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魔鼓

                                文 / 张  李

 
    奥莉薇一觉醒来,就发现了了不得的事。
    她把早安铃铛摇响了三遍,一遍比一遍用力,可保姆三文治夫人依然没有现身——按理说她早该端着托盘,把刚出炉的牛角面包和热牛奶送进来,然后一边微笑着问安,一边拉动窗帘,好让奥莉薇看清楚今天是适合去野餐的好天气,还是只能窝在家里等待发霉的下雨天。
    门口久久没有动静,奥莉薇只好自己从床上爬起来。
    她穿着长到脚踝的白色晨衣,趿拉着刺绣拖鞋,满脸不高兴地走出房门。一眼就看见三文治夫人站在对面一副高高的木架上,左手托着颜料盘,右手举着一把大刷子,在奥莉薇祖母的画像上涂了一堆乱糟糟的大胡子。
    奥莉薇惊呆了,连忙跑过去,抓住木架的一条腿使劲儿摇,在“嘎吱嘎吱”的呻吟中大声呼唤那位夫人——可她就像没听见一样,哪怕快要像熟透的果子被摇落下来,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刷子。
    奥莉薇决定去找几个帮手,可是奇怪,平时站在走廊里的卫兵今天却一个也看不见。她只好朝着父母的房间跑去。然而还没跑出几步,便又站在原地不动了。
    她看见爸爸妈妈从房间走出来。
    爸爸穿着妈妈的蓬蓬裙,头上戴着高耸的假发和玫瑰花,脸上擦了厚厚的粉和胭脂;妈妈则穿上了爸爸的燕尾服和长筒靴,胸前打着夸张的领结,鼻子上架着一副满月形的阔边眼镜——两个人活像是马戏团的丑角明星。
    他们目光呆滞地注视着前方,手挽手从奥莉薇身边走过,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奥莉薇感到脊背一阵发凉。
    她已经猜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她用最快的速度在城堡里穿梭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并且做着他们平时绝对不会去做的事,连动物也不例外:猫咪在学小鸟叫,狗被老鼠追着跑,猪和羊在尝试直立行走。
    奥莉薇一口气跑出城堡,来到最繁华的市中心广场,发现除了自己和喷泉池内那尊狮头鱼身雕像没有任何变化外,其他人都像着了魔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莉薇都快急哭了。这时,从她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睡梦贩子偷走了他们的睡眠。”
    她回过头,看到一个脸长得像鳄鱼的老婆婆和一个异色瞳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
    这位老婆婆常年在广场卖感冒药水,她的养子苏摩比奥莉薇大不了几岁,左眼是蓝色,右眼是琥珀色。在好梦城的居民看来,异色瞳多少有些不太吉祥,所以平时对他并不怎么友好,而他对此也很敏感,干脆装出一副孤僻沉默的样子,谁也不理。
    “你说什么?”奥莉薇显然没听明白,“什么睡梦贩子?什么睡眠被偷走了?”
    “先去我家吧。”鳄鱼婆婆环顾周围,“这里太危险了,人和动物都在梦游,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话音刚落,就有一只苹果朝奥莉薇恶狠狠地飞来,幸好苏摩及时伸手将它截获,并很快用嘴消灭了它。
    看到这样的情景,奥莉薇只好乖乖跟着鳄鱼婆婆来到她的住所,然后得知了整件怪事的真相。
 
    好梦城的居民向来以最优质的睡眠著称,他们每天在统一时间入睡,又在统一时间醒来,不用借助任何闹钟,而且一沾枕头就能睡着;要么不做梦,做的梦全都是美梦。因此会被邪恶的睡梦贩子盯上也不奇怪。
    睡梦贩子掌握了一种偷盗睡眠的密咒,而那些深受睡眠障碍折磨的人愿意出高价购买。
    酝酿了一段时间,他们终于对好梦城下手了。
    奥莉薇感到震惊:“为什么我们三个还好好的呢?”
