狒狒入侵者

                             文/ 袁 博 

 
    埃塞俄比亚的瑟门山由火山运动塑造而成,地形崎岖,是非洲的屋脊。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寒冷山脉,放眼望去,高山草地上尽是嶙峋的岩石。
    在贫瘠的高山草地上,竟然栖息着几百只狮尾狒狒。
    狮尾狒狒因尾端有一撮毛,酷似狮尾而得名。它们是一种高度社会化的动物,社会结构非常严密。狮尾狒狒以家庭为基本单位。一个个狮尾狒狒家庭,是构成整个狒狒社会的基石。组成家庭的,是有亲缘关系的雌狮尾狒狒,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母亲、女儿、姐妹、姨妈,等等。它们一辈子生活在一起,共同选择一只有耐心、有智慧、有力量的雄性狮尾狒狒,生儿育女,组成一个家庭。
    科学家们对这种神奇的动物非常感兴趣,为了深入研究狮尾狒狒的社会结构,观察狒狒家庭应对危机时的反应,他们想了一个办法。
    狒狒家庭的主要威胁来自于一种掠食动物——花豹。科学家们按照花豹的真实尺寸,用豹纹布制作了一只惟妙惟肖的假花豹,放在一块滑轮木板上,用灰色的盖布盖好,扛上了瑟门山。
 
 
    瑟门山地形古怪,有山峰,有尖塔,有峡谷。最令人类感到惊心动魄的,是那些高耸的悬崖,有的悬崖相对高度甚至超过1000米,可是,狮尾狒狒居然能像磁铁一样牢牢地粘在悬崖上。
    狮尾狒狒的手指是所有灵长目动物中最粗、最短的,因此不像其他猿猴那样擅长爬树,它们很难用手指抓住树枝。但是,它们强壮的指甲很适合戳进岩壁的缝隙中。每天晚上,狮尾狒狒都睡在这些陡峭的悬崖上,只有这里才能让它们感到安全,免得受到夜间在山上觅食的掠食动物的干扰。
    白天,它们需要返回开阔地带觅食。
    所以,它们早上起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攀岩。
    
    黎明的曙光刚刚照到悬崖,强壮的褐鬃毛第一个爬上了悬崖顶端的开阔地带。
    褐鬃毛的脖子上披散着浅褐色长毛,是一只威风凛凛的12岁雄性狮尾狒狒。它成为雄性首领已经三年多了,拥有瑟门山上最庞大的狮尾狒狒家庭——8只雌性狒狒和10只小狒狒。
    在狮尾狒狒的社会中,尽管雄性的体形是雌性的两倍,但是,雄性首领的压力非常大。它们一方面必须取悦妻子们,另一方面,还要经常面对被其他雄狒狒篡权的威胁。因为瑟门山上有很多优秀的单身汉雄狒狒,可供雌性狮尾狒狒们选择。
    褐鬃毛很努力地为妻子们梳理着毛发,一边梳理,一边剔除虱子和脏东西。作为回报,妻子们也为褐鬃毛梳理好了鬃毛。每天早上刚起来的一两个小时,是狮尾狒狒家庭最重要的社交时间。梳理毛发的动作,把整个狒狒家庭凝聚在了一起。
    寒风吹过褐鬃毛长长的鬃毛,让它看起来像一头雄狮。它迈开大步,去寻找那些徘徊在它的领地上的单身汉雄狒狒。褐鬃毛必须每天向妻子们展示:它是最勇敢、最强壮的,它总是能够战胜那些想要挑战它的单身汉。
    雌性狮尾狒狒的寿命可达18岁以上,雄性狮尾狒狒却只能活到14岁。维持一个家庭,耗费了雄狒狒太多的精力。一方面,每天赶走领地上的那些单身汉入侵者非常消耗体力。另一方面,讨好雌性狒狒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雄狒狒必须时刻保持在最佳状态,才能完成这些任务。即使是最勤奋的雄性狮尾狒狒,拥有一个家庭的时间也只有三四年而已。
    对于年轻的雄狒狒入侵者来说,这正是它们的机会所在。
 
