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鱼舞节

                                文/〔墨西哥〕丽莎•维拉 

“我今年不想做一条鱼啦。”我不停地嘟囔着,手里紧握着劳拉刚刚递给我的用绳索捆好的渔夫裤。
    “那希望这些能派上用场吧,还有,”劳拉说着,拿出一顶钓鱼草帽,“这个可以遮住你的脸。”我将头发绾成发髻,再戴上那顶散发着霉臭味的草帽,看上去就是一个男孩子。
    在我们这个墨西哥村庄,每年的鱼舞节,女孩们都会打扮成鱼,男孩则打扮成渔夫。但我喜欢钓鱼,我一直梦想在鱼舞节作为渔夫跳舞,现在马上就要梦想成真了。
    劳拉扫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催促道:“快,彩排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啦。”
    我胡乱点着头,迅速穿上了自己的皮革钓鱼凉鞋,跟着劳拉马不停蹄地穿过通往广场的鹅卵石街道。周围一片忙乱,我们穿梭在大声吆喝的商贩和摆满水果的摊位之间。等我们终于来到海边,大家已经排好队了。
    “记住,”劳拉轻声提醒我说,“你是我来自旁边村子的堂兄。”
    “嗯,我知道了。”我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颤抖。
    “嘿,劳拉,玛丽莎呢?你们平时不是都黏在一起的吗?”我们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带着微弱鼻音的声音。我快速瞥了一眼,发现是索尼娅,她总爱找别人麻烦。
    “还有这位是谁呀?穿得这么好看。”索尼娅继续嘲讽着,其他的女孩都咯咯直笑。
    “呃,玛丽莎生病了,这是我住在旁边村子的堂兄。”劳拉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拉低帽檐,朝一群正在相互推搡的男孩走去,匆忙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后背。
    “嗨!看路啊!”男孩转过身。看清楚他是谁后我的膝盖突然有些发软,居然是大卫·阿尔瓦雷斯。大卫一把将自己额前的卷发捋到后面,开始盯着我看。
    “对——对不起。”我急切地道歉,把草帽压得更低,然后迅速走开了。
    随后,舞蹈老师来了,手里拿着一大堆渔网和塑料做的鱼头盔。我瞬间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因为那让我回忆起自己上一年是如何戴着鱼头盔汗如雨下的。拿好道具之后,排练正式开始。
    “转身抛出渔网,轻轻地,再转身,抛网……”老师大声地指挥着,让戴着鱼头盔的女孩在抛网的男孩之间穿梭。
    我抛着渔网,努力不去触碰任何一条“鱼”。我真的成功了!我现在是渔夫了!
    渔网嗖嗖抛起,突然,我的帽子被身后的渔网套住了。来不及反应,我的发髻被掉落的帽子扯开,长发瀑布一样在后背倾泻而下。
    “啊,抱歉!”我身后的男孩子大声喊道,以致所有人都停下舞蹈动作望着我们。
    “你是玛丽莎!这是怎么回事?”老师吃惊地咆哮道。我感到自己的脸蛋就要燃烧起来了。
    “我……我其实只是想跳渔夫的舞蹈。”我弱弱地说着,难堪地低下了头。四周一片窃笑声,我甚至在想大卫也是其中一员。
    一旁的索尼娅举起她的手说道:“老师,我认为玛丽莎不应该跳渔夫的舞蹈!事实上,她根本就不应该参加,她犯了错误。”
    我的心仿佛瞬间遭到了一记重击,泪水刺得双眼阵阵疼痛,只想马上逃离这里。
    “为什么?”一个声音让我停止了哭泣,那是大卫的声音,“玛丽莎钓鱼那么厉害。”
    索尼娅刚才还得意扬扬的笑容僵住了,周围鸦雀无声。这种氛围下,我简直不能呼吸了。
    “嗯,这话倒是没错,”老师慢慢地开口说道,“还有谁想要跳渔夫的舞蹈,或者跳鱼的舞蹈的?”
    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我早就想要试试这些有趣的鱼头盔了。”一个男孩笑着说道。然后大家开始相互间交换他们的渔网和鱼头盔,整件事就这么奇妙地发生了转折。
    最后,我是站在大卫旁边跳舞的,当时人们宣称那是一次混乱的鱼舞节。实际上,所有村民都觉得这是有史以来最精彩的鱼舞节。而对我个人来说,这是最最精彩的鱼舞节了!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