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巫拉着一弦琴

                                       文/ 王蔚 

米糕有好看的颜色
                           
    桃桃巫是个梳着发髻的女巫,长得桃红脸、吊梢眉、丹凤眼,有一点点狐狸的意思,但比狐狸好看太多了。她穿着宽袍大袖,用一根长长的朵拉草束起腰。
    在一座安静的山里,桃桃巫住着一座草屋子。她常在门口灶上煮东西。灶上有一个草棚顶,上面吊着各色花草,桃桃巫用它们煮出各种颜色的汁……
    她还在各处挖一点儿泥,揉一揉,做成糕。泥糕做好了,染上好看的颜色,于是就变成了香香的米糕。人家是女巫嘛。
    等米糕一一摆出来,山那边的鹿就一个个来了……
    鹿们开始买米糕吃,他们的钱是一片叶子,或一朵花、一根树枝、一个蘑菇,或者,一束沾着露水的鹿毛……
    有时候,当她想念某个小鹿,就会找出小鹿给的钱,让阳光射在上面,或让雨珠滴在上面,再对它吹口气,小鹿就会出现了。
    ……

琴声不能停下

    但是桃桃巫好一阵儿什么也不做,除了躲在草屋里拉胡琴。她的胡琴只有一根弦,但是精精神神的,闪着铮铮的光。一弦琴是桃桃巫最好的伙伴。
    一段时间以来,她总会莫明其妙地心烦,也许不止是心烦……
    为什么山那头总有轰轰的声音压过来,而且越来越响?
    为什么当她拿出一个钱,要招呼小鹿来玩,出现的却不再是小鹿,而是一枝鹿茸?甚至,是几根鹿骨……
    桃桃巫心里感到奇怪,也害怕……
    而那轰鸣一天比一天更烈了,桃桃巫唯一的办法,是让自己躲在胡琴声中——琴声一响,什么轰鸣都听不见了。
    琴声萦绕在草屋四周,使草屋成了一个安全岛,桃桃巫躲在琴声里,感到心安。
    于是她一天到晚拉着琴,不敢停下,只要稍一松手,轰鸣就震耳欲聋地扑过来……
    它们越来越近了……
    草屋小窗上挤着好几只鸟,草屋顶上爬着小动物。桃桃巫知道,草屋被动物包围了,大家都挤到这里来躲避什么……
    是什么呢?
    桃桃巫哆哆嗦嗦地拉着琴,胳膊酸痛极了,可是现在,她更不能停下来,她得为大家拉琴。窗外突然飞沙走石起来,桃桃巫只得闭上眼睛,心里惭愧:“亏你还是个女巫啊,你无能啊——”
    屋顶漏洞越来越多,小动物纷纷栽进来,挤在各个角落,挤在桃桃巫脚下……
    桃桃巫闭着眼睛拉琴,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好听的琴声里,天又一次黑了,动物们都睡了,桃桃巫也实在支持不住,一头栽下地,睡着了。
    但她只睡了一秒钟就跳了起来,她感到天地在震动。她跑到门外,发现世界已经变了。山不见了,三条高速公路围住小草屋,无数高楼把她的世界变成了一个深井……
    桃桃巫拼命摇着头,一步步退回草屋,她得继续拉琴,继续……
    但就是刚才琴声停下的一刻,一架推土机隆隆驶来,草屋不堪一击,动物们四散奔逃。桃桃巫也逃走了,只顾上带一样东西——她的一弦胡琴。

走到哪里,住到哪里

    虽然世界变得实在太陌生,桃桃巫也还得去适应,可她胆子不大,反应不快,还有一点点固执。
    她在平整的大街上总爱绊跤,因为有太多急匆匆的脚。
    她很想找人问一问,为什么他们都那么着急。
    但就因为太着急了,没人能够停下来回答她。
    桃桃巫过过好多次河流与山谷,但对过马路十分不在行。她在斑马线上跌了跤,造成交通堵塞,人们从车里伸出头来抱怨她……
    桃桃巫愈发慌了,两脚直发软。她忍不住就问面前的汽车,为什么一切都这么焦急?
    汽车回答她的是焦急的喇叭声……
    幸好有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正在过马路,他们拉起她,把她带过了马路。
    女孩问:“你是巫婆吗?”
    “你怎么知道?”
    “刚才我拉着你的手,一下子看到了外婆家的小桥。”
    “我也是,”男孩说,“刚才我拉着你的手,听到老家草原上的马在跑……”
    桃桃巫有点欣慰,但她仍然慌乱:“那你们说,我该去哪儿呢?” 
    女孩和男孩都答不出,愣在那儿。这样的问题,应该由巫婆来告诉他们才对。

