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情缘

文/高洪波

 

《儿童文学》50岁了。

半百之年的《儿童文学》是我的好朋友,一位从少年时期就交下的朋友,这位朋友滋养过我在内蒙古草原一座小城的童年的梦,为我展现过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至今我忘不了在大雪纷扬的冬季坐在火炕上、偎在火炉边捧读《儿童文学》的惊喜和神往,有趣的小说、故事;娓娓道来的散文;幽默的相声小品文;还有快乐的诗歌。不过,应该坦白,当时我并不怎么爱读诗,最爱读并且首选的是——童话。

童话这种文学样式天生属于孩子。

青年时期的我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准备舞文弄墨时,“文革”中停刊的《儿童文学》恢复了生机,趁改革开放、思想解放的万里东风,这本刊物与共和国的儿童文学事业一道开始了新的征程。我成为《儿童文学》的一名作者,研究者乃至——说句大言不惭的话——建设者之一,有具体的贡献可资证明:至今《儿童文学》封底上的广告语:“本刊适合999岁公民阅读”,出自我的创意和建议。本来我是想套用外国一家百年儿童玩具店的欢迎词:“本店欢迎099岁的儿童入内”,考虑到中国国情及民众对幽默的理解力与承受力,《儿童文学》的现任主编徐德霞同志把0岁长到了9岁,这一来,我为9岁以下的小朋友鸣不平。

 《儿童文学》是中国儿童文学的一方重镇,从金近这位杰出的儿童文学作家手中创刊,经过另一位儿童团出身的作家王一地的努力,中间还有诗人兼画家马振(即马萧萧)的竭力投入,发表了大量极为优秀的小说、童话、报告文学和诗歌、散文,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一茬接一茬的作者,召开了一次又一次影响深远的研讨会、座谈会,举办了许多次评奖,开办了许多次青年作者讲习班,从这支队伍中走出的作家不计其数,有些已是当今文坛的顶梁柱,名声远播宇内。但我相信无论他们取得多大的成就,一定忘不了最初扶植、培养过自己的《儿童文学》,这块温煦丰腴又充满关爱的文学故乡。至少我是不敢丝毫忘本的。

高尔基说过一句话:“儿童是永生的!是人类整个伟大事业的继承者。”(语出自1910年给第三届家庭国际会议的一封信。)从这个意义上说,50岁的《儿童文学》还很年轻,为永生一族而服务的刊物,注定也应该永生。

设想一下《儿童文学》创刊100年时的情景吧,百年不过是人类历史长河的一瞬,可这未来的60年,又将是何等辉煌、何等丰富、何等奇特而壮丽的一甲子!

让我们共同努力。

 

作者简介:

高洪波,笔名向川。儿童文学作家,诗人,散文家。195112月出生,内蒙古开鲁县人。鲁迅文学院七期、北京大学首届作家班毕业生。1969年应征入伍,转业后曾任《文艺报》新闻部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厅副主任、《中国作家》副主编、《诗刊》主编、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现任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诗刊》主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197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先后出版过《大象法官》《鹅鹅鹅》《吃石头的鳄鱼》《喊泉的秘密》《我喜欢你,狐狸》等14部儿童诗集、《波斯猫》《高洪波军旅散文选》《墨趣与砚韵》等30余部散文随笔集、《鸟石的秘密》《遇见不不兔》等11部幼儿童话、《鹅背驮着的童话——中外儿童文学管窥》等2部评论集以及诗集《心帆》等。曾获国家图书奖两次、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全国优秀少儿读物奖、庄重文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等10余项图书大奖。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