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银与我

             文/〔西班牙〕胡安•拉蒙•希梅内斯 著〔西班牙〕达西安娜•菲萨克 译见

小 银

    毛茸茸的小银玲珑而温顺,外表是那样的柔软,软得通身像一腔纯净的棉絮,没有一根骨头。唯有一双宝石般发亮的眼珠,才坚硬得像两颗精美明净的黑水晶甲虫。
    我把它解开,它自己就向草地走去,漫不经心地用前吻微微地去嗅触草地上的小花;那些玫瑰红的、天蓝的、金黄的花朵……我轻轻地呼唤:“小银呢?”它就仿佛带着满意的笑容,轻盈地向我走来,不知为什么会像是一只小小的风铃在娴雅地摇晃……
    我给它什么,它就吃什么,可是它最喜欢的是黄澄澄的蜜橘、颗颗琥珀般的麝香葡萄、紫色的无花果,以及那些由渗出的果汁所凝成的一粒粒晶莹欲滴的蜜露……
    它温柔而且娇惯,如同一个宠儿,也更像是一颗掌上明珠……然而,它的内心却刚强而坚定,好像是石头。每当我星期天出外,骑着它经过村里的僻街陋巷时,那些衣着整洁、悠然自得的农民,都注视着它说:
    “真棒!”
    是真棒。月样的银白,钢样的坚强。

小 学

    小银,如果你同别的孩子们一起去上小学,你就会学会字母A、B、C,也会学会写字画道道。你会和那只蜡做的小毛驴一样懂得那么多——就是在玻璃缸里的绿水中闪着玫瑰色、肉色、金色的美人鱼的朋友,那只头上戴着布做的花环的小毛驴。小银,你还会比巴罗镇上的神父和医生懂得更多。
    可是,虽然你还不到四岁,却长得这么高大,这么笨拙!要什么样的小椅子才能给你坐?什么样的桌子才能让你写字?什么样的练习本和笔才能够你用?什么样的教堂唱经班里的位置可以给你站着唱赞美诗呢?你说。
    你别去。堂娜多米蒂拉——就是那个和卖鱼的雷耶斯一样,穿着耶稣受难时的紫色袈裟、系着黄色腰带的太太——说不定会罚你在那有香蕉树的院子角落里跪两个小时,或许会用一根长长的芦苇秆来打你的手心,也可能会把你作为午点的甜糕吃得精光,甚至会用火点着一张纸放在你的尾巴下面,使你的耳朵变得通红、滚热,就像庄稼汉的儿子面临着一场打骂的风暴一样……
    你别去,小银别去。还是跟我来吧。我来教你认花朵和星星。人家不会笑你是一个小傻瓜,也不会将他们叫作毛驴的纸帽给你戴上。它那两只耳朵比你的还要大一倍,它那红圈、蓝圈画成的大眼睛,就像河里船只上画的眼睛一样。

平屋顶

    你啊,小银,永远上不了平屋顶,当然也不会知道那上面的情景。当你从漆黑的小木楼梯一爬上来,在光天烈日之下有一种被烧灼的感觉,好像你就站在天的旁边,浸浴在蔚蓝之中。啊,深深地呼吸,扩展开心胸,刺目的石灰的白光,耀得眼睛都睁不开。你知道,将石灰涂在屋面的砖上,是为了让云层里落下的雨水能干干净净地流进水缸。
    平屋顶是多么地迷人啊!塔上的钟在响,我们的心随着钟声在胸中激烈地震荡。可以看到远处葡萄园里的铁锹在太阳下闪光,发着银色的火花。在这里可以纵观一切:所有其他的平屋顶,牲口的畜栏,不显眼的人们在那里勤奋地干着自己的工作——木匠、油漆匠,还有桶匠。那些斑斑点点的是畜栏的树丛和牛羊。墓地里,有时会聚集起一簇黑色矮小的人群,那是一次无足轻重的三等葬仪。那些窗口里,有一个姑娘,随随便便地穿着内衣,一边梳头一边唱歌。河面上有一只船正在准备靠岸。谷仓那边,有一个号手独自在练吹圆号。也许那边正有人在自顾自地演奏着一首激烈的爱情的乐曲呢……
    房屋隐没在下面,像地下室一样。穿过玻璃天窗看着下面的日常生活,那些谈话、喧闹和那个本身就很美的花园,都使你意外地感到新奇。而你,小银,这会儿正在大缸里喝水,看不见我,说不定你还像傻瓜似的在跟麻雀或者乌龟闹着玩呢。

四月诗情

    孩子们和小银一起到长着许多白杨树的小河边去了,现在他们在胡闹和傻笑之中缓缓地跑来,带回了许多黄色的花朵。在那儿他们淋过雨——一片转瞬即逝的浮云,用它的金线银丝为绿色的草地罩上了一层纱幕。一弯长虹和那些不停地颤动着的金丝银线加在一起,恰似一架如怨如诉的希腊竖琴——在沾濡的驴背上,湿漉漉的喇叭花还在滴着雨珠。
    啊,多么清新、欢乐而感人的诗情!小银背着这样湿润而令人愉快的货物,连叫声也变得柔美起来!它不时地回过头来,尽它的大嘴所及,拉出一把花儿。那些黄的、白的喇叭花,在嘴边挂挂拉拉,仿佛在淌着白色和绿色的口水。过了一会儿,就全进到那系着鞍子的大肚皮里去了。谁能像你呀,小银,可以这样吞吃鲜花……居然不会吃坏肚子!
    这种阴晴恍惚的四月下午……无论下雨或日出,全部都在小银明亮生动的双眼里显映着。圣胡安田野上面,落日的上空,又看见一片玫瑰色的云在飘洒着雨丝。

友 谊

    我们之间十分了解,即使我让它自己随意走去,它也总会把我带到我所要去的地方。
    小银知道,每当走到王冠松树那里时,我喜欢靠近它,抚摸它的躯干,透过它那鹏翼般伸展着的疏朗的树冠,仰望天空。它也知道,我喜欢穿过草地里的小径,去到那古老的水泉。或者从松林的小丘上去看小河,去看那高高的小片树林,在那里可以使人联想翩跹。去到这样典雅的境界,就像是我的节日。如果我骑在它的身上蒙眬入睡,我一睁开眼睛看见的,一定都是这种亲切和壮观的景色。
    我对待小银就像对待一个孩子,如果道路不平,我就下来为它减轻一些重量。我吻它,哄它,逗它生气……它非常清楚我是爱它的,它也从不对我怀恨。它和我是多么的相像,多么的与众不同;我相信它所到的梦境,就是我曾经做过的那些梦。
    小银,它用少女般的热情奉献于我,没有任何怨言。我知道,我就是它的幸福;它甚至回避开别的那些驴子和人……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