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人与回声

                                 文/疾走考拉

 兔人的田地在一个山谷的中央,壁垒一样包围着他的是陡峭高耸的山石。此刻,美丽的萝卜晚霞被暗黑的怪兽施了魔法,正慢慢滑入山谷幽深的阴影里。兔人有点孤单,他朝着萝卜云消失的地方喊了一声。那声呼喊随着云海的起伏,被一个浪尖传递到另一个浪尖上,渐次遥远。
    艾森棕熊的领地在森林深处,飞鸟鲁克的领地不小于方圆两百朵云的天空,而兔人的领地就是这座回声的山谷。我知道兔人一个人住在山谷里。兔人种植,也收获。山谷中的土地肥沃得很,每一个声音,哪怕只是一个字,都能在这里茁壮成长,收获成串的回声。
    总有人站在兔人的山谷崖头,向着谷里呼唤。最好是兔人喜欢的字眼,这样你就会听到成串的回声。
    初来这里的时候,我很老套地说了声“你好”,兔人回了我三声。
    听说,他一共种植了不同品种的二十多种“你好”,兔人送给我的是鸟儿的歌唱。它们在山谷里回荡,轻盈通透,好听极了。
    兔人也喜欢我的声音,把它种下了,小木牌上一定写着“茶茶城堡女巫的‘你好’”。
    如果你说出的是咒骂、埋怨,兔人不会给你任何回声的果子。这片土地不欢迎这些字眼。
    可是越来越多的人到这里发泄他们的委屈和不满。
    艾森棕熊说:“该死的鲁克,你吵了我的冬眠。”
    飞鸟鲁克说:“去你的,胖子。”
    他们把自己的声音丢进兔人的山谷,不管兔人愿不愿意。声音会自己发芽,兔人要忙着除去它们,就像除去野草一样。
    兔人一定很忙碌。
    可是从没有人听到过兔人的声音。从来没有。甚至没有人见过他。他只是细心照看他的山谷里,成片的回声和它们的果子。
    每天,在城堡周围巡逻完毕,我都会向兔人打招呼。
    我说:“晚上了,兔人。”
    兔人回我:“晚上……晚上……是小熊的哈欠声的。”
    我说:“多美的晚霞啊,兔人。”
    兔人回我:“晚霞……多美……晚霞……”熟透了的回声果子成串,在泛着玫瑰红的霞光里,渐渐远去。
    茶茶城堡的女巫过着迁徙的生活,冬天过后,我们要带着我们的城堡去大犀地了。
    我该如何向兔人告别?
    朗诵一首诗还是唱一首歌?吐露女巫擅长咒语却对歌唱没有天赋,或者,只是说出心里的话就行了吧。说出我所知道的所有美丽的字眼,让兔人种下它们,收获它们。
    离开的晚上,兔人的山谷一片静谧。
    我清清嗓子:
   “谢谢你,兔人——谢谢——谢——谢——我会想你的,想你——想你——”
   “再见,缪卡。”
   啊,兔人对我说话了。
   我欣喜地站在崖头,听着兔人放出了许多回声的果子,都是我说过的话结出的果子:晚上好,晚霞多美啊,今天很快乐,兔人我想你……
   “茶茶城堡的缪卡,我也会想你的。”兔人的声音原来纯真甜美,就像熟透的蓝莓一样。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