    “除了冬眠,我平时不睡觉。”鳄鱼婆婆解释说,“而苏摩只需要在中午睡三个小时就足够。睡梦贩子是在昨天夜里下的咒。如果不能及时将大家唤醒,他们会不分昼夜地永远梦游下去,直至死亡。”
    奥莉薇庆幸自己昨晚没有按时睡觉。在大家睡得正香时,她正躲在被窝里读小说,一直读到天亮。
    “那现在该怎么办?”她急切地问,“必须想办法拯救好梦城!”
    “只有睡魔鼓的鼓声才能唤醒大家。”鳄鱼婆婆凝重地说,“你和苏摩要尽快找到夜之国的Ken,让他带你们去永眠山,睡魔鼓就在那座山里。”
    “你们认识Ken吗?他在哪儿?”奥莉薇满怀希望地问。
    鳄鱼婆婆摇摇头。
    “那太好了!”奥莉薇气呼呼地说,“等我们找到Ken的时候,好梦城肯定连一只活老鼠都不剩了。”
    鳄鱼婆婆端来一杯茶,又让奥莉薇亲手点燃十根红丝绒色的蜡烛,然后她唱诵了一段简短的咒文。
    “把茶喝下去。”她对奥莉薇说,“但是不要喝光,剩一点儿。喝的时候集中注意力,想着你要问的事。” 
    奥莉薇犹豫了片刻,照办了。
    鳄鱼婆婆迅速将杯子倒扣在一只白瓷碟上,喝剩的水和茶叶末儿组成一个模糊的箭头指向东方。
    “你们朝东走就能够遇到Ken。”鳄鱼婆婆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苏摩,带她去看看你的飞行器吧。”
    异色瞳少年便带着奥莉薇来到后院,空地上停放着一架古怪的破旧机器,由两个马车轮子、一张硬座、三片翅膀似的巨大叶轮拼凑而成。
    苏摩跳上去发动引擎,叶轮在他头顶急速转动起来,发出有些刺耳的轰鸣声,又“突突突”喷出几股黑烟,便开始飞上高空。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鳄鱼婆婆问奥莉薇。
    “看起来没有马车安全,但好像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飞行器载着苏摩和奥莉薇,摇摇晃晃朝东方飞去。耳边风声呼啸,头发被吹得像旗子一样飞扬起来。
    这是奥莉薇第一次和陌生人出远门,心里塞满了各种疑问,不过她并没有找话题跟苏摩聊天,因为光是从高空俯视下方那些从未见过的风景,就已经足够打发时间了。
    就这样到了傍晚,天气骤然起了变化。先是刮来大风,然后迅速积聚起墨色云团,闷雷翻滚,很快下起了暴雨。豆大的雨点砸在身上还真疼。
    苏摩脱下外套给奥莉薇披上,自己只穿一件单薄罩衫,很快就被浇了个透湿。这让奥莉薇非常感动,但她很快又听到了从飞行器内部发出的异常声音,同时闻到了烧焦的气味。
    飞行器在雨中颠簸起来。
    “你会游泳吗?”这是苏摩开口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会!”
    “前面有个湖,一会儿叫你跳的时候,你就要马上跳下去。”
    “那你呢?”
    “我会去找你的。”
    “好,就这么说定啦!”