    悬崖边上,山风瑟瑟,十分寒冷。
    褐鬃毛一眼就看到了五个入侵者。
    五个年轻的雄狒狒单身汉刚刚爬上悬崖,就感觉困了,它们相互拥抱着又睡着了。它们没有自己的领地,所以经常活动在各个狒狒家庭的领地上。
    五个单身汉的美梦被褐鬃毛的脚步声搅扰了,它们睁开惺忪睡眼,臀部小心翼翼地向后挪动。
    褐鬃毛迅速地回头瞥了一眼,确定它的妻子们正在观看它的英雄壮举。它大吼一声,扑向其中个头最大的单身汉雄狒狒——金尾鬃。
    金尾鬃是这群单身汉的首领。对褐鬃毛来说,这是一个十分有威胁性的家伙。金尾鬃体形庞大,身长近一米,体毛长而浓密,从腹部到背部,由深入浅,从巧克力色到亮金色各不相同。尤其是肩部的金色长鬃,如同披了一件斗篷,使它更显得威武壮硕,看上去不逊色于一头雄狮。
    金尾鬃身后就是千米深的悬崖,只要金尾鬃愿意,它完全可以带着它的单身汉们退下悬崖,从褐鬃毛的领地上逃走。可是,金尾鬃避开褐鬃毛的眼睛,越过褐鬃毛的肩膀,直视着褐鬃毛身后的雌狒狒们。
    为了获得自己的狒狒家庭,这个年轻的入侵者是不会后退的。它要向褐鬃毛挑战,打败褐鬃毛!
    金尾鬃已经8岁了,它迫切需要组建自己的家庭,生儿育女。它早就看上了瑟门山上最大的狒狒家庭——褐鬃毛拥有的狒狒家庭,这也是它出生的家庭。
    它带领着单身汉,一直徘徊在褐鬃毛的领地附近,就是等待着机会。现在,金尾鬃的生存经验告诉自己:它再也不能等待下去了。
    金尾鬃从小就是一只十分坚韧而顽强的小狒狒。幼年时的不幸经历,锻炼了它的生存意志。
 
    金尾鬃出生在一个幸福的狒狒家庭。它的爸爸魁梧健壮,是狒狒家族的雄性首领。它的妈妈是一位十分关爱它的狒狒母亲,总把自己孩子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金尾鬃自小好奇心很强。当1岁的小狮尾狒狒还依偎在母亲身边吃奶、嬉戏的时候,它经常偷偷离开妈妈,去冒险探索陌生的世界。小狮尾狒狒成长速度缓慢,1岁的小狮尾狒狒还只知道嬉戏打闹,对于离开妈妈的危险没有半点儿意识。
    金尾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捣蛋鬼。它东游西逛的好奇心,更让它的妈妈伤透了脑筋。终于有一天,金尾鬃闯出了大祸。
    金尾鬃走进了另一群狮尾狒狒的地盘,跟那里的一只小狮尾狒狒打了起来,抓伤了小狮尾狒狒的眼睛。那只小狮尾狒狒用前肢护住流血的眼睛,哀嚎着向它的妈妈求救。任何一个狒狒妈妈,都不会容忍自己的孩子受到侵犯。那只小狒狒的妈妈抓住了金尾鬃,朝着金尾鬃龇牙咧嘴,似乎要把金尾鬃揍得头破血流才会善罢甘休。金尾鬃吓得大喊大叫。
    每当金尾鬃偷偷溜走,它的妈妈总会追赶过去。金尾鬃的妈妈很快地离开了领地,去寻找金尾鬃。听到金尾鬃的呼叫声后,金尾鬃的妈妈眉毛竖起,疾速冲过来,一把将另一只小狮尾狒狒的妈妈推倒在地,抢回了金尾鬃。不幸的是,金尾鬃的妈妈在横冲直撞的时候,撞到了一块即将倒塌的岩石,巨大的岩石正好砸在它的头上。金尾鬃的妈妈被砸断了脖子,当时就气绝身亡。另一只小狮尾狒狒的妈妈吓得抱起小狮尾狒狒跑开,一闪就不见了。
    金尾鬃守护在妈妈身边,不停地为它的妈妈舔伤口,似乎这样就能让它的妈妈站起来。它还摘了一些青草放在妈妈的伤口上,找来食物喂给妈妈吃。当它受伤的时候,妈妈就是这样照顾它的。
    可是,金尾鬃的妈妈终究不会站起来了。金尾鬃一直守在妈妈身边,过了一天一夜。直到它的爸爸找到它,把它带回了家族。
 
