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里掏出的歌

                                     文/ 米吉卡

“怎么能偷听人家唱歌呢?”

    卷毛羊朵拉板着脸冲小公鸡阿大说。
    “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听到的。”
    阿大一遍一遍地解释,满脸委屈。
    本来,阿大是到红草地散步的,经过草垛屋的时候,听到朵拉躲在屋后唱歌。他正要离开,却被她逮了个正着,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她像审犯人似的审了好几遍。
    唱歌对别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朵拉却不一样。她从来不当着人唱歌,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歌一点儿也不好听,平日里,顶多一个人躲在屋后哼上一小段。
    可就是这么一小段,却被阿大听到了,这叫她怎么能不生气呢?
    “不管你是有意无意,反正你是听到了。你说,怎么办吧?”
    朵拉不依不饶地逼问。
    “那……我也唱一段歌给你听,咱们算是抵消了吧。”
    朵拉捂住耳朵:“不听不听,我才不要听你唱歌呢。”
    阿大耷拉着脑袋:“你的歌已经钻进了我的耳朵,难不成你要把它掏出来?”
    “这倒是个好办法。”
    朵拉飞快地跑回家拿了挖耳勺,让阿大把耳朵伸过来。
    哟,阿大的耳朵里藏了不少东西呢。
    一首《青蛙进行曲》,荷叶绿色的。那是阿大到池塘边儿喂鱼的时候听到的。虽然那曲子有点儿过于单调,可青蛙们鼓足了腮帮子,把它唱得慷慨激昂。
    一首伴着破吉他的流浪歌。是许多年前,一只流浪猫唱给阿大听的。流浪猫总是一边唱歌一边流浪,虽然饥一顿饱一顿,可他的歌却潇潇洒洒。
    两朵野蔷薇的轻声对唱。她们开在偏僻的角落,不能引起人们的丝毫注意,更得不到别的花朵得到的那些赞赏,可她们依然自得其乐。阿大听到她们的歌声时,也被小小地感动了。
    小雨点叮咚的歌谣、蟋蟀们的交响乐、星星的安眠曲、老樟树的咏叹调……
   “这里的好东西真不少。”朵拉一边给阿大掏耳朵一边说。
   “是啊,每一首曲子都好听,我喜欢得不得了。”阿大笑嘻嘻的。
   “也包括我的?”朵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当然。”阿大竖了竖拇指,“你的歌是我听过的歌里最好的。”
   朵拉不相信。
    阿大耳朵的最深处,就是朵拉的歌,很小声的。她把它掏出来,它就在空中轻飘飘地荡来荡去,引得云朵都低下身子去听。
    朵拉头一回认真听自己的歌,果然很好听呢。
    “我没说错吧。”
    阿大笑笑,掏耳朵真是件让人舒服的事儿。
    朵拉有点不好意思,她在想,下次或许可以把这首歌唱给大家听。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