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满贝壳花的海岛

                                   文/ 妙妙猫

 一

  橙黄色的太阳光晕中,一朵朵贝壳花挤挤挨挨地围绕在一起,粲然绽放。刘天天站在一片青绿的林荫道前,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海岛,想象着海岛上开满贝壳花的景色。
  虽然离那个绿色的海岛还有一段距离,但清凉的海风已经迫不及待地前来拥抱刘天天了。刘天天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传说中开满贝壳花的海岛近在咫尺。
  可就在刘天天即将触摸到那一朵朵嫩绿色的宛若小贝壳的贝壳花的时候,他的眼前忽然变得十分模糊,一道刺眼的亮光穿过他的身体。刘天天感觉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凝固住了。他努力想挣脱这份并不真实的束缚,但越是想用力,越觉得无助。
  终于,这股无形的力量游离到了其他地方,刘天天的脑袋渐渐清醒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又做了那个梦。
  刘天天伸了一个懒腰,表情有些疲惫。他慢悠悠地从暖乎乎的床铺上爬了起来。这会儿,爸爸妈妈已经出摊了,因此刘天天也不必担心妈妈会对动作慢吞吞的他发牢骚。刘天天不紧不慢地吃完了早饭,背上破旧的牛仔书包,踏上了前往学校的小路。
  其实今天刘天天很不情愿去学校的。这其中的原委还得从昨天的作文课说起……
  王老师站在讲台上用甜美的声音朗读了刘天天的一篇游记——《开满贝壳花的海岛》。只有坐在台下脸蛋烧得通红的刘天天知道,他自己并没有去过那梦境般的贝壳花岛屿。同其他同学五花八门的游记比起来,刘天天的这篇假期游记就像一个美丽的谎言。
  但王老师偏偏就信以为真了,她不仅将刘天天的这篇游记当成了范文来读,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鼓励刘天天将这篇游记润色一下,参加学校的作文大赛。
  作文成绩一直很平庸的刘天天显然有些受宠若惊了,他“嗵”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表情混杂着几分讶异和喜悦。班上的同学一齐望着他消瘦的身影,送给他一阵阵清脆的掌声。
  可既然是谎言,就很难天衣无缝。课间的时候,班上的“小灵通”苏晓峰来到刘天天的课桌前,神秘地说:“开满贝壳花的海岛好令人向往,下次一起去吧。”
  刘天天感觉自己的耳畔“嗡嗡”响了两声。他望着苏晓峰那张充满好奇的脸,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总觉得自己的秘密被识破了。
  “是啊,我也很想去看看贝壳花。”刘天天的同桌徐萌萌听见了苏晓峰的话,也凑过来搭话。
  “我们也要去!”几个站在他们附近的同学也高声呼喊。
  在一片欢笑和吵闹声中,刘天天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结束了一天的校园生活,刘天天却感觉像是度过了一年。好不容易踏进了家门,等待刘天天的依然是空荡荡的房间。刘天天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安静的生活,他慢慢打开冰箱,拿出一盒昨天晚上妈妈做好的蛋包饭,倒进锅里面稍微热了热。刘天天尽量把吃晚饭的速度放慢,因为他希望自己可以等来爸爸妈妈,一家人就可以围坐在桌子前一起吃晚饭了。
  可是今天刘天天依旧没有等来这个惊喜。爸爸妈妈收摊回来时已经很晚了,刘天天此时虽然已经躲进了暖乎乎的被窝,但听到爸爸妈妈开门的声音,他还是第一时间从被窝里跳了出来。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妈妈看见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嘟囔了一句。
  “哦。有一张作文大赛参赛表格需要家长填一下。”刘天天说得很慢,生怕妈妈漏掉一个字。
  “什么大赛啊?累死了!”妈妈转眼望了一下刘天天的爸爸,爸爸的脖子上满是汗珠和太阳暴晒的痕迹。
  “给!”刘天天递给妈妈一支黑色的签字笔和一张表格。
  妈妈粗糙的双手接过纸和笔,用不敢相信的表情盯着表格上的文字看了好几遍:“你的作文要参加大赛啦?写的是啥?”
  “一篇记录全家人一起旅行的游记。”刘天天回答。
  “咱家去哪儿一起旅游过吗?”妈妈又问了一句。
  “没有,是我编的。”刘天天说这句话时表情很平静。
  “编的?那我该咋写?让你爸给你写吧。”妈妈将参赛表格递给了爸爸。爸爸也没多说,只是简单地写了几个字,就将参赛表格递还给了刘天天。
  刘天天接过参赛表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的确,就像妈妈说的,既然这篇游记是胡乱编的,写得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
  第二天来到学校后,刘天天还是将参赛表格交给了王老师。她发现这张表格“家长意见”的那一栏歪歪扭扭地写着几行小字:“王老师,我没有和爸爸妈妈去过美丽的海岛,因为我的爸爸妈妈为了供我上学真的很忙碌、很辛苦。对不起,我欺骗了您和同学们。”此外,原本该栏里的刘天天爸爸的签名和“同意,支持”字样已被划掉。