    狒爸爸很少会照顾小狒狒,失去了妈妈的小狒狒是很难生活下去的。
    失去了妈妈之后,金尾鬃又饿又冷。它需要妈妈带给它食物,需要在石山寒冷的深夜拱进妈妈温暖的怀抱里。金尾鬃寸步不离地跟在家庭中最有权威的雌狒狒首领蓝眼睛的后面,把蓝眼睛当作自己的妈妈。蓝眼睛当时在雌狮尾狒狒中的地位最高,所有雌狒狒都对它充满敬畏,总是聚集在蓝眼睛身边,就像围绕着一位女王一样。
    可是,蓝眼睛一点儿也不想收养这只小狒狒。每当金尾鬃靠近蓝眼睛时,蓝眼睛就会攻击这只小狒狒,想赶走它。但是,金尾鬃总是很执着地跟在蓝眼睛身边。蓝眼睛到哪里,金尾鬃就会跟到哪里。这样,它就始终处于蓝眼睛的保护之下,其他狒狒妈妈和小狒狒就不敢欺负这个没有妈妈可以依靠的孩子了。
    在蓝眼睛身边,金尾鬃得到了充足的食物,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虽然蓝眼睛从未真心接受过金尾鬃,甚至总是对它很粗暴,但无形中,蓝眼睛对它完成了引导与教育的工作,让金尾鬃始终在小狒狒中占据优势地位。这种占据优势地位的感觉,决定了金尾鬃后来的生存状况,让它总是想成为群体中的首领。
 
    到了4岁,金尾鬃的体形长得比蓝眼睛还要大了。它离开它出生的家庭,来到流浪单身汉雄狒狒的群体里。
    金尾鬃想在单身汉群体中获得自己的地位,赢得它们的尊重。每天早晨,它第一个爬上悬崖,在杜鹃林里锻炼跳跃的体力和技巧。它一边不停地折断杜鹃树的树枝,跳到地上,一边打着哈欠,展露修长锐利的犬齿。尽管它的犬齿尚未发育成熟,但它已引起了单身汉雄狒狒首领褐鬃毛的注意。终于有一天,它赢得了为褐鬃毛梳理毛发的资格。
    为首领梳理毛发,标志着金尾鬃在单身汉雄狒狒群体中获得了自己的地位。
    5岁时,在单身汉雄狒狒群体中,金尾鬃的体形和力量仅次于褐鬃毛。它帮助褐鬃毛打败了自己的父亲,让褐鬃毛成为了瑟门山上最庞大的狒狒家庭的雄性首领。
    金尾鬃则继承了褐鬃毛原来的地位,成为了单身汉雄狒狒群体中的首领。从此以后,它成为了瑟门山上最年轻的单身汉雄狒狒首领,以强硬的手段率领着这群单身汉。金尾鬃带着它的单身汉群体远远地离开褐鬃毛的领地范围,直到两年后它返回自己出生的地方,准备向褐鬃毛发起挑战。
    
    金尾鬃年轻气盛,首先开始发动攻击。
    褐鬃毛的妻子们都聚集在褐鬃毛的背后,静静地观看着。
    金尾鬃看起来很神气,精神饱满,信心十足地准备同褐鬃毛决一胜负。而褐鬃毛却看上去很紧张,它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抓痒痒,以此掩饰内心的焦躁不安。很明显,褐鬃毛已经跨过了生命中的巅峰时期,显现出几分衰老的迹象。而金尾鬃却在几年间逐渐成熟起来,成为了一只十分强壮的雄狒狒。
    但是,褐鬃毛如果想保住自己的家庭,就必须拿出雄性狒狒首领的气概,赶走入侵者,以这种方式取悦它的妻子们。可是这一次,褐鬃毛仅仅靠虚张声势是无法赶走入侵者的。褐鬃毛不得不硬着头皮,迎战金尾鬃。
    这是一场毫不留情的争夺战。金尾鬃不停地向褐鬃毛发起猛攻,一点儿也不留情面。褐鬃毛越来越疲惫,不断向后退却,金尾鬃几乎就要把褐鬃毛逼下悬崖了。在体力上,褐鬃毛现在显然不是金尾鬃的对手。
    现在,褐鬃毛无处可逃,金尾鬃占据着山顶平台的中央。金尾鬃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它咧着嘴,露出牙齿,跑到褐鬃毛的妻子们面前,要求它们为它梳理毛发,抓除身上的虱子。在金尾鬃看来,它已经取代了褐鬃毛,成为了狒狒家庭的雄性首领。
    不过,褐鬃毛的妻子们直直地瞪着金尾鬃,没有任何反应。金尾鬃遭到了拒绝,这让强壮的金尾鬃不知所措。它做梦也没想到:褐鬃毛的妻子们竟然在它已经胜利的情况下,公然与它正面对抗。
    尽管褐鬃毛被金尾鬃打败了,不过,狒狒家庭真正的决策者是那些雌狒狒们,尤其是雌性狒狒首领。雌狒狒们现在并没有接受金尾鬃。
    过不了多久,金尾鬃将不得不主动离开,或者被雌狒狒们赶走。
   
