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斑蛋隐身事件

                                   文/  范锡林

  雀斑蛋是魔法师家的孩子。既然是魔法师家,当然就有许多一般人家没有的东西,譬如他家里的那些书,记的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雀斑蛋捧着一本大书,念道:“隐身叶,长在云雾山的蜡烛峰上,十年才长成一片,仅指甲大小,形如桂叶,含在口中,即能隐身……”
   这可太有趣了,得去弄一片来玩玩。
   魔法师家里有许多东西都是具有魔法的,就说这张板凳吧,长长的,四条腿,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是雀斑蛋就曾经看见自己的红鼻子阿爸坐上去,一拍那板凳头,一声吆喝,板凳就撒开腿跑起来,一阵风就不见了。
   “去云雾山!”雀斑蛋学着阿爸的样子,骑在板凳上,一拍板凳头,果然,那板凳就如一匹马一样“嗒嗒”地跑起来了,一直跑到云端。它跑得如风一般快,又像坐在家里一样平稳,让雀斑蛋舒服得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到一觉醒来,雀斑蛋发现,板凳安安静静地停在一座山顶。这山四周云雾缭绕,山顶还耸立着一根冲天石柱,看上去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这大概就是那书上所说的云雾山蜡烛峰了。
   雀斑蛋又一拍板凳头:“上蜡烛峰去!”
   板凳“呼”的一声冉冉而起,眨眼间就升到了石柱顶上。这石柱顶上只有一间房那么大,长满茂密的杂草。怎么才能找到那一片小小的隐身叶?
   就在此时,雀斑蛋看到一只黄亮亮的小雀儿正在衔草筑巢。它的巢筑在一株灌木的枝杈间,小黄雀儿到草丛中叼起一根根草和叶,飞过来铺在巢里。
   雀斑蛋看到小雀儿这么有趣,竟然忘了自己到这儿是干什么的了,蹲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忽然,他看到那小黄雀明明是飞入草丛中的,却没了踪影。正在寻找时,一抬头却看到那小雀儿已经站在巢边了。更奇的是,小雀儿一眨眼消失不见,一眨眼又出现在巢边。如此再三,让雀斑蛋惊异不已: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小雀儿在变戏法,玩隐身?
   一想到“隐身”这两个字,雀斑蛋心头猛地一亮,顿时明白了,哈哈,准是那小雀儿刚才在草丛中叼到了隐身叶,所以,当它将叶子叼在嘴里时,就隐身看不到了,而当它将叶子放到巢里,身子又显现出来。至于它一眨眼消失不见,一眨眼又可看到,则是将小叶儿叼起又放下,叼起又放下,正在铺巢呢。
   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雀斑蛋赶紧来到小雀巢旁,往里一瞅,哇,巢底可铺着不少小叶子呢。可哪一片是自己要找的隐身叶呢?
   “别吵,别吵,我找到那片叶子就走,保证不弄坏你的巢!”雀斑蛋一边好言安慰急得在旁边叽叽乱叫的小黄雀,一边捡起一片小叶儿往嘴里一含,看自己的手脚是否还在,如果在,那就吐出来再试一片。
   试到第六片小叶时,雀斑蛋发现,自己的手脚消失不见了,再低下头看,连肚子也不见了,也就是说,自己彻底隐身了。
   雀斑蛋赶紧将嘴里的小叶吐出来,一切又立刻完整无缺地显现出来。
   好,就是这一片了!
   “哈哈,我找到隐身叶了,我可以隐身了!”雀斑蛋坐在板凳上,风驰电掣般往家赶,手舞足蹈地一路欢呼着。
   这隐身叶该派些什么用场呢?对了,与表哥、表妹还有左邻右舍的小朋友们玩捉迷藏时,只要我一隐身,他们本领再大,也甭想找到。还有,隐身后就可以到城门口那家香气扑鼻的酱肉店里,每一样好吃的都尝一尝。当然,还可以在隐身之后,随时都大摇大摆地从阿爸阿妈眼皮底下溜出去,玩个痛快,再也不用担心被他们发现了。至于现在,首先该将得到了隐身叶这个好消息告诉最疼爱自己的外婆,表演给外婆看看,让她老人家也开心开心!
