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进垃圾桶的信

                                文/ 龚房芳

    赵小进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捡垃圾的,具体日期真的记不起来了。
    反正是有一次他经过某个垃圾桶时,看到一位老奶奶从里面掏出一些东西,其中竟然有一本书,书的封面一闪,让赵小进眼前一亮。
    结果就是,他花了一块钱买下了这本书,这已经是他掏光了所有的衣兜所得了。那位老奶奶絮絮叨叨的,说什么“如果卖到废品站肯定不是这个价,最少还要多一倍”。
    赵小进任她啰唆个没完,等她递过书来,拔腿就跑,反而把自己的书包忘在了老奶奶的脚下。人家在后面拼命喊“哎哎哎——”,他还以为是老奶奶反悔了呢。等跑到二百米开外,他才感觉肩上太轻。赶回去时,老奶奶依然在等他,夕阳下,她脸上的那些褶皱非常动人。
    那书是他朝思暮想的,而且是买不到了的,所以,他有足够的理由高兴了好一阵子。仔细地清理干净,包了书皮——这下,谁也不会想到这本书来自垃圾桶了。
    也就是从那天起,赵小进开始关注垃圾桶了。每当路过垃圾桶时,他的脚步就慢了下来,目光就转向了那个黑洞洞的所在。
    他是不好意思像拾荒者那样去深扒的,只能看看表面。如果刚好有一本书的模样进入眼帘,他的心会瞬间加快跳动速度,像做贼一般,四下环顾,眼神飘忽,最后下定决心,快速伸出手去,快速缩回,手里已经多了一本书。
   “唉!”事情往往是以叹气而告终的,因为他拿出来的多数是街上派发的类似书的大小册子,他失望地重又扔进垃圾桶。
    当然,收获也是有的,他又捡到过一本不错的书,用赵小进的话说,是“淘来的宝”。这几个字,充满了自豪,不偷不抢不花钱,凭劳动所得。
    不过,他也曾经成为拾荒者的眼中钉。在拾荒者的眼里,那些空瓶子、废纸等,都是有价的宝贝,如果能捡到有价值的废品,他们的心情就是愉快的,他们真的容易知足。
    赵小进不会把全市的垃圾桶都去翻个遍,他的“工作”范围仅锁定在学校附近、自己每天往返的两个车站旁边的垃圾桶,这是主角,其他的都是配角。
   “我只是看看有没有书。”每一次,如果同时跟拾荒者出现在一个垃圾桶旁,赵小进就连忙主动解释。
   直到有一次,赵小进竟然捡到了一封信。
   信封是粉色的,封口很严实,却没有一个字。凭手感就能知道,里面的信纸有好几张呢。
   赵小进对于没淘到书却淘到了信这件事,一开始是不在意的。他随手放进了塑料袋,回到家才又拿出来。
   要不要撕开信封?赵小进犹豫了很久,作业都写完了,他还是不知道该不该看信。“私拆别人的信件是违法的。”他自语道。
   “可这是当垃圾捡来的。”他用食指和拇指捏着信封的一角,晃了晃,能感觉到信急切地想让人知道它的内容。
   “好吧,让天意来决定。”赵小进定了个规则:往上扔信封,等落地的时候,正面朝上就拆开,背面的话,就算了。所谓背面,就是有印刷厂名字的那面。
    最后,当然是信封被拆开了!因为他扔了几次,总算让正面朝上的次数多于背面,也就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地打开了信。
    是女生的字体,秀气,却带着些急切。内容满是对某个男生的控诉,这个男生,可怜到只有一个英文字母做代码:Z。
    看起来这个“最末位的字母男生”是个不太讨喜的家伙,女生说:
   “你吧,除了帅一点,也没有什么优点了吧?可帅能当饭吃吗?好吧,也许你还有一点点优势,就是你的幽默,你一开口,同学们十有八九会被你逗乐,所以你的人缘还算好。要是你的成绩能好那么一点点,或许还值得本人关注一下下,可惜哦……”
    这是除去前缀的第一段,赵小进看着就乐了,心想这个小男生跟自己还差不多呢。要说赵小进,在学校里虽然算不上校草,可在班级里那可是班草一级的人物,帅帅的、酷酷的他只要出现在教室里,总有一些目光望向他随即又躲闪开,那是谁都懂的眼神。
    “咯咯,我的成绩要是能再进步些,老师会更满意,同学们会更喜欢我的吧。”赵小进对照着这封信,开始“找不同”,不,应该说是“连连看”,发挥了充分的联想力。
    至于幽默嘛,赵小进很自信,他走到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那些平时不好意思跟他说话的女生都会在他讲笑话时围过来、看向他,让他很有成就感。
    比如赵小进扒拉垃圾桶这件事,也不是没被同学撞见过,有人想要笑他,他却总能用几句简单的幽默话就化解开了,一点都不失体面。本来嘛,他也没有困难到去和拾荒者争抢生意的地步,“纯属个人爱好,只是有些特别的爱好。”他这样做最后的总结。
    此信的第二段主要内容是:
    “你的五官端正,如果从小就注意用眼卫生,怎么会戴上近视眼镜呢?我想象过你不戴眼镜的样子,一定会让大眼睛更明亮的。不过,你也别得意,我只是说说而已。还有,你的嘴巴挺好看,如果吃东西的时候不发出那么响的声音,就……”
    赵小进边看边笑,这个女生,真是有意思,人家这些习惯关你什么事?不过,他马上想到自己,扶了扶眼镜。确实,如果不是有坏习惯,他真的不用戴眼镜,不知道有多少叔叔阿姨对妈妈说:“你们家儿子,要是不戴眼镜,肯定比他爸爸还帅!”