 三

  在刘天天将参赛表格交给王老师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刘天天整个人都变得很沉默。这样突如其来的改变并没有引起老师和同学们的注意,毕竟,在这个人数众多的先进班集体里,刘天天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直到有一天,“小灵通”苏晓峰又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刘天天的座位前。他故作神秘地说:“刘天天,你准备好了吗?咱们可以去那个岛旅行了。”
  刘天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歪了歪脑袋憋出了一个字:“啊?”
  “你没听说吗?你已经被王老师列入学校小记者的行列了!今年暑假我们可以一起去海边采访和游玩啦!”苏晓峰一边说,一边挥舞着两只胖嘟嘟的手臂。
  “你是不是弄错了?还有,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我根本就没有去过开满贝壳花的海岛,那只是我梦中的景象,我撒了谎。”刘天天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神情没有一丝的慌乱,反倒很坦然。
  “其实班上好多同学早就知道了。据我所知,你爸妈可没有时间陪你旅行。”苏晓峰耸耸肩膀,用手拍了拍刘天天的肩膀。
  “既然你们都知道,为什么不戳穿我的谎言?”刘天天一下子着急了。
  “因为不管是不是真实的景色,你的游记写得很美。”同桌徐萌萌微笑着,慢慢说出这句话。
  刘天天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复杂,那感觉就像是打翻了满满的五味瓶。他想,班主任王老师肯定也早就知道那篇海岛的游记不过是凭空捏造的,但她还是鼓励自己去参加学校的作文大赛。而此刻,自己竟然被列入了暑期小记者团名单。要知道,能够代表班级参加小记者团的同学寥寥无几,好多家长更是再三恳求王老师将自己的孩子选列在名单内。王老师居然会选择说谎的学生参加小记者团?刘天天真的不敢相信。
  下午课间休息时,刘天天来到了办公室,他希望从王老师的口中亲自证实一下这条不着边际的传闻。王老师正端坐在书桌前批改作业,刘天天轻轻地走了过去,虽然脚步声很轻,但王老师还是发现了他。
  “王老师,小记者团的事情是真的吗?”刘天天低着头,满脸通红地小声问。
  “你听说啦?正好有个同学暑假临时有事,我就想让你参加一下这个活动。同学们在一起也能有不少收获,你可不要拒绝呀!”王老师柔声说着,眼睛笑得眯成了弯弯的月牙。
  “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刘天天不知道此刻自己究竟应该说些什么。他知道是王老师特意照顾自己。毕竟,对于很少有机会出远门的刘天天来说,一趟海边旅行太让他向往了。
  “对了,学校作文大赛的表格,我还为你保留着,等你这次旅行回来,相信一定能写出更真实动人的作品!”王老师补充了一句。
  “好的,谢谢您。”刘天天一脸兴奋,一溜烟儿小跑着离开了王老师的办公室。
  就在这个夏天,刘天天真的可以去蔚蓝的海边了。说不定他会在一个阳光倾洒的午后,在海边密密匝匝的红树林湿地中,发现梦境中那个开满贝壳花的海岛。到时候,刘天天一定会将眼前的美景用文字翔实地记录下来,那肯定会是一篇动人心扉的佳作。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