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月亮上看看地球

                   文/ 唐   糖

 

    一到凌晨,时间就像是被放进烤箱的发酵面团,大而蓬松了好几倍。

    此刻,那些依然醒着的人,不经意便会坠入这蓬松之中。在这团软绵绵的时间里,触觉、听觉、视觉……各种感觉都开始膨胀,比平时敏感了不止百倍。听不到的东西能听到了,摸不到的东西在空气中能感受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发生了,而深陷其中的人,也许却毫无察觉。

    比如,住在小公寓十楼的奈良。

    这一晚,奈良又失眠了。他不知道天亮后,该如何向新来的领导解释昨天的错误。也许会被辞退吧……新来的领导高大、强硬,最见不得人畏畏缩缩的样子。偏偏奈良就是这样——在他面前,奈良多说几句话都哆嗦。

    “你怎么说句话都像是要哭了一样?!”那天下午,领导摇着头,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是啊,他的确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身材瘦小、相貌平平、说起话来都要支支吾吾半天……公司里的程序员有几百个,他实在是最可有可无的那类。奈良原以为,读完大学、找到工作,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至少爸爸拖延多年的病,可以好好去治一治了。没想到,所谓的长大,也只不过是长大了而已。每次父亲打来电话,说起病情,依然是一成不变的那句:“都那么多年了,以后有机会再治吧!”电话这端的奈良鼻子一酸,开口想说点什么,但每次又只能把冲到嘴边的话再咽回去。

    “唉,我真是个没用的人。”

    想着这些事情,奈良不知不觉陷入了这蓬松的时间之中。各种声音向他奔来——

    “轰——轰——”

    楼上那位在梦里翻身,25次了,半个小时翻了25次,每次都像是拖拉机从楼顶碾过。奈良数得清清楚楚。

    “当——当当当——”

    厕所壁上的水管,不知何时挤进去几个气泡,像是几匹烈马,一次次地想要撞出水管,好来个畅快的奔跑。

    “嗡嗡嗡——嗡——”

    冰箱的制冷管中,像是飞着一队迷你直升机,从冰箱第一格的牛奶巡逻到底层的两颗土豆,稍作停顿,又“嗡嗡嗡”地再次起飞。

    奈良叹了口气,扯起被子蒙住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窗户不知何时开了一条缝,风一缕一缕地钻进家里,夜也一片一片地飘进来。

    “唧唧——唧唧——”

    是楼下灌木丛里的蟋蟀。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虽然远在楼底,却像是在奈良十楼的床头掘了一个洞。

    “唧——唧唧唧——唧唧——”

    一声长、一声短……奈良仔细分辨着,至少有五六只蟋蟀。忽然,其中最洪亮的那个声音竟开口说话了:

    “心烦啊心烦,到处都是水泥地,等不到秋天,我们又得搬家了。”

    “搬家前,一定得把那件大事儿办了……”另外一只轻声而又坚定地提议。

    蟋蟀在讨论搬家的事儿?奈良惊讶得不敢相信,憋着一口气继续听着。

    “听说,要干那件大事儿,必须找到一个失眠的人。”

    “对啊,心烦,找失眠的人。”

    “呼哧——哎呀!糟糕!”奈良没能憋住气,一大口呼了出来。

    “喂!喂!喂!就是你,别憋气了,小口呼气!小声说话!看把我们都吹成什么样儿了!”

    奈良壮着胆子,凑到窗前望去。却见楼底的灌木丛边,几只蟋蟀东倒西歪散落在各处,都努力扭着脖子望向自己。奈良一眼就认出了冲自己说话的那只:体型最大,倒挂在小冬青的叶子上,腿上的细毛硬而清晰,头顶两根长长的触须在风中摇晃。最特别的是,它的脖颈处还有一环亮黄色。

    “对不起,对不起!”奈良压低声音说。

    “没关系!就是你了!正好你也心烦睡不着,帮我们干件大事儿吧!”说着,蟋蟀从叶子上跳下来。

    “额……我心烦,你怎么知道?”

    “都这个点儿了,像你这样还没睡着的人,呼出来的气里都有黏人的愁泡泡啊。”那只蟋蟀指着天空中似有若无的半透明的泡泡,“当然咯,这些不全是你的啦!”

    奈良愣住了。看着奈良呆若木鸡的样子,蟋蟀清了清嗓门儿,“闲话少说,我要和你讲大事儿了!”