 
    突然,负责放哨的雌狒狒发出了锐利的警报声——这种警报声表示:花豹来了!
    花豹伏击猎物的距离是10米以内。对狒狒而言,距离花豹10米的范围,都是极度危险的。科学家隐藏在灌木丛中,悄悄地用绳子将布制花豹拖到了距离狒狒家庭10米左右的地方,拉掉了它上面的盖布。
    狮尾狒狒们受到惊吓,不断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它们慌慌张张地持续向后退着,有几只胆小的狒狒已经吓得逃下了悬崖。
    金尾鬃没有逃跑,它迅速跳上身边一块高高的岩石,偷偷观察着布制花豹的一举一动。
    在金尾鬃成为单身汉首领的第二年,它遭遇过人类的狩猎,是它退位的父亲救了它的单身汉群体。让它知道了当面对危险时,一个真正的雄狒狒首领应该如何行动。
 
    那天,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一阵激烈的狗吠声,惊动了正在吃青草的单身汉雄狮尾狒狒群体。一群偷猎者,带着两只猎狗,爬上了瑟门山陡峭的山峰。
    一声警报声响起,狮尾狒狒们愣了一秒钟,然后呼啦一下子,全部跑向悬崖边。
    通常遇到这种情况时,狮尾狒狒不会特别惊慌。在这种人迹罕至的悬崖和峡谷中,人类的行动极为不便,狮尾狒狒不知要比人类的行动敏捷多少。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就在狮尾狒狒们跑向悬崖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金尾鬃,突然发出一阵尖叫。原来狡猾的偷猎者在前一天已经设下了圈套。金尾鬃只顾着带领单身汉们逃跑,一不留神就被偷猎者的圈套套住了。
    这时候,如果其他狮尾狒狒从网子旁边绕过去,它们都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但是,狮尾狒狒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从不会丢下自己的同伴不管。偷猎者对狮尾狒狒的习性非常了解,因此他们以为只要套住了一只,就可以猎捕到一群狮尾狒狒。
    但是,这一次他们没有料到,一只老狒狒在另一侧出现了。这是金尾鬃的父亲。它退位之后,一直活动在单身汉雄狒狒群体周围。在危急关头,金尾鬃的父亲飞一般地朝山下的偷猎者冲去,它用自己的行动掩护单身汉雄狒狒群体撤退,保护自己的儿子。它已经14岁了,被褐鬃毛带领着这群单身汉雄狒狒赶出了自己的领地,失去了自己的狒狒家庭。但金尾鬃的父亲仍然要证明:在它活着的最后时光里,在单身汉群体最危急的时刻,它是唯一能够拯救它们的英雄。
    金尾鬃的父亲,这位昔日的狒狒首领,如同一股旋风,突破两只猎狗的围攻,向偷猎者逼去。偷猎者投出了一根矛枪,正中它的大腿。猎狗利用这个机会一下子扑上前去,疯狂地撕咬它。但是,它依然没有退缩。它拼尽全力,张开大嘴,用不再锋利的牙齿,把猎狗的头颅咬开了花。
    就在这时,又一根矛枪射中了它的腹部,但它仍顽强地站立着。
    身后的悬崖边,传来了单身汉雄狒狒们的呼唤。它们发出的信号,是告诉金尾鬃的父亲:被套在圈套中的金尾鬃已经被同伴们解救出来了,全部成员已经在向悬崖下转移。
    金尾鬃的父亲,完成了它作为一位昔日首领的使命。它用尽全力发出最后一声光荣的呼号,倒在了地上。此时,它全身的血液都已流尽。
 
