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王子和一千头大象

                                     文/周锐


    国王召来石匠,让他在王宫前雕出一株果树。
    国王祈祷着:“天神啊,我不想多活,就让我活到这树上的石头果实掉下来的时候吧。”
    国王拥有一片富庶的土地,还有两个儿子和一千头大象,他很留恋这一切。
    石树雕成了,尽管很坚实,但没有人敢摸一摸它。
    碰巧一头大象走过,它对着石树发了一阵呆,然后就伸出那有力的长鼻(它只是由于好奇)。“咔嚓”一声……
    国王瞧见了掉在地上的石果,叹了口气道:“我应该说话算数。”于是他闭上眼睛倒下去,很重地发出一声响,死掉了。
    两位王子戴着金盔,正和火枪手们撵豹子呢。当他们回到王宫前,看见父亲躺在石果树下,便对他喊道:“父亲,快站起来!我们打到一只小豹子,我们要一人做一个豹皮箭袋,如果还能剩下一点料子,我们就给您做个豹皮烟袋。”
    国王虽然很想要一个豹皮烟袋,但一个人既然死了,就不能随随便便站起来了。
    两位王子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很伤心。父亲死得这样匆忙,连一句话都没留下。由谁来代替父亲,拥有这王位、这土地,还有那一千头大象?
    大王子想了个办法 ,他对弟弟说:“咱们轮班做吧,我先当八十年王,然后你再当。”
    “我赞成轮班。”小王子说,“不过,哥哥,这一开始的八十年,还是让我来做吧。你上算,我现在当王,只有一千头大象;而八十年后,至少会有两千头大象属于你呢。”
    大王子想了想又说:“照这样,你的一千头象变成了我的两千头大象;但接下去又轮到你当王了,那我的两千头大象又会变成你的四千头!不行,还是你上算!”
    “哎呀哥哥,再轮下去,你不就有八千头象了吗?”
    “不。好弟弟,你给我这八千头,只不过为了以后能得到你那一万六千头,我可不傻!”
    他们互相耐心地说服着对方。一千头大象站在他们周围,大象和他们一样耐心。
    终于,他们停止了互相说服,他们想出另一个办法——
    把一千头大象公平地分成两份,每人拥有五百头。土地也是一人一半,一把长刀在当中画了道国界。
    过了些天,小王子带着火枪手在自己的领地上撵豹子。眼看就要撵上了,枪手们已经瞄得准准的了……突然,那豹子跳过了国界,进入大王子的领地。小王子和枪手们只好沮丧地把枪收起。
    国界那一边,大王子也看见了豹子。“盯住它,打!”他命令自己的枪手。豹子见势不妙,又往回跑,再一次跃过了国界。
    如此轮番表演。小王子和大王子身后各站着五百头大象。它们默默地观看着。
    豹子干脆在国界线上东一扭西一扭地跳起舞来。这样,两边的枪口便交替着抬起放下……
    终于,会跳舞的豹子沿着国界跑得无影无踪了。
    国界两边,两位王子一动不动地站着,互相瞪着眼,大象也一动不动地站着,露出只有大象才能领会的微笑。
    “我说,哥哥,”小王子发话道,“我们需要一条宽宽的界河,宽得使我的豹子再也不会跳到你那边去。”
    大王子说:“看来是要有一条界河,这样你就不会把我的豹子当成你的了。要知道我看见那豹子时,它就在我这一边。”
    “我不会承认那豹子属于你。不过,”小王子语气和缓了一些,“既然你愿意要界河,我可以答应让你的五百头大象来干这事。”
    “让我的大象挖河?不,好弟弟,是你的倡议,我怎能夺你的功劳呢?”大王子很谦虚。
    “那么,你的大象先干一天,我的大象再接着干,行了吧?”
    “不,你们打头阵更合适些!”
    兄弟俩又开始互相说服。
    天黑了,两位王子才最后说定:他们将同时动工挖河。
    第二天早晨,两位王子出动了各自的大象。国界上象鼻子飞卷,象蹄奔忙,一千头大象又聚到一起干活,别提多起劲了。到傍晚已经挖出一条十丈宽的深沟,明天再修整一下便可完工了。但一夜过去,兄弟俩来到挖河工地巡视时,不由都吃了一惊——国界上平坦如故,那条深沟不见了!
     这边的五百头大象和那边的五百头大象又见面了,大象和气地打过招呼,快乐地挖起河来。到晚上,十丈宽的深沟挖成了。
    又过了一夜,两位王子发现挖出的泥土又回到了原处。“天神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位王子有些害怕了。
    那一千头大象倒很高兴,它们希望伙伴们常来常往,它们不需要宽宽的界河,所以在白天热闹了一番之后,晚上又一齐来把深沟填平,并用四千个石夯般的蹄子把泥土踩得结结实实。
    两位王子只好停止挖河。
    大象们又被分在两处。它们很不习惯这样,便悄悄地相互走动起来。
    有一次,一头大象在做客时被热情的伙伴们多留了一会儿,这可捅了娄子。这边的小王子数来数去,只有四百九十九头大象了。
    “哼,少掉的那一头象一定在我哥哥那儿。”小王子便来到国界旁,高声呼唤大王子。
    这时大王子也数过了大象,听见弟弟叫,便把脸抹了好几下,好让弟弟觉得他并不那么高兴。
    “哥哥,”小王子问,“你是不是发现你那儿的大象多了一头?”
    “亲爱的弟弟,”大王子装糊涂,“我的母象并没有生小象。”
    小王子生气了:“好,如果你坚持这么说,我就向你宣战!直到你答应交出我的那头象。”
    小王子准备起来。
    四百九十九头大象得配备四百九十九副铠甲,要挑选四百九十九名武士骑象作战(这当中还得包括他自己)。为了鼓舞士气,还要采下四百九十九颗槟榔果,塞进四百九十九名武士嘴里(当然也包括他自己)。一切准备就绪,小王子又数了一遍他的大象——咦,这次不但不少,反而多出了两头!
    原来那头去做客的象又邀回了两位朋友。
    小王子连忙跑到大王子面前:“亲爱的哥哥,我想过了,打仗多没意思,我不准备打仗了。”
    “可是我准备打仗!”大王子板着脸,“不然的话,你是不会把我的两头象交出来了。”
    “好,打就打吧。”小王子只好无可奈何地应了战。
    他们选了个晴朗的日子。两位王子一声令下,两边的象群迫不及待地冲到了一起。
    鼓在敲,号在响,一千头大象随着鼓号声摇头摆尾,婆娑起舞。它们的铠甲在阳光下格外鲜亮,像节日的盛装;它们的步态笨重而猛烈,泥块从它们脚下不断溅起,像泼水节银盆中洒出的吉祥雨。
    这情景把双方的将士一下子弄糊涂了。他们互相询问:“也许我听错命令了,今天咱们是来当仪仗队的吧?”
    “很可能,像是在搞喜庆联欢呢。”
    在这种场合,按古老的习俗,应该向对方的象头上抛撒茶花。于是将士们跳下象背,跑向原野,用头盔摘茶花去了。
    鼓在敲,号在响,一千头大象摩肩接踵,亲密无比。
    大王子和小王子目瞪口呆,但他们想:既然开了战,好歹总要打一阵吧。于是两人举着那又长又重的兵器交起锋来。
    不一会儿工夫,两位王子便打累了。但大象们还没玩够呢,它们亲昵地、动人地踏着节拍,在茶花的芳香中,更狂热地跳着、舞着……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