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轮的故事

                                   文/coffecat

   世上的车轮千千万,车轮的故事万万千,可所有的车轮,一生只会两件事:旋转,或者休息。最主要的那件事是旋转。
    车轮们的年龄不是用时间来计算的,而是用长度。路程就是它们的年轮,跑过的路越长,年纪越大。车轮们才不怕老呢,年纪越大越骄傲,跑得越多越受尊敬。
    它们见过的路呀,比全世界的房子还多:笔直的高速路、四通八达的大路、羊肠小道、乡间泥泞的小路、崎岖的山道;宽阔的路、狭窄的路;安全的路、危险的路、没有路的路;图画里的路、故事里的路、诗里的路、歌里的路、梦里的路、想象中的路。
    车轮们跑过很多很多地方,但它们太忙了,忙着飞奔,飞奔,飞奔,一点儿也来不及看风景,也来不及和朋友叙旧,在路上遇见了,急急地打个招呼,就各往各的方向去。剩下的只有唠唠叨叨的路,总是不厌其烦地提醒车轮:“小心哦,这里有斜坡!小心哦,这里有碎玻璃!小心哦,这里有坑洼。”车轮们发出吱吱嘎嘎或者咕咕嘎嘎的声音来回应,感谢路的提醒。有些车轮总是在同样的路上跑,久了,和路熟悉起来,每次遇到总会闲聊几句:
    ——车轮先生,又见面了,今天的气色不错呀!
    ——路先生,最近是不是整修了,跑起来舒坦得多了呢!
    总的来说,大多数路的脾气还算不错,遇到这样的路就很走运,但有时也会遇到坏脾气的路,要是再遇上天气不好,车轮们可就辛苦了,有时用了很多时间却只能跑一小段路。但它们还是会不顾一切往前跑,因为奔跑就是车轮的生命呀,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再也跑不动。
    有的车轮看得见,有的车轮看不见。看不见的车轮被人类携带着,被蜜蜂携带着,被蚂蚁携带着,被花朵携带着,被童年携带着,被时间携带着。他们所到的地方,一切都是匆匆忙忙的。听不见的密咒在风里传播着:“旋转,飞奔;旋转,飞奔。”
    大多数车轮是在地上跑的,有一些也会飞。有一次,一位卖红薯的老爷爷去城里卖红薯,他的小三轮车跑了好多路才来到城里,可城管却不让他卖红薯,还要把它们全部收走。正在那时,车轮大叫一声“上车吧”,就驮着老爷爷奔跑起来,跑着跑着就飞到了空中。
    车轮休息的时候才不是一声不吭,它们有时睡觉,有时聊天。如果你经过正在休息的车轮,最好把脚步放轻一点,说不定能听到呼噜声,一串一串的,很细碎。最好玩的是路上堵车的时候,成千上百的车轮一起聊,那才叫热闹呢,吵得路边的花草灯柱护栏全都塞上了耳朵。不过,在夏天要非常当心,有一回有个非常爱说话的车轮,就是因为聊得忘记往前跑,结果被晒化了,粘在马路上,最后只能提前退休。
    车轮退休以后会很寂寞,它们常常骄傲地回忆起在路上奔跑的日子。有一回一个旧车轮被放到一艘旧船旁边,车轮问:“我见过全世界的路呀,你呢?”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见过全世界的海。”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