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白猫的季节

                             文/赵静

 

  这是一个单调的海边小镇。大海只开放一种颜色的浪花,天空从来没有过云朵,所有的屋顶都是灰色的瓦片。至于人们,他们更单调,很少串门,很少说话,偶尔只会相互点个头而已。

  这天午后,一个小女孩拎上竹篮,挑选了一条最大最美味的鱼干,对屋里正在织补渔网的妈妈喊道:“我要去领养一只白猫哟!”

  妈妈宠爱地笑笑,摇摇头。因为没有人能在小镇上养一只猫,尽管这里都是鱼,可猫们也愿去一个生活丰富多彩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那天小女孩去了哪里。黄昏她回来了,竹篮里真的蜷缩着一只柔软的猫。

  那可真是只好猫。它性格温顺,躺在谁怀里都能睡着,会打泡泡一样的呼噜,不睡觉的时候它就喵喵叫,孩子们听着听着,就觉得它像是在唱歌。小女孩白天把猫搁在阳光下,晚上就把它揽进被窝里。它可真暖和,小女孩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那只白猫说,它做猫的日子已经结束,必须要离开了。

  “你要去哪里?”小女孩惊慌地问道,“可、可我多么需要一只猫啊。”

  “不要担心,收割白猫的季节就要来了。就在下个月的月圆夜,有一列火车路过,它会带着你去收割白猫,记住一定要带上竹篮和鱼干。”

  小女孩睁开眼,清晨已经苏醒,阳光、海风还有鸟鸣一下把玻璃窗叩开,那只白猫“嗖”一下从床上跳到窗台,伸了个懒腰,然后“呼”一下跳出窗外。小女孩惊呼着跑过去,却发现白猫飞了起来,而且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那天所有孩子都发现,天空突然多了一朵白云,那朵云看起来就像只蜷缩着的白猫……

  很快月圆夜来临了,小镇上所有孩子仿佛约好似的,吃完晚饭都跑出家门,他们胳膊上挎着竹篮,里面放着家里最好的鱼干。

  大人们喊道:“你们干吗去?”

  “收割一只白猫。”每一个孩子都这么回答。

  他们来到小镇上一座废弃的火车站,一个个抿紧嘴巴,向远处张望。

  “还不来呢?”一个孩子说。

  “是啊,怎么还不来?”另一个孩子焦急地应和着。

  “还不来呢……”

  ……

  孩子们的询问声一浪高过一浪,就在这时,“哐当——哐当——”火车来了。孩子们假装很矜持地登上火车,坐在软软的绿色皮座上,手里牢牢地抱住竹篮子。火车开动起来,身后的小镇越来越远。

  火车开得很快,窗外的景色不停地变换,似乎过了很久很久。

  “怎么还不到呢?”一个孩子忍不住喊出声。

  “是啊,怎么这么长时间……”

  “嗯嗯,还不到,还不到。”

  ……

  孩子们的声音一下涌满了车厢,火车似乎听懂了他们的话,缓缓停下来。孩子们知道,他们到了。

  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猫味,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因为每一个人闻到的味儿是不同的,有的闻到了草莓的味道;有的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海水的咸味;还有的闻到了故事的味道,神秘又温暖……

  孩子们冲进银光闪闪的原野,这里长满了齐腰的猫草,它们长着白白的、毛茸茸的穗头儿。

  “把竹篮里的鱼干都拿出来。”小女孩喊了一声,因为她记得那个午后,在铁轨上,当那孤零零的猫草闻到鱼干味的时候,毛茸茸的穗头“喵”地叫了一声,便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小猫。

  每一个孩子都有味道上乘的鱼干,一只、两只、三只……很快,银色的原野活了。

  “喵喵——喵喵——”

  我希望有一只会唱歌的猫。一个孩子想。

  我想要一只永远也长不大的猫,因为我的床太小了……另一个孩子想。

  我想要一只会讲故事的猫,这样我和妹妹就天天都有新故事听了。

  每一个孩子的愿望都能引领他找到一只正确的白猫。白猫们跳进竹篮,蜷缩起小小的身体,呼呼睡着了。

  就在这时,火车“哐当哐当”地开走了,孩子们却还留在原地。

  “喂,等等我们,我们还没上车呢!”

  “喂,你把我们落下啦!”大伙儿喊起来。

  “呵呵……”小女孩笑出了声,“你们不用喊了,瞧,我们不还在小镇嘛。”

  所有人这才发现,他们正站在火车站的月台上。

  从那以后,小镇孩子们的生活一下丰富起来。不过每过一段时间,他们的白猫就会变成一朵白云飞上天空,但这一点也不要紧,因为每个月圆夜都是收割白猫的季节。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