    爸爸有多帅?不用形容,只要知道经常有人找他拍平面广告就行了。爸爸最好看的就是眼睛,能表达出各种情感,不用说话就能让人明白。
    “唉!可惜了。”赵小进对自己说,不管怎样,以后这近视程度不能再加深了,必须注意。
    吃东西嘴巴发出响声?赵小进开始用这封信当镜子,照着自己。“哎呀,我吃饭时嘴巴是很响的,妈妈说了很多次了,可是我改不了。”
    最后的最后,赵小进决定以后多加注意:“如果这样让人很不舒服,那真是太糟糕了。”他想起有时候会带上盒饭在学校用餐,当着同学的面“吧唧吧唧”真是太难为情了,再说自己长大后会有和更多的人在一起吃饭的机会,这毛病必须改!
    “Z帅哥,你别得意啊,虽然很多人经常夸赞你,可你的毛病还是不少的,比如抖腿!你知道吗?抖腿虽然是大多数人会犯的毛病,可对你来说,这都不是理由。为了你的形象着想,还是别抖了吧。再说你考虑旁边的人的感受了吗?你一抖,大家都跟着抖,整个教室在上课时好像都在抖呢。”这是信的第三段。
    赵小进又乐了,这个女生一天到晚都在注意人家Z吧?还挺用心的呢。
    信里说得对,大多数人都有这个毛病,赵小进也是大多数里的一员,没错,他也抖腿!上课时,他听着课就不由自主地抖起了腿。即使是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他也会一条腿做支撑点,另一条腿不停地抖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看起来这个毛病……”赵小进嘀咕着,腿又开始抖了,他猛地一巴掌拍下去,拍得自己倒吸口凉气,“哎呀呀呀……”
    这信越往后看,赵小进越想笑,但是每次笑完了,就觉得是在说自己的缺点,比如上课做小动作;爱接老师的话头;不等同学发言完毕就抢着举手,甚至站起来直接说话;还有忘记做值日不是一次两次,还有……
    “天哪,这个Z,难道就是个国民学生吗?怎么会和我有这么多的相似之处?”赵小进急速地把信翻到最后,可惜没有署名,只是画了个笑脸。
    笑脸?赵小进想起爱画笑脸的同学,男生女生都有。
    仔细想想这封信的意思,好像是一个喜欢Z的女生写的,别看整封信都是看不惯呀,毛病呀,缺点呀,可你那么关注人家说明了什么?嘿嘿!
    赵小进想起这封信出现的垃圾桶,就在自己放学要乘车的那个车站旁边。他想起曾经指出过他缺点的女班长,不过赵小进当时根本不在意这些小毛病。
    “该不会是谁特意写给我的吧?还扔进了我会‘光顾’的垃圾桶。”赵小进的联想之门大开,进入多种画面感十足的想象。
    女班长?同桌李子蕊?左前方的赵欣月?右后方的朱萌萌?左边隔一个桌的夏木子?
   赵小进想得脑袋疼,也没发现可疑人物。最后他决定不猜了,也不管这信是写给谁的,反正里面的Z和自己有同样的毛病。毛病不大,改了最好,为了自己的好形象。
   “改!”赵小进在临睡前下定决心。
   不过,“淘宝贝”的习惯明天还得继续。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