    在剧烈的颠簸中,苏摩想尽一切办法将飞行器开到湖面上空。
    “跳!”他大喊一声,满脸雨水。
    奥莉薇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扑通”落进冰冷的湖水中,然后努力朝岸边游去。
    当她湿漉漉地爬上岸时,雨已经停了,地上到处都是泥泞的水洼。她抬头望向天空,苏摩和飞行器已经消失在视野中。
    “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她心想,同时抱紧自己。真冷啊。还好不远处的树林中好像有一堆篝火在燃烧,她便像飞蛾一样毫不犹豫地奔跑过去。
    篝火旁坐着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木琴,正在自弹自唱,声音有点荒腔走板,但他却很开心。
    奥莉薇默默地找了个树墩坐下,在火焰的炙烤中浑身散发出湿润的蒸汽。
   “嗨,可爱的水仙女,你是被我优美的琴声打动而来的吗?”年轻人乜斜着她,用戏谬的口气说。
   “有有有什么热乎乎的东东西吃吃吃吗……”奥莉薇的牙齿在打架。
    年轻人从火堆里扒拉出几颗煨熟的土豆,学着她的语气道:“我我我我还还有有有一些核桃桃桃和橙橙子。”
    “把土豆皮剥掉,给我敲一些核桃仁,有盐的话也拿些来。”奥莉薇懒得跟他计较,只想赶快填饱肚子。
    年轻人听了这番命令似的话,深深盯着她看了会儿:“大小姐,你是不是跟家里闹别扭偷跑出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劝你还是趁早回去吧,外面的世界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混。”
    “我要在这里等同伴,他很快就会来找我的。”奥莉薇搓着渐渐回暖的手,坚定地表态,同时又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年轻人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走吧,大小姐,我带你去一个配得上你身份的地方。那儿有温暖的房间,柔软的被褥,热腾腾的晚餐。你得泡个热水澡,睡个好觉,不然准感冒!”
    奥莉薇抬头看了他一眼,显然有些动心。
    “不用担心你的同伴,我会在这里留下标记,让他能够顺利找到你。”
 
    森林深处竟然隐藏着一座像积木般漂亮宏伟的城堡。
    两个穿红制服和黑长靴的木偶卫兵把守着大门。看到年轻人,它们用僵硬的动作向他抬手致敬。
    “我可是这里的常客哟。”年轻人向奥莉薇挤了挤眼睛说,“城堡主人热情好客,就是有些奇怪癖好,不过你也不用紧张,看我眼色行事就是。”
     他们走进大门,被穿着女仆服装的漂亮人偶引进富丽堂皇的大厅。
    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正坐在地毯上削木偶,手法异常熟练。削好之后,他便开始思考要怎么打扮它。
    他身边堆满了五颜六色的假发和小山似的衣服,还有满满几大桶玻璃眼珠。
    年轻人走上前行了个礼,“亲爱的小拇哥子爵,晚上好!”
    小男孩头也不抬地说:“你来得正好,快帮我看看,给这孩子怎么搭配好?”
    不等年轻人回答,奥莉薇就径直走上前,这里挑挑,那里拣拣,很快就把人偶打扮得光彩照人。她从小就喜欢给洋娃娃搭配衣服,而且很有品位。
    小男孩高兴地拍起手来。
    年轻人不失时机地说:“她是我的朋友,现在又冷又饿,还没有地方住,所以冒昧带她来投个宿。” 
    “没问题!”小男孩打了个响指,马上就有人偶应声而来,带奥莉薇去房间洗澡换衣服,还给她和年轻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你是那个城堡小主人的好朋友?”焕然一新的奥莉薇坐在餐桌旁,大口享用着炖肉、烤苹果和糖花饼干。
     “我经常帮他在森林里挑选木头。”年轻人回答,“要知道,不是每棵树都适合拿来制作人偶的。”
     吃完饭,他们各自回房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人偶便带他们去见小拇哥子爵。
     小子爵大声宣布,他要奥莉薇永远留在城堡里,陪他和人偶们一起玩耍。
    “我们可以创建一个人偶王国,我当国王,你当王后!”
