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铅笔

                            文/〔日〕矢玉四郎

6月5日 星期天 阴天
    妈妈把铅笔裹上面,用油炸了。爸爸说:“真好吃。”咔嚓咔嚓吃下肚。
    第二天,5号,出了怪事。傍晚时分,正在厨房忙碌的妈妈,冲我喊道:“则安,你新的铅笔多不多?”
    “有呀,你要干什么?”听到我追问,妈妈出乎意料地说:“今天吃油炸铅笔呀!”
    我知道了。哼,妈妈读了我提前写下的日记。她在嘲笑我呢。好吧,你嘲笑我,我也不含糊。
    我故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拿来了铅笔:“给你。HB四根,2H三根,还有B和2B的。”妈妈若无其事地说:“谢谢。马上就炸好。”
    妈妈把铅笔裹上面衣,扔进翻滚的油锅里。哧——啪啪。油花四溅。“啊——啊!”
    “则安,危险,快离得远一点!”
    怎么回事呀,真的油炸起铅笔来啦!吃饭的时候,妈妈把油炸铅笔“咚”地一声摆到了台子上。
    “我先吃了。”爸爸冷不防抓起一根油炸铅笔嚼了起来。
    叭嚓,一口就吃掉了。“唷,好吃。”他高兴地说道。
    真怪!平常我咬咬铅笔尖,他还会发一顿火哪!
    他吃了个精光……我傻掉了,呆呆地看着。
    爸爸说:“则安,你不想吃吗?”当然不想吃了。
    爸爸把油炸铅笔咬得嘎嘎直响,吃得喷喷香。
    “还是HB的铅笔最好吃,又软又香。接下来,想尝尝带颜色的铅笔。你说呢,则安妈?”
    妈妈说:“是呀,则安,把桃色和黄绿色铅笔拿来呀。还有天蓝色的,说不定更好吃。”简直是乱了套。
    我可不想把珍贵的彩色铅笔扔进油锅,它们和土豆、胡萝卜不同。妹妹抓起一支油炸铅笔就要往嘴里扔。
   “呀,别吃!”我一把将铅笔从妹妹手里抢过来。“哇——哥哥抢走啦!”妹妹哭了起来。
   “则安,别闹了。”妈妈生气了。不是开玩笑呀,闹着玩也要适可而止。这顿晚饭吃得真是一团糟。
    我往大米饭上浇了一个鸡蛋,喝口酱汤,吃点咸菜,对付过去。不一会儿,爸爸的脸色开始发青。
    他叫道:“肚子疼。”我担心地对妈妈说:“瞧,就是油炸铅笔吃的。快叫医生吧。”
    妈妈却笑了:“哈哈哈,别大惊小怪的。则安,把橡皮拿来。”
    “橡皮?你在说什么呀?快叫救护车吧。”
    “好啦好啦,快拿来!”
    爸爸已经是汗流满面了。妹妹拿来了橡皮:“给,橡皮。”
    “好孩子。”妈妈像搓萝卜丝似的,把橡皮搓成细细的丝。一眨眼的工夫,橡皮丝就像小山似的堆了起来。
    “对付铅笔,就要靠橡皮。”她一边说,一边把橡皮倒进爸爸的嘴里。爸爸歪着脸,闭着嘴,好半天才缓过来。
    “啊,好多啦。”他终于恢复了常态。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