不会。”自习课时,又遇见几道难题,我想了半天想不出来,于是又用笔捅了捅前排的曹路生,把习题集直接递给他。
    曹路生脸红红的,不知怎么,这次他没有痛快地接受“任务”。犹豫片刻后,他对我说:“洪琪,我教你解吧。如果总是我帮你做,万一考试遇见,你还是不会。”
    “哪儿能那么倒霉呀?考试专门考我不会的,对不对?”面对我的狡辩,曹路生哑口无言了。
    “请你教我们一起解吧,我也不会。”关键时刻,婉媛捏了我一下,让我住嘴,然后她兴致勃勃地把习题集摊开,拉了拉我俩,让三颗脑袋凑在一块儿。曹路生的解题思路很清晰,讲得也很清楚,我和婉媛茅塞顿开。
    “懂了吗?其实不难的。”曹路生说。
    曹路生真不愧是尖子生,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的题目,他简单几句话就搞定了。
    “我们以后再遇见不会做的题,你教我们,可以吗?”婉媛问。
    “可以,只要你们愿意学,我很愿意教。”曹路生真诚地说。
    “打住!我还没同意呢!小路路,要不,我们定个‘君子协议’吧,你教我们也是要花时间的,对不对?要不这样——”我故意停顿了一下,吊他们的胃口。婉媛也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一脸疑惑地望着我。
    “‘君子协议’?”曹路生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嗯!”于是我把我的想法和盘托出,“你教我们解题,我们带着你锻炼,互相帮助。“
    “好呀!我赞同。”婉媛立即点赞,曹路生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行动派”的婉媛马上掏出纸笔递给我,我不假思索,在纸上写上“协议书”三个字,然后一条,二条,三条……洋洋洒洒地写了满满一张纸。
    “这样可以吧?大家有没有意见?如果没有,就这样定了。小路路,你字好,重抄一遍,然后我们三个人签上名字,这协议就算生效了,以后要互相监督,严格执行。”
    我像个谈判专家,步步为营,很顺利地把曹路生和我们绑在了一块儿。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学习,一起锻炼。至于婉媛嘛,她可是我的好闺蜜,会助我一臂之力。

      五

    有了“君子协议”在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欺负”曹路生了。每天一放学,我和婉媛就“押”着他一起去操场跑步。
    我早就为曹路生制订好了锻炼计划,因为他平时很少运动,所以运动量要逐渐增加,不能一天把他累垮了。
    曹路生虽然不爱运动,但挺配合的。不过他跑得慢,摇摇晃晃,感觉随时要栽倒。我怕他真的跌倒,于是和婉媛一左一右护住他,三个人齐步往前跑。可是才跑了两圈,也就八百米,曹路生就不行了,他气喘如牛,浑身是汗。我看了他一眼,有点儿心疼,但是又想想,锻炼身体就是要坚持,于是硬起心肠,继续往前跑。
    又跑了半圈,我注意到曹路生的步伐越来越沉重,于是拉住他的手说:“我们三个人一定要跑完三圈,可以吗?”
    曹路生喘息未定,艰难地说:“好”。我和婉媛一左一右拉住曹路生的手迎风奔跑。
    跑到终点,曹路生眼看就要瘫倒了,我一把扶住他,陪他走了一会儿。
    “你真棒!小路路,你的能量超乎我们的想象。”我和婉媛一起给他鼓劲。
    就这样,曹路生在我和婉媛的“压迫”下天天坚持跑步,后来又去打球,他的配合让我再也找不到借口逃避学习。有个“君子协议”在手,曹路生在学习上就像个严格的小老师,他不仅制订了详细的学习计划,自己还捣鼓出了很多题型让我和婉媛练习。我偷懒时,他会严肃地说:“我跑不动时都努力坚持,你怎么能不遵守协议呢?”一句话讲得我无力争辩。
    时间长了,我和婉媛都发现,和曹路生在一起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我们可以一起变得更好。不知道未来的日子,曹路生想起那个“欺负”他的女生,心中会是怎样的感受。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