     奥莉薇生气地拒绝了。
    她还有那么要紧的事去做,怎么可能在这里陪一个孩子过家家?可是任性的小子爵已经决定了,她必须留在这里,陪他一起长大。
    年轻人刚想说话,却被两个人偶卫兵给架走了,他只好冲奥莉薇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挥挥手表示再见。
    “再见,Ken,欢迎你再来玩!”小子爵也朝他挥挥手。
    “什么,你就是Ken?”奥莉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可门在奥莉薇眼前无情关闭,还自动上了锁。
    “你不能这样做。”奥莉薇板起脸,严肃地对小男孩说。
    “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就这么让人讨厌吗?”小子爵抬起圆圆的脸,用又大又亮的眼睛泪汪汪地看着她。
    “不是我不愿意和你一起玩,而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奥莉薇凶巴巴地喊道。
    “为什么呢?它们这么可爱,谁会不愿意和它们在一起呢……”小子爵忧伤地说,继续低头削他的木偶。不管奥莉薇说什么,他就是不肯答应放她出去,还把她关进一个漂亮的房间,一日三餐都派人偶送来。可奥莉薇才不打算轻易屈服呢。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还有!
    这天,来给她送餐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眉清目秀的人偶。
    奥莉薇瞥了它一眼,觉得有些眼熟,便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突然间她惊喜地喊道:“苏摩!”
    “嘘——”异色瞳少年立刻示意她小声。他穿着黑白带蕾丝的衣裙,脸上和身上都描绘着细致的木纹。
    “快带我出去!”奥莉薇压低嗓音激动地喊道。
    “必须的。”苏摩回答。
    他看起来这么胸有成竹,奥莉薇真想扑过去抱紧他,可这时门口又伸进来一张熟悉的脸,焦急地催促他们:“快快快!”
    啊,是那个叫Ken的家伙!
    “苏摩,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奥莉薇指着他喊道。
    苏摩平静地回答:“就是他带我进来的,我们出去再说。”
    奥莉薇立刻灵巧地钻进餐车,用桌布将自己遮挡起来。苏摩推着餐车走出去,和Ken一起模仿出僵硬的步行动作。
    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要不是一只狡猾的杜宾犬嗅到陌生人的气味,开始狂吠的话。
    整整一打人偶卫兵跑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同时举起黑洞洞的步枪。
    苏摩和Ken只好举手投降,但是Ken快速朝苏摩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同时跳上餐车,朝前冲去。因为这里刚好是一个斜坡,挡在前面的人偶卫兵被撞得人仰马翻,半天爬不起来。
    小拇哥子爵也被惊动了,他怒冲冲地指挥所有人偶一起向他们发动攻击。
    Ken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酒壶,把里面的液体全都洒在地上,又划燃一根火柴扔了出去。火焰顿时飙起两米多高,形成一堵赤红色的墙。追来的人偶们全都吓得目瞪口呆,谁也不敢再往前冲,只有一匹矫健的木马勇敢地飞跃了出来。Ken瞅准时机,从餐车上飞身一跃,跳到木马背上,很快就制服了它,然后将苏摩和奥莉薇也拉上马背。
    木马载着他们撞开大门,一溜烟儿跑进了森林。
    “Ken,请带我去永眠山,找到睡魔鼓,拯救好梦城!”
    Ken耸了耸肩,“小姐,我不是Ken,我叫Kenn。不过——”他眼睛里闪烁着愉悦的亮光,“我刚好认识一个叫Ken的家伙,说不定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位。不过它只有在夜晚才会出现,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找个地方去吃饱喝足,再找它怎么样?”
    奥莉薇和苏摩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三人来到一家小饭馆,吃吃喝喝一直待到打烊,然后Kenn将他们带到一片广阔的田垄,举起马灯仔细查看地面,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狭小地洞。他掏出一只接骨木做的哨子,冲着洞口吹了几声。
    不一会儿,洞里传来“扑哧扑哧”的掘土声,一个长着尖鼻子的小脑袋很快从洞里探出来,低声嘟囔道:“见鬼,为什么这里会有一盏灯!”
    “嘿!Ken,是我啦,Kenn!”年轻人大声打招呼。
    “啊!老伙计,是你啊,好久不见啦!”尖脑袋欣喜地说,“不过你能先把这刺眼的小太阳给灭了吗?天上这么多星星还不够你们认路?”