    “大事儿……什么大事儿?”

    “去月亮上!你可以帮助我们,我们要到月亮上看看!”蟋蟀们齐声嚷道。

    “去月亮上?这不是做梦嘛!”奈良摇起头来。他心里想,我这么没用的家伙,连自己的生活都过不好,怎么能帮你们上月亮呢!

    “能的!能的!在这样的夜里,就是能的!只要你照着我说的做。”还是那只领头的蟋蟀,像是能听懂奈良的心里话,“任何人都不是没用的,相信我!我叫草杰蟋,你叫什么?”

    “我的名字?奈良。”

 

 

    “奈良!奈良!好耶!”草杰蟋喊着奈良的名字,在叶子上荡起了秋千,“今天就拜托你了!”

    “拜托你了!”其他的蟋蟀也跟着说。

    “可是,我要怎样才能帮你们?这不像是个能完成的事儿。”

    草杰蟋撒开手中的草叶,跳到更近处的一朵小百合花上,看看奈良,又看看远处。奈良随着草杰蟋的目光望去。远处,是那轮明晃晃的月亮——此刻的月亮,挂在城市边缘野牛群一样的山脉顶上,虽然明亮,却又高又远。

    “现在月亮还是太远,你得遵循古人的方法。”草杰蟋说着,钻进一朵百合花的花芯里,其他蟋蟀也各自寻找到藏身的地方,“‘闭目数息随气出入,入息须短,出息须长’,像放风筝一样,用呼吸慢慢地把月亮拉到楼顶来。”

    “你居然还懂呼吸法!可长呼短吸,岂不是将月亮越推越远?”

    “短要有力,长要均匀。只要摸对感觉,月亮就会被拉过来的。你试试看!”

    奈良试着吸了两口。远在山顶上的月亮,似乎真的摇摇晃晃靠近了几分。可奈良呼气的时候又急又猛,月亮又被弹了回去。

    “全身放松,慢慢来,不着急。”草杰蟋安慰道。

    奈良又试了几次,渐渐摸出了一点技巧:均匀地长呼,用温柔绵长的气流,把远处的月亮轻轻地卷起来;然后,再大口吸气,把月亮往近处拉一点。反复几回,月亮真的就像小孩儿手中的风筝一样,一寸一寸地收了过来。没过多久,月亮已经来到了奈良的楼顶上方,大得占据了半个夜空,几乎就要被高楼的尖顶刺伤了。

    “唧唧——哇啊——唧唧——哇啊!真美啊!”

    蟋蟀们探出头,看见如此大的月亮,都呆立在地上惊叹起来。

 

 

    月亮已经盖过了半边天,月光也比平日浓了几倍。

    “兄弟,干得漂亮,太棒了!”草杰蟋激动得跳出花心,浑身抖落着花粉。

     奈良不好意思地笑笑。

    “不过还没完呢!接下来,你想想最近的开心事儿,越新鲜越好,让你的心跳加速。这样,心跳会在空气里荡出波纹,我们就可以借力跳上楼顶。”

    说完,草杰蟋带着伙伴们收拾起装束来。它们从附近的垃圾箱里扯出一团卫生纸,撕成小片,各自绑在身上。这样,即便跳跃的时候掉下来,也能缓冲一下。可是,直到它们都装备齐全,“怦怦怦”的心跳声还没响起。

    “怎么了,奈良?”草杰蟋焦急起来。眼看着夜越来越淡了,早起的人就快要醒来了,到时候,月亮就不得不走了。

    “不行啊,没开心事儿……”奈良泄气地说。哪有什么开心事儿啊?每天等着他的只有一堆麻烦。

    “唉……近的没有,远的呢?很久以前的也可以。你活这么久,难道没有开心过吗?”

