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摇篮——半个世纪的《儿童文学》

文/葛翠琳

 

谁不喜欢美梦呢?

迷人的梦境让人陶醉,久久回味不已。

昔日里,几位作家曾经白日里说梦,并向往着梦中奇迹会出现。

那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中国作协刚成立不久,儿童文学组开会,冰心、张天翼、金近带着十几名文学青年漫谈儿童文学创作,议论着应该为孩子们办一份文学刊物,让小读者从童年就开始阅读文学作品。

冰心笑谈说:“有花盆儿大的一捧土,就能让小树冒芽儿。有份儿童文学刊物,就会培养出有希望的作家和千千万万热爱文学的小读者。”

金近说:“刊物虽小,说不定发行能破百万,孩子读者多嘛。”

只有作家才会这样痴、这样天真,又这样爱幻想。

几年里,这个话题多次议论,仿佛一个断断续续的梦。说梦人追梦人也越来越多,大家憧憬着美梦成真,很快乐,很真诚……

谁也没有预感到天空风云的涌动。

而文化界的领导人茅盾先生,身担文化部部长和中国作协主席重任,百忙之中认真阅读了全国大大小小报刊及出版社的儿童文学作品,以具有丰富创作实践经验的感受,熟悉古今中外文学作品、对文学有真知灼见的智慧和一名作家的真诚良心,在狂风暴雨来临的前夕,面对巨大旋风即将横扫一切的危难信号,沉静地写出了逆流中照亮航程的标志灯式檄文,引导中国儿童文学在狂风巨浪中识别航道,免于溺水沉船,在铺天盖地的冰雹之灾下,保存了儿童文学的生命力。

茅盾先生是在古稀之年,视力极差的情况下,看了几百万字作品,1961623日写出长达两万字的《一九六○年少年儿童文学漫谈》一文,明确指出当时的创作状态是:“政治挂了帅,艺术脱了班,故事公式化,人物概念化,文字干巴巴……”并尖锐指出:“1960年是少年儿童文学斗争最热烈的一年,然而恕我直言,也是少年儿童文学创作歉收的一年。”坦率地写道:“1960年最倒霉的是童话。”

茅盾先生针对1960年对童心论等批判,大胆评述:“1960年所进行的少年儿童理论的争论,这一场大辩论(几乎所有的中央级和省级的文学刊物都加入了)有人称之为少年儿童文学的两条道路的斗争……我们的办法真有点像欧洲的俗语:泼掉盆中的脏水却连孩子都扔了。”

还有谁能写出这样的警世妙文?

儿童文学写什么?怎样写?……

茅盾先生明确地给出了阐述。

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196310月《儿童文学》杂志创刊,真可谓奇迹。

这时期已经开始批判一些文艺作品,文化界一批又一批领导干部在轮流集中学习,准备防修反修斗争。

紧接着,传出两次重要批示:茅盾先生身为文化部、中国作协的第一领导人,成为文化界的靶标。

1966年春,“文革”席卷全国,创刊两年多的《儿童文学》杂志和全国的文学刊物全部消失。

冰心、张天翼等人进入批斗对象的行列。

茅盾先生也面对横扫和抄家。大冬天以病弱之身,黎明亲自生煤球炉子烧开水,用来溶解冰封的自来水管子,提取一天必须食用的冷水。

《儿童文学》进入冰冻冬眠期,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万幸的是:茅盾、冰心、张天翼这些人都活了下来,而且头脑清楚。

冰心、金近等人依然不忘昔日旧梦。

然而,何其艰难。

1979年,北京市召开过一次儿童文学座谈会,会上曾经讨论“童话这种儿童文学形式能否允许存在……”

可见当时的创作心态是何等状况。

《儿童文学》复刊,再次出现在小读者面前时,引起了多少惊喜。

冰心等人积极参加儿童文学活动,几乎到场所有的会议。

改革开放时期,阳光充足、雨露滋润,儿童文学创作爆发出强盛的生命力。为了鼓励多为孩子们创作好作品,中央决定举办第二次全国儿童文艺创作评奖,由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委会、共青团中央、文化部、教育部、国家出版局、全国科协、中国作协,七个单位的人员茅盾、李季、吕骥、叶圣陶、冰心、叶君健、华君武、袁文姝、王愿坚等35人组成评奖委员会。525日第一次评委会推选康克清为评委会主任。柯岩和我曾是评委会中的年轻人,开会时冰心总和我们坐一起,有时就交换一些对参评作品的看法。

评委开会前,康大姐对冰心念叨:“怎么能做到为孩子们多创作好作品呢?”冰心说:“办刊物。《儿童文学》杂志培养了不少作者……。”

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最后评出获奖作品(19541979):

荣誉奖:叶圣陶等13

文学作品:一等奖  肖平等人13

             二等奖  王安忆等人41

             三等奖  刘心武等人84

电影:一等奖  林兰等人四部

        二等奖  李心田等人五部

        三等奖  何玉门等人一部

美术:一等奖  沈培等3

        二等奖  何艳荣等3

        三等奖  陈永镇等5

音乐:一等奖  瞿希贤等人12

        二等奖  全月苓等人21

        三等奖  钟庆林等人17

第二次全国儿童文艺创作评奖颁奖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文艺界各协会各部门的领导干部都到会了,可以说是一次盛会。人民大会堂座无虚席,坐在我身边的瞿希贤以儿童歌曲的作曲者身份来领奖,她感慨地说:“儿童文学有份刊物,培养出来的作者自然多。如果儿童歌曲有份专刊,作者也会更多。你是全国妇联执委,向妇联建议嘛。”

我说:“这样的事要找出版部门,最终才会得到落实。”

她说:“如果全国儿童文艺创作评奖能制度化,每几年举办一次,也能推动各方面的创作。”

但这样的评奖再也没有出现过。

《儿童文学》却在新时期里自由地生长,无论内容的拓展、形式的丰富、表现手法的多样、风格特点、创新探索,都呈现出光彩夺目的景象。

半个世纪的历程里,《儿童文学》在全国各省市几乎都有少儿出版社的竞争环境下,不停步地发展。

多少新作者在这园地里显露才华成长起来?

多少名篇佳作在这里展现奇光异彩,流传四方?

多少人的文学梦在这里开始?

 

如今,赶上了放飞梦想的新时代,《儿童文学》栽培的幼树已成林,在朝阳中闪光耀眼。多年以后,必将有不少幼树长成大树,伸枝举叶,构成茂密的绿色风景。

《儿童文学》是梦想的摇篮,历史将记录它美梦成真的情景,那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和期望。

 

作者简介:

葛翠琳,1930225日生于河北乐亭,燕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曾任全国妇联执委、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49年开始发表作品,创作散文、小说、诗歌、剧本,更多的是童话,短篇、中篇、长篇童话都曾获奖。童话《野葡萄》被译成英、法、德、俄、日文,书中主人翁“白鹅女”被列为影响中国的十个童话明星之一。1990年创办“冰心奖”,主持冰心奖评奖工作至今。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一直坚持写童话。20世纪50年代小读者称她长辫子姐姐,后来叫她阿姨,现在小朋友都叫她老奶奶了。小读者喜爱她的书,是她最大的快乐。

      团中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CHINA CHILDREN'S PRESS&PUBLICATION GROUP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京ICP备1301500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170