    Kenn赶紧把灯灭了。
    “这样多么舒服!”尖脑袋心满意足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有两个朋友想请你帮忙。”
    奥莉薇连忙说明来意。名叫Ken的鼹鼠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件事情真不好办,因为那座山已经被一帮没头脑的野家伙给霸占了。他们把山掏了个空,躲在里面享福呢。那只鼓据说也被国王给征用了。”
    “就请您带路吧。”奥莉薇坚定地说,“这是拯救好梦城唯一的办法。”
    “那好吧。”Ken回答,它是一只热心肠的动物,“我就带你们去吧,但我必须在地下行进。我会给你们留路标,你们顺着路标走,大概三四天就到。”
    于是奥莉薇和苏摩告别了Kenn,骑着木马,沿着鼹鼠Ken留下的路标——一只只隆起的小土包——马不停蹄地朝前行进。
    果然不到四天时间,他们到达了永眠山——从远处看,它就像一只立着的粗腰筒鼓。
    可鼹鼠并不知道进山的入口。幸运的是,这天刚好是野家伙们的国王过生日,他把所有人从山里赶出来,在空旷的草地上举行足球比赛——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球迷。
    奥莉薇和苏摩躲在灌木丛中,紧紧盯着那帮野家伙——他们也就比普通人的膝盖高那么一点儿,四肢细长,浑身长满乱蓬蓬的灰色长毛,脚丫子特别肥大。
    球赛很激烈,围观的野家伙们手里举着大大小小的锅子,用石块乒乒乓乓敲个不停。
    突然,球被一脚踢出场外,飞进了灌木丛中,接着,所有野家伙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人类女孩从灌木丛中站起来,手里举着他们那颗宝贝足球。
    野家伙的国王像屁股着火似的从凳子上跳起来,指着奥莉薇大声咆哮:“入侵者!”
    其他野家伙也一同尖叫起来:“去咬她!去抓她!去打她!”
    苏摩见势不妙,忙将奥莉薇拉上马。
    木马威风凛凛地冲进球场,一路撞翻了无数个野家伙,径直朝国王奔去,眼看就要用坚硬的蹄子把他踏扁了,还好苏摩非常及时地让它停下来,高傲地站在国王面前。
    “天哪,这是用木头做的吗?”国王像守财奴看到宝藏一样,痴迷地盯着木马由衷赞叹。除了爱足球,他还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手工迷,“我手下最好的木匠也雕不出这么精致的纹路啊。”
    “要是你能帮我一个忙,我就把它送给你。”奥莉薇说道。
    “那可太好啦!你们要我帮什么忙?” 
    “把睡魔鼓借给我,只有它才能破除睡梦贩子的密咒!”
    “什么鼓?”国王一脸茫然,“我不知道有这个东西呀。”
    “什么?你不知道?”奥莉薇顿时傻眼,“你再好好想想!”
    “他不知道,我知道。”坐在一旁的王后站起身来说。她又胖又壮,皮肤黝黑,比国王还高半个头,看上去像一个威风凛凛的女战士。
    她一把拎起丈夫刚才坐过的凳子对他嚷道:“不就是这玩意儿吗?你这个灰矮子大傻瓜!”
 
    就这样,好梦城的居民终于在咚咚咚的鼓声中苏醒了过来,对于自己怪异的装束和举动感到无比吃惊,所以一时间大街小巷乱作一团,过了好几天才完全恢复秩序。
    为了感谢鳄鱼婆婆,人们在中央广场为她开了一家药店,还资助苏摩进行飞行器研究——奥莉薇每天都会过来和他一起到天空去兜兜风。
    后来,他们听说野家伙从永眠山再次搬迁,住进了森林深处一座漂亮的城堡里,和城堡主人快乐地生活着。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