    没办法,奈良只好从记忆开始的地方,一件件地回溯。别说,想着想着,奈良那些遥远的幸福记忆,还真的一段接一段地蹦了出来——

    “小时候,最高兴的是放暑假回爷爷家。门前有棵三个人都抱不住的大黄桷树,有次把爷爷惹生气了,他就把我扔在树上,不准我下来。他哪儿知道啊,其实我高兴死了。我干脆趴在树上,痛痛快快睡了半个下午,甭提多高兴了。”

    奈良的思绪飘了回去。他记得那时候,每次回爷爷家都会疯得筋疲力尽,一着床立马睡得呼哧呼哧,哪会像现在这样翻来覆去!在爷爷家度过的日日夜夜,是他童年里最快乐的时光:田里有抓不完的青蛙,池里有钓不完的小龙虾,晚上在黄桷树底下,摆个桌子,放上自家的菜,做教书匠的爷爷讲着各种天马行空的传说……可是,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老家没了,黄桷树砍了,爷爷也已离开快十年了。

    心跳强一阵、弱一阵。奈良苦笑一下,继续在记忆里打捞着。

    “刚上初中时,我每次都能考第一。甚至有一天,班上一位要强的女生还当众宣布:‘我一定要有一科超过奈良!一分也行!’真是不可思议,我也曾那么优秀过……”

    “砰!砰!砰!——”不知不觉,一圈圈无形的波纹,居然真的在如水的月光中荡了起来。“加速了!”草杰蟋和伙伴们一声欢呼,乘着奈良加速的心跳,稳稳地向上跳去。一层、两层、三层……草杰蟋它们一口气跳上了四楼,排着队在阳台上一双白色球鞋的鞋面上站好,随时准备向高处起跳。

    “可是后来,那个女生超过了我。很多人都超过了我。”奈良望着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

    心跳弱下来,月光里的波纹也跟着变瘦了。蟋蟀们连忙伏在鞋面上不敢动弹,几只胆儿小的,甚至藏进了鞋子里。

    “当然啦,即便如此,我最后还是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接到通知书的那个下午,我沉默寡言的老爸,居然一把将我抱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么高兴……你知道吗?我那时已经有一百四十斤重了,而我爸还不到一百一十斤,像只瘦猴子抱着大笨熊……”

    想起当年的窘态,奈良不禁笑出了声。心跳又加速了,波纹再次出现,草杰蟋赶紧带着伙伴们从白球鞋帮子上起跳——

    “啪——啪——啪——”

    月光里,蟋蟀们小小的影子,像箭矢一样飞快射向楼顶。

    “快!快!快!就快到了。”

    “不过上了大学,我却不喜欢自己的专业,稀里糊涂混了四年。毕业后,只好先随便找份工作糊口,工资低得……”奈良几乎是带着哭腔了,“低得都攒不下钱来,让父亲把病彻底治一治。”

    心跳急剧下降。蟋蟀们贴在十二层外侧的装饰墙上,一动不敢动。对它们来说,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啊!

    “尽管这样,父亲从来都没有埋怨我的意思。每次他打来电话,都是安慰我。”奈良平复一下呼吸,伸出手擦擦眼角。抓住这个短暂的机会,草杰蟋和伙伴们奋力一跃,终于跳上了顶层平台。

    “谢天谢地,总算上来了。你说你……活了二十多年,憋出几件开心事怎么这么费劲啊!”草杰蟋趴在楼顶的围栏上,呼呼喘着气,“不过,还是谢谢你啦!”

    奈良没接草杰蟋的话。他依然沉浸在回忆里。那些有过的快乐,怎么都那么短暂呢?

 

 

    楼顶上的风,比灌木丛里大多了。风里已经带着凉意,夏天就快结束了。

    “奈良,你也跟我们一起,去月亮上看看吧!”草杰蟋趴在楼顶的边缘,探个头,冲下面喊道。

    “我?”奈良吃了一惊,“我要怎么做呢?不要再让我讲开心的事了……”

    “不了!不了!你只需要轻声地从1数到30,一遍一遍地数,你的身体就会轻盈地飘起来,然后飘到楼顶,接上我们,就可以到月亮上去了。”

    奈良开始数——

    1

    2

    3

    ……

    28

    29

    30

    又一遍

    ……

    奈良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慢慢地整个人都浮了起来。从窗户飘出去的一瞬,他害怕地闭上眼,两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床单。

    奈良往楼顶飘去。风吹在他脸上,很凉很清爽。渐渐地,他不那么害怕了,一边控制好呼吸,一边大着胆把眼睛睁开一道缝。他一下子愣住了:“天啊,好美的夜!”