    面对天敌,金尾鬃是不会退缩的。一个真正的狒狒首领,永远不会丢下自己的群体,在天敌面前退缩。
    金尾鬃首先看清了花豹的个头,这只花豹个头并不算大,感觉并不太可怕。金尾鬃盯着花豹,以防花豹发起攻击。过了一会儿,花豹并没有任何反应,好似暂时还不会发动攻击。金尾鬃站在高高的岩石上,目不转睛地望着花豹,继续观察着它,等待着它的下一步动作。
    狮尾狒狒们陆续逃出了花豹的攻击范围,上了年纪的老狒狒最先停了下来,转过身,远远地面对花豹,做出恐吓的表情。其他的狮尾狒狒也慢慢镇定下来,绕着花豹围成了一个圈。
    科学家们想继续测试,看看当狮尾狒狒家庭目睹花豹发起攻击时,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们利用灌木丛的掩护,悄悄爬近布制花豹,用支架举起布制花豹的尾巴,冲着狒狒族群摇了摇,做出花豹攻击前的姿势。
    狮尾狒狒们再次乱了阵脚,发疯似的尖叫着,争先恐后地逃出了几米。有一只刚出生半个月的小狒狒,没有抓牢妈妈的腹部,掉到地上,被拥挤的狒狒群踩死了。这个意外的悲剧,是科学家们原来没有预料到的。
    与此同时,褐鬃毛缩在悬崖边缘的一个角落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金尾鬃站在高高的岩石上,将科学家们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它不仅确认了这只花豹是一只死花豹,还看清楚了是人类在控制这只死花豹的活动,把这只死花豹搬运到了它们的领地。它不明白狡猾的人类为什么这次没带可怕的猎狗和长矛,而是带了一只没用的死花豹。
    金尾鬃不再抱有任何侥幸心理。它清楚,狒狒家庭能够战胜一只凶猛的花豹,却无法抵御人类的袭击。人类,才是它们最危险的仇敌。此时,金尾鬃满脑子都是父亲临死前的英雄壮举,它想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挺身而出,趁更多的人类到来以前,将人类赶出领地,避免更大的惨祸发生。
    当然,金尾鬃不想去死,它仍然想拥有自己的家庭,渴望获得能够为它梳理毛发的妻子儿女。
    金尾鬃站在岩石上,朝远处褐鬃毛的狒狒家族望去。它看不清它们的脸,它的眼睛里只看到一团团迅速跃动的棕色毛发。在嘈杂的尖叫声中,它听到了褐鬃毛家庭中的雌性首领,在用独特的家庭呼叫声焦急地招唤着姐妹们躲入悬崖下方。此时,狒狒家庭充满危机,褐鬃毛却没有任何行动。如果此时赢得了褐鬃毛妻子们的支持,就等于为它取代褐鬃毛敞开了大门。
    这种想法,让金尾鬃完全忘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它发出雄浑的吼声,想引起狒狒家庭的注意,特别是褐鬃毛妻子们的注意。
    所有的雌狒狒们都把目光投向这只大呼小叫的雄狒狒。
    金尾鬃猛地从岩石跳下来,飞一般地朝树下的科学家们扑去。它的毛发在空中飞扬,鬃毛显得十分威武,犹如雄狮一般。它重重地扑到了其中一名科学家的背上,从后面狠狠地扯掉了科学家的眼镜。
    一切都超出了科学家们的预期。他们一下子蒙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科学家们丢下布制花豹,慌慌张张地逃跑了。
 
    金尾鬃学着父亲当年的样子,跃上了布花豹的头顶,露出它锋利的犬齿,狠狠咬向布制花豹的头颅。布制花豹的头颅,被金尾鬃锐利的犬齿咬了个稀巴烂,里面的填充物撒了一地。金尾鬃在布制花豹的身上滚来滚去,还招呼雌狒狒们一起踩在布制花豹的皮囊上玩耍。
    危险解除了,所有雌狒狒都带着幼崽簇拥在金尾鬃周围,寻求它的庇护。金尾鬃不仅有力量,更拥有一位真正的狒狒首领应当具备的智慧与勇气。褐鬃毛的妻子们热情地为金尾鬃梳理毛发、剔除虱子和脏东西。它们一致推举金尾鬃做它们家庭的新任雄性首领,为金尾鬃生儿育女。
    褐鬃毛看到大势已去,灰溜溜地离开了这片领地,再也没有回来。
    这一次,年轻的雄狒狒入侵者终于胜利了。
    金尾鬃将拥有自己的狒狒家庭,直到它被更年轻、更勇敢、更聪明、更强壮的入侵者取代。一代代年轻的入侵者不断地更新着狮尾狒狒家庭的适应能力,让狮尾狒狒总是能够在变化的自然环境中克服新的困难,生生不息。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