   “去外婆家!”雀斑蛋一拍板凳头,板凳在半空中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就落在外婆家的院子里了。
   “外婆,我来了!”雀斑蛋一下板凳就喊道。外婆闻声喜滋滋地从屋里走出来,可是,她只看见一张板凳在院子里,却看不见自己的小外孙,不禁说:“咦,雀斑蛋,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眼前!我得到了隐身叶,我会隐身了!”
   “是吗?”外婆似乎对隐身并不太感兴趣,“傻孩子,跟外婆隐什么身啊!快让我瞧瞧,好些天没来,是胖了还是瘦了?”
   尽管有些扫兴,但雀斑蛋还是说:“好吧,我这就给你瞧!”
   可糟糕的是,他突然发现嘴里含着的那片隐身叶没有了,自己却仍然还是透明的。
   雀斑蛋明白了,是自己刚才说话时,不小心把那片隐身叶吞到肚子里去了。
   这下可完了,自己要永远成为一个没有脸,没有身体,什么也没有的“幽灵”了!“哇,外婆,不好了,我把隐身叶吞到肚子里去了,这可怎么办?”雀斑蛋急得哭了起来。
   外婆一听,也急了。不过,外婆还是有办法的,她找来了舅舅的一套衣服裤子,虽然大了许多,但给雀斑蛋穿上之后,他便有了身体,再戴上一顶帽子,穿上一双鞋,这样一来,便可以看到怪模怪样地站着一个矮矮的人了,就是没有脸。
   外婆想了想,又赶紧找来一盒雪花膏、一盒胭脂粉、一支毛笔,将雪花膏全部涂在雀斑蛋的脸上,在白得可怕的脸蛋上,再抹上胭脂,画上眉毛之类。这样,一张马马虎虎的“脸”终于出现了。
   “你还是快些回家去找你阿爸,也许他有办法。”外婆也顾不上留宝贝外孙吃点心了,催促道。
   没办法,雀斑蛋只好骑上板凳,告别外婆,叫一声:“回家,快回家!”板凳真听话,在云朵间跑得飞快,眼看就要到家了,偏偏来了一场大雨,“哗哗”地淋了个痛快。雀斑蛋身上衣服全湿了,最糟的是脸上的雪花膏、胭脂粉也被雨水冲得一塌糊涂,根本就看不出眉毛鼻子在哪里,还有东一块西一块是透明的,一张“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板凳一进家门,雀斑蛋就连滚带爬地往阿爸书房里跑:“阿爸,不好了,你快帮帮我吧!”
   红鼻子阿爸一听这声音不对劲,赶紧出来一看,吓了一大跳:“哇,这是什么?你是谁?”
   “我是雀斑蛋,我找到了隐身叶,可是,它被我吞到肚子里了……”雀斑蛋哭哭啼啼地将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现在该怎么办呢?你们再也看不到我的模样,我再也不能出去见人了!”
   谁知,红鼻子阿爸听完了,却一点没有惊慌,也没有气恼,而是若无其事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去睡觉,睡到明天早上,我自有办法!”
   雀斑蛋尽管忐忑不安,但还是很听话地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雀斑蛋一睁开眼睛,急忙跳下床,要去找阿爸,但一低头,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见了自己的脚、腿、肚子,还有两只手。也就是说,这一夜过去,自己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是隐身的了。“阿爸,瞧,我又变回来了!”雀斑蛋欢喜不迭地跳到阿爸跟前,“阿爸,你是用了什么办法让我变回来的?”
   “这太简单了,半夜里,你起来上厕所了吗?”阿爸问。
   雀斑蛋想了想:“好像是上了厕所,当时迷迷糊糊的,记不太清楚了。”
   “那就对了,你肚子里的那片隐身叶已经被排出来了。”
   “可是……阿爸,你不怪我吗?我偷偷用了你的板凳,拿回来这么一个麻烦的东西……”
   “哈哈。”阿爸大笑,“谁小时候没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看着雀斑蛋欢天喜地地跑出房间,红鼻子阿爸打开了一个盒子,这是他小时候的百宝箱。阿爸笑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嘿!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株干枯的隐身草。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