    “奈良!奈良!”蟋蟀们在楼顶欢呼起来,纵身一跳,纷纷扒住了奈良手里的床单。奈良的紧张感完全消失了,他看着身边的蟋蟀朋友们,微微一笑,忽然长长一口气,呼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奈良和蟋蟀们,像是骑在一只漏气的气球上,朝月亮直飞过去。

 

 

    奈良和蟋蟀们齐齐趴倒在月亮上,伸手扒住月亮光滑的边缘,探出脑袋看去。

    月亮已经启程了。它离开了楼顶,整片街区都看清楚了。路灯还亮着,同样明亮的是各色的门店牌灯。公路上的车变得像玩具一样,零零散散朝着各自的方向蠕动。又过一会儿,奈良住的街区也已经认不出来了。整座城市变成了光影交错的图形,就像辽阔的黑暗中绽放出无数的金色花朵。

    月亮越飞越高。到最后,奈良的眼前已经不再有高楼大厦、城市乡村、陆地大海,只剩下一枚圆圆乎乎的蓝色星球。各种奇形怪状的人造卫星,围着这小星球一圈圈飞个不停。

    “快看!快看!”

    “那里!那里!”

    “哇喔!太美了!”

     蟋蟀们叽叽喳喳叫着。见奈良在旁边一言不发,草杰蟋跳到他的面前。

    “别想烦心事儿了。你看看,现在地球也就这么点大。”草杰蟋说着,用满是倒钩的“手”比画着,“咱们那些烦恼,算得上什么嘛!”

    “你还挺会安慰人。”奈良说,“你也有烦恼吗?”

    “有啊,我怎么会没有烦恼!但是,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儿,我都会记起自己曾在月亮上坐过。地球都这么小,烦恼就更小了。”草杰蟋说。

    “那下次我还跟你来。”奈良说。这一辈子里,肯定还会有很多次失眠吧。

    “没有下次了,我们就要搬走了。”草杰蟋说着,眼睛深深地望向地球。“你楼下的灌木丛要被浇成水泥地,明天一早,施工队就会来了。我们得搬去更远的地方。”

    “这样啊!”奈良低下头,“要搬去多远呢?如果你嫌远,你告诉我地方,我可以去找你。”

    草杰蟋背过身去,今晚第一次沉默了。

    “找不到了。我们蟋蟀只有3到4个月的寿命,秋天快来了,我们就快到生命的尽头了。”

    “这……”一下子,奈良说不出话来了,“那……那就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应该谢谢你。我们也是托你的福,才能在离开前到这里看看。原本只是想看看我们生活的街区,没想到竟能看到整个地球。”草杰蟋深情地说道。

    “唉!想不到连蟋蟀也这么不容易。”

    “对啊,地球上不只你们人类才有烦恼。但是尽管这样,我们也都在努力而勇敢地生活啊!”草杰蟋让伙伴们排好演奏的架势,然后上前一步,用两根触角碰碰奈良的小拇指,“不能再见到你,但你要多些开心的样子,一起加油好不好?”

    “嗯嗯!”奈良用力点了点头,用小拇指摸摸草杰蟋的脑袋。

    草杰蟋跳上奈良的肩头,其他几只蟋蟀也跳到了奈良身上各处。

    望着对面静静自转的地球,它们唱起了歌——

 

    唧唧唧

    我们虽是小小的蟋蟀,偶尔也有大大的烦恼

    丛林、绿色越来越少,搬家越来越多

    不知何时,再没地方可去

    唧唧唧

    我们虽是小小的蟋蟀,在这世上短短几个月

    我们也要欢乐地歌唱,

    不知何时,秋天就来了

    唧唧唧

    我们虽是小小的蟋蟀,住在大大的地球

    但地球也那么小,烦恼该变更少

    ……

 

 

    早上醒来,阳光已经溜到了窗前。奈良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两只喜鹊停在窗外,正用喙捋着羽毛。

   “真是美好的一天!”

    许久没有这样浑身畅快过了。想起昨晚那一幕,奈良心里满满的都是轻松、感恩和希望。他刮干净自由生长的胡子,换上一件亮黄色的T恤。

    噔噔——噔噔噔——

    一边下楼,一边想,今天要去和领导好好谈谈,至少腰板要挺直!老爸的病,一定会有办法的,工作安排妥当后就回家一趟。

    来到楼下,那棵小冬青已经被施工队连根拔起,根须上还带着新鲜的土。倒在一旁的百合花,它的香味仿佛被什么带着飘向了远处……

    昨晚的一切,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呢?不管怎样,我都会像许诺过的那样,开心而勇敢地生活下去!

 

    再见啊!草杰蟋!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