    桃桃巫在路边盘腿坐下,开始拉起一弦琴。真的,琴声一响,她的慌乱就远去了。她沉浸在琴声里,路上的喧嚣轰鸣一点儿也听不见了。
    桃桃巫的琴声是悠扬的,有一点柔柔的,有一点凄凄的,还有一点放浪……
    在一弦琴声里,街市的车水马龙消失了,琴声所到之处,竟是寂静山林的感觉,被琴声触到的人,都呆住了,不赶路了。
    女孩和男孩就坐在桃桃巫面前。他们席地而坐的地方,不声不响开出一圈野花……
    从这以后,桃桃巫找到了草屋以外的新住处——她到了哪里,哪里就是她的住处……
    一弦琴从春天拉到秋天,路人扔给她的钱,身前身后落了一地,但都变成了红黄相间的干树叶……
    她的身边,总跟着一条跛脚的流浪狗。
    除了拉胡琴,桃桃巫几乎忘了她所有的巫术。不过,为了流浪狗,她还是努力记起了一点儿,可以给饥饿的狗变出两块米糕来。

看不见桃桃巫了

    桃桃巫身上渐渐落满尘土,发髻散了,桃红脸变成了蓝灰色。宽袍大袖变得更加宽大,因为她瘦成了细细的一条。她的胡琴似乎没有变,一根弦还闪着铮铮的光。
    在这个变得越来越大的城市里,桃桃巫漫无目的地游荡,带着她的流浪狗。
    她一直有点儿担心,又不知担心的是什么。
    直到有一天,胡琴的弦断了。
    女孩和男孩热心地为她去买琴弦,但是买来的琴弦安上去,琴是哑的。
    桃桃巫像丢了魂,背着哑了的琴,被轰鸣声包围着,没头没脑满街乱走。流浪狗紧紧跟着她,但桃桃巫今天走得疯疯癫癫,跛脚的流浪狗终于跟不上了。
    走啊走啊,天很晚很晚了,桃桃巫好累好累,在街角躺下,睡着了。
    她梦到仍旧用花草煮汁,梦到自己仍旧拉着一弦琴,琴声是悠扬的,有点柔柔的,有点凄凄的,还有点放浪……
    这时,流浪狗终于又找到了睡着的桃桃巫。他好高兴地拱着她的脚,把她拱醒了。
    桃桃巫睁开眼睛,发现四下好美好静,月光像水一样泻下来,还有朦胧的山色,还有树影儿轻摇,空气是清甜的。她还发现,梦里的自己还在那儿拉琴……
    尽管她醒了过来,梦里的自己却并没有消失……
    梦里的桃桃巫梳着发髻,长得桃红脸、吊梢眉、丹凤眼,有一点点狐狸的意思,但是比狐狸好看太多了,宽袍大袖,用一根长长的朵拉草束起腰。
    桃桃巫轻手轻脚地靠过去,轻手轻脚抱住她,生怕惊跑了她,然后用最轻最轻的耳语对梦里的自己说:“别撇下我——”
    流浪狗并不能看到梦里的桃桃巫,但是他看到,桃桃巫好像抱住了什么,然后,消失了……
    桃桃巫让自己躲进梦里,丢下了哑掉的一弦胡琴……

    从那以后,女孩和男孩再也没见过桃桃巫,但他们还是时常听见好听的一弦琴在某个街角响起来,那一圈地上会开满野花,那里,总蹲着一条安安静静的流浪狗,痴心地听着……`
    有人扔钱给流浪狗,钱币一落地,就变成了野花……
    女孩和男孩在车水马龙间走着,耳边一直萦绕着琴声。他们听着一弦胡琴,在这个城市